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七百七十四章太乙(大結局)(1 / 2)

    心魔種道 廢紙橋 5780 字 2021-08-20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界若實,我當虛,界若虛,我當實!”柯孝良動心起念,不再與莫莉纏綿于床榻。

    他依舊不曾步入都靈之夢的世界。

    惡天已亡,黑心老人被埋葬在了世界深邃之處,界若實,他則永世不得超生,界若虛,他便也若泡影一般,跟隨著一起灰飛煙滅。

    無論如何,他都已然無法給柯孝良造成任何的困擾。

    柯孝良為喚醒都靈之夢而埋下的那些棋子,此刻也不再有大用。

    這萬千世界,當在柯孝良的眼前虛幻,所要依靠的并非是那些所謂的棋子,而是柯孝良自身的眼界與心靈上的躍動。

    所謂修行,亦可視作生命的升維。

    真仙之后,每提升一層境界,就是上升一個維度。

    不同層面的思維方式,便會與過往決然不同。

    柯孝良走出了太上魔宮,帶著莫莉開始周游星河,游歷萬界。

    那些曾經聽說過,或者從側面了解過的風景,此時都盡數無比真實的呈現在柯孝良的眼前。

    這種感覺,與通過某些分身去了解,是決然不同的。

    就像電視上見到的景色,與親身身臨其境,是完全不一樣的感受。

    第一個一百年,柯孝良和莫莉走過了二十四個世界。

    都靈之夢的世界,已經七成真三成假。

    第二個一百年,柯孝良與莫莉走過了十八個世界。

    都靈之夢的世界,則是到了九真一假的程度,距離完全真實化,只差一步之遙。

    柯孝良意念中的那個嬰孩,已經越來越虛幻,越來越不真實。

    柯孝良卻并不著急,繼續著游歷。

    就連已經知道了某些詳情的莫莉,也為柯孝良著急,他卻始終不急不緩。

    過程中,也曾遭遇過某些金仙聯手前來圍堵,想要強行掠奪走柯孝良的太乙道果。

    柯孝良卻直接席地而坐,開始講道。

    從頭至尾,道盡了他對太乙之道的全部見解與想法。

    一路追逐,一路奔跑,都是在求繁。

    而如今,柯孝良是在求簡。

    這些原本圍堵而來的金仙,本就是求道者。

    既為道來,那柯孝良便以道回饋之。

    聽聞柯孝良的講道,這些金仙起初都不在意,漸漸的卻又心生震動,最后則完全被柯孝良的境界所折服。

    如果說金仙境界是物質界的頂峰,那么太乙金仙便是在這之上,上升出一種超越物質界,絕對唯心,絕對唯我的獨立境界。

    這種境界是不可全說,不可傳達,不可轉贈,不可掠奪的。

    它本質上,便是一個生命于修行路途中的總結、總匯。

    正因為如此,柯孝良才會從頭到尾穩坐釣魚臺,以都靈之夢世界為引,吸引大量的‘投資’。

    更引導百首、千刃魔尊以及黑心老人,主動送死。

    他們不是不能明白這其中的道理,而是‘只緣身在此山中’。

    正因為他們沒有抵擋住誘惑,進入了柯孝良的世界,所以反而被浮云遮眼,迷失了方向。

    倘若他們能明白這其中的究竟與道理,就會知道,太乙道果無論是否可以真的降臨,都只會獨屬于柯孝良,旁人根本奪不走。

    柯孝良的講道持續了整整十八年。

    十八年后,上百位聞訊而來的金仙,聯手祝福,讓柯孝良的都靈之夢世界,穩定在了九成九的真實之境,距離十成圓滿的真實,僅差一點···而這一點,當走過萬年。

    萬年之后,柯孝良若還是無法接住這顆太乙道果。

    那么一切都將真實,他會被固化為一個極為強大的金仙,擁有一個浩瀚強大的宇宙。

    然而太乙之門,卻將關閉···至少在他成為大羅金仙之前將閉合。

    有了萬年的時間,柯孝良便可更加盡情的游歷。

    他走過數不清的世界,只為了尋找最初的感動。

    那個他的來處,那個他所心心念念之地。

    但是,無論他怎么尋找,這方宇宙似乎都沒有他所找尋的世界蹤影。

    到了第五千七百三十九年,柯孝良回到了玄青界。

    將神域徹底斬出,融入了玄青界。

    小青汲取了舊玄青界的養份,又有神域世界作為補充,原本狹小的玄青界,便開始快速拓展膨脹。

    三千年后,玄青界化作一方小宇宙。

    小青作為世界天道,也成功進階到了金仙級。

    “你在找你的故鄉?”小青對柯孝良問道。

    作為玄青界的天道,她或許算是‘唯一’對柯孝良的來歷,有所知曉的存在。

    “是!你知道?”柯孝良問道。

    他對故鄉沒有絕對的執念,只是找到那個來處,他才能明悟歸處。

    所謂真假成色,他從不放在眼里。

    只要沒有達到絕對值,真與假其實都只是一種念頭,一種選擇。

    不想錯過《心魔種道》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