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敵視(1 / 2)

    圣師魔命 賀蘭歸真 2983 字 27天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滿頭白發、像刀刃一樣細瘦,像冰塊一樣寒冷的宮祺宇將會死于毒藥。

    羌活在得知這一次鬼笑猝沒有隨令公鬼前來雨師城時,俊俏非凡的臉上只有平靜和鎮定,紫蘇則看出她將被吊死。留著尖胡子、聲音油滑的張朗將被匕首刺死,這名晉城大君在未來將付出沉重的代價。

    王用征、楊生稊和馮有嘉也全都會死,紫蘇認為他們將在戰場上滿身鮮血地死去,她說她從沒見到過死亡如此頻繁地出現在一群人身上。

    等到紫蘇看見鮮血覆蓋了馮有嘉的寬臉時,他們在雨師城已經停留了五十天。紫蘇因為看到太多的死亡而感覺非常難受。令公鬼讓她躺到床上,又讓蘇琳拿濕毛巾過來,敷在她的前額。

    這一次,換成令公鬼坐在床墊上,握住紫蘇的手,紫蘇也緊緊握住令公鬼的手。

    當然,紫蘇一直都沒錯過任何揶揄令公鬼的機會。兩種情況下她一定會出現:令公鬼練劍的時候————每次令公鬼都會同時和四五名最優秀的晉城和雨師城士兵過招————還有令公鬼、鬼玄元和尸棄的彼此對打————他們在這種打斗中竭力要踢到對方的腦袋。

    每次紫蘇都會用一根手指劃過令公鬼赤裸的胸膛,開玩笑說放羊的從不會出汗,因為他們已經像他們的綿羊一樣習慣了厚厚的羊毛。有時候,紫蘇會碰到令公鬼肋側那個半被治愈,卻永遠不會被治好的傷口,那片淡粉色的圓形傷疤。

    紫蘇每次碰到它時動作都非常輕柔,而且她從來沒有對那里開過任何玩笑。有時紫蘇還會捏令公鬼的屁股,令公鬼總是會被嚇一跳,因為紫蘇這樣做的時候,往往他們身邊還有別人。槍姬眾和智者們看到令公鬼這種樣子總是會大笑不停,蘇琳雖然是在極力克制,但也是一副恨不得要笑破肚子的樣子。

    紫蘇更不會放過任何親吻令公鬼,或是坐進令公鬼懷里的機會,她甚至威脅要在令公鬼洗澡時為他搓背。當令公鬼假裝被她嚇到要哭泣落淚時,紫蘇總是笑著說這還不夠。

    但每次如果有槍姬眾從門口探進頭來,告知他們有人來見令公鬼時,紫蘇都會飛快地從他的懷里跳起來,特別是如果來的人是巫咸和子恒。

    巫咸從沒有在令公鬼身邊停留很長的時間,他和令公鬼談論的唯一話題就是這里的王室圖書館;子恒停留的時間則更短,而且不知為什么,他每次看上去都顯得更加疲倦。如果小丹也陪他們一起過來,紫蘇的動作就會更快。

    小丹一共來過兩次,每次紫蘇都會匆忙地在令公鬼臥室中找一本書,坐下來假裝閱讀。她總是會把書從中間翻開,仿佛已經讀了一段時間似的。

    令公鬼不知道這兩個女人投給對方的那些冰冷的眼神,那并不是敵視,但也算不上不友善。令公鬼懷疑,如果這兩個女人分別在一張名單上列出不愿與之共處的人,那么她們的名字都會被對方擺在很顯眼的位置上。

    不過第二次小丹來的時候發生了很有趣的事。那時紫蘇找到的書恰巧是葛棠衡的《退思堂想》第一卷,令公鬼覺得那本書過于晦澀難懂,本來打算下次巫咸來的時候麻煩他送回圖書館去的。等到小丹離開后,紫蘇卻還在看那本書,而且一直皺著眉,低聲地嘀咕著什么。那一晚,紫蘇把它帶回到了賓客區她自己的房間里。

    如果說明和小丹之間只是冰冷的漠視,那么紫蘇和夜嬌靡之間根本就是敵視了。當令公鬼來到雨師城的第二天下午,黎楓告知夜嬌靡來訪時,令公鬼穿上長衫,大步走進前廳,坐到高臺上的鍍金椅子里,然后才命令黎楓讓她進來。

    紫蘇走進暖屋的速度卻慢了許多。夜嬌靡裊裊娜娜地走進房間,像以往一樣美麗,身上的藍色的柔絲裙裝也像往常一樣領口開得很低。她很快就看見了穿著淺孔雀綠長衫和褲子的紫蘇。

    這一段時間里,令公鬼仿佛從這個房間中徹底消失了,夜嬌靡毫不掩飾地上下打量著紫蘇,紫蘇似乎也忘記要躲在暖屋里,而是將雙手叉在后腰上,曲起一只膝蓋站立著,同樣是毫不掩飾地打量著夜嬌靡。她們都在向對方微笑。

    令公鬼看著她們的模樣,卻覺得自己的頭發都要豎起來了,他覺得自己就像是在看著兩只被放在同一個箱子里的貓。紫蘇顯然是認為繼續躲起來已經毫無意義了,她搖曳著腰肢走進前廳,她的樣子簡直要讓夜嬌靡走路的姿勢看起來像是個男人了。

    然后她坐進椅子里,將一條腿搭在另一條腿上,臉上仍然帶著微笑。令公鬼想破腦袋也不明白,這些女人怎么能笑得出來。

    最后,夜嬌靡轉向令公鬼,展開裙子,深彎下了腰。令公鬼聽到真龍在腦海中發出細碎的聲音,他似乎很高興能看見一名非常美麗的女子在他面前盡情地展示自己的姿容。

    令公鬼也很欣賞眼前的這番情景,雖然他還是在尋思自己是否應該在夜嬌靡直起身前把眼光挪開。但出于某個原因,他最后還是讓自己紋絲不動地坐在椅子里,同時他也盡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堅定而通情達理:“鬼玄元透露說你疏忽了你的職責,夜嬌靡,似乎在我上次來過這里之后,你連續幾天將自己藏在你的房間

    不想錯過《圣師魔命》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