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二章:蜀漢三義(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秋風冷澀,楓葉已落了許多。

    我將樹下的枯葉撿起放在籃子里,倒不是想學林黛玉葬花,只是覺得葉子爛在土里會有一股難聞的氣味,將它們拾了,放在要枯死的山林樹下,也算是做了件好事。正所謂“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葉子也應是如此。

    撿到一半,天突然陰沉起來,風也開始狂肆的咆哮。

    這一切來的太快,幾乎是毫無預兆?;@子里的楓葉被風吹走,我連忙將籃子牢牢抱在懷里,怕它也一齊被風吹走。這可是顧爺爺花了一夜才編好的籃子。

    這里離顧爺爺的家有些距離,離諸葛亮家倒是挺近的。我在思慮,是頂著狂風回家,還是冒昧的去拜訪他呢?

    上天并沒有給我考慮的時間,大雨傾盆而下,一瞬間就將我的衣裙淋濕,發髻也被雨水沖亂,此時的我又怎是狼狽兩字可以形容的。

    當我躊躇間,自雨中隱隱傳來書棋的聲音。我抱著籃子呆愣在原地,大雨遮蔽了我的雙眼,雨中的事物皆看不真切。原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聽,直到書棋撐著傘出現在我跟前時,我的驚訝不比他少。

    “姑娘,原來你真的在這里?!彼恼Z氣中充滿了驚訝又帶著些崇拜,聽得我糊里糊涂的。沒等我想明白,他已塞給我一把傘“先生說天降驟雨,山路難行,請姑娘先隨我回簡廬?!?

    簡廬是鄉里人為諸葛亮的屋子取得名字,第一次到簡廬時,也是這樣的陰雨天氣。依然沒有帶傘的我,也不顧主人是否同意,便一頭鉆了進去??吹轿輧妊胖碌牟季?,不知怎么就想起了《陋室銘》。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看著看著,竟不自覺的出聲念了出來。

    “姑娘好才情?!?

    他當時著了一身青衣,像是雨后的翠竹一般。也是從那時起,我常常去為書棋送果子,男女有別,我卻再也沒有進過簡廬。

    我打開傘,傘紙泛白傘面繪著翠竹,栩栩如生。隨著書棋往簡廬走,我的思緒早已飄遠,平日里,簡廬就只有他與書棋兩人,這里的人家傘都是不多的,像諸葛亮那般的也僅有兩把。一把書棋的,是一把普通的油紙傘,一把他的,潔白的傘面上有他親繪的翠竹。

    我握緊了傘柄,心里只覺得暖暖的,似乎還能感覺到他手心的溫度。盡管我從未牽過他的手,從不知道他手心的溫度如何。

    到了簡廬時,我的衣裙和鞋子早已被泥水染得骯臟,不安的在廬外徘徊,不敢入內。

    書棋請我進去,我婉言謝絕。他見我如此也不好多說什么,轉身進了廬內。我蹲在簡廬外,雖淋不著雨,卻被呼嘯的冷風吹得打顫。

    “外面這樣冷,你也不怕著了涼?!笔煜さ穆曇魟偮?,身子便被一陣暖意包圍,驚訝著起身,卻見諸葛亮立于門口含著看我,眼里頗有些無奈之色。

    我身上披了一件外衫,淡淡的馨香,是諸葛亮身上的味道。這一認知讓我羞紅了臉,心里暗罵自己沒出息,眼角瞟到屋內偷笑的書棋,心下了然。怕是他認為我不敢進去,才讓諸葛亮來“請”我的吧。

    “我……我衣服臟了……”我糯糯開口,很是尷尬。

    諸葛亮笑道“無妨。你也該學學書棋,他可從不講究?!?

    他是你的侍從又是你的徒弟,他自然可以這樣,可我又是你的誰呢?我抬頭看他,正撞進他清澈的眸里,溫柔的神色讓我的心有一瞬間的疼痛。

    這般的他,已烙上他人的印記。

    鬼使神差的,我已入了屋內??粗坏氐哪嘤?,我羞愧難當。明知道他可是使計的高手,卻還是敗在他的“美男計”下,片甲不留。

    屋內比屋外暖和許多,我將身上的外衫脫下,想要還給他,他卻說不用,讓我披著御寒。

    我衣裙全濕了,若脫了外衫一定很冷。便道了謝,將外衫裹在身上,雖沒有什么太大的效果,可是心里暖暖的,身子上的冷意也自然少了許多。

    書棋在屋內點了爐子,我急忙將手放到爐旁烤火??上忠呀洷粌龅慕┯擦?,怎么烤都覺得不大舒服。

    書棋也在爐旁烤火,沒一會兒就進屋看書了。我常笑他是個書呆子,他總是反駁如果他是書呆子,先生就是大書呆子。每當如此,我都無話可說,留下他笑得曖昧的模樣慌忙跑開。

    以前總是有人說我護短,我還為此反駁,如今想來確實如此。

    “好些了嗎?”諸葛亮坐在我身旁,問道。

    我點了點頭,剛想說好得差不多了,卻突然打了個噴嚏,然后就是一陣咳嗽“我,咳咳……沒事……”

    諸葛亮的好看的眉頭似乎皺了皺,我想看仔細些,卻見他還是以往那般云淡風輕的模樣,心下暗嘆自己看花了眼。

    他突然拉起我,隔著衣袖,他的溫度并未傳給我??晌疑眢w的微顫和渾身的冰冷想是都傳給了他,他的眉頭再次皺了皺,這次,我看得真切。

    “將濕衣脫了上床歇息吧?!痹谖殷@訝的目光中他似乎也察覺不對,又道“穿了濕衣會著涼,我先將濕衣烤干待你休息好了穿上便可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