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三章:生?。?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書棋訕笑著摸著自己的腦袋,眼色閃躲,像是做錯了事被發現的孩子般無措。

    “是先生讓我說的……”

    “好了,我只想知道先生在不在家罷了。既然在,你就將這糕點拿進去吧,我就不進了,只是勞煩你替我向先生問聲好?!?

    “那可不行?!睍迕Φ?,拿過我手中的食盒,推搡著讓我進去“糕點給我就好,至于先生,姑娘還是自己去問候吧?!眮聿患熬芙^,我已到了屋內。書棋已跑得沒影,案牘上,諸葛亮正端坐著拿著一本竹簡,認真的看著。

    “來了?坐吧?!?

    他的目光雖從未離開過竹簡,我知道他是對我說的。我環視了四周,坐在他的對面,與他不過一張桌子的距離。

    “你為何要讓書棋說你不在?”或許女生永遠都是這么無聊,明知道結果卻還是想要聽男方親耳說出來才覺得舒服,我也不外如是。

    另一面,我知道以他的性子定是沒有告訴書棋緣故,我與他更算得陌路,想以此試探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如何。

    他抬頭看我一眼,搖頭無奈道:“分明知道,卻裝糊涂?!?

    我單手撐著下巴,眨了眨眼,想要將無賴進行到底“哪里明白了?先生說得我不懂?!?

    “你呀?!币宦曒p嘆,包含了許多深意似乎還有淡淡的寵溺。我盯著他好看的眸子,嘴角上揚,心里偷偷竊喜。

    “若真不明白,糊涂著也不錯?!?

    想來千萬種回答,卻沒想到竟是這樣一句云淡風輕的話。我笑笑,也不再問了,他看竹簡我不想打擾到他,又不舍得就這樣離去,百般無聊下,我就替他磨起了墨,一下一下很是認真。

    直到后來耐不住困意,就趴在案上睡著了。迷糊之間,感覺有一雙手溫柔的為我披上了衣衫,耳邊是熟悉溫柔的輕笑。

    翌日,天空竟下起了楊揚白雪,不是深冬勝似深冬。若在往日,我定然早早起了床??山袢仗鞖猱惓:?,我縮在被里不肯下來,顧爺爺拿我沒辦法就順著我,地里的活早已干完,就放著我偷懶了。

    我打了個呵欠,愈發想念在現代時的零食,電視,空調,電腦了。腦袋暈暈沉沉的,伸手一探額頭果然有些發燙。我沒有告訴顧爺爺,鄉里人很怕生病那是一筆不小的費用,我想點點小病也不礙事休息一下就好。

    傍晚,我實在難受的緊,沙啞著嗓子喚顧爺爺,卻沒有人回答。這才想起顧爺爺已經出門賣糧食了,不過五六天是不會回家的。

    渾身像是滾燙的沸水一般,身子虛弱的沒有一絲力氣。我想起了諸葛亮,此時我想見他,仿佛只要見到他我的病就會好似得。

    拖著沉重的身體,我艱難的步出了房門,向雪中走去。家中只有一把傘,已被顧爺爺拿走了,我只有冒著大雪步履蹣跚的翻過山頭。雪落在我的衣襟上,裸露的肌膚帶來刺骨的寒,我的嘴唇冷的發抖,身子已經被凍的僵硬,腳已麻木了,只能憑著想見他的意志一步一步前行。

    快了……快到了……我安慰著自己,頭越來越沉,身子越來越輕。我知道我要快些,如果暈倒在深山里,怕是要成一具凍死骨了。

    盡管如此,我卻不后悔冒著生命危險來尋他,盡管是死,也在死在離他近的地方,這是執著,是我愛他的執著。

    簡廬外,書棋正掃著門前的積雪,穿著厚重的袍子他的動作顯得十分笨拙。

    剛準備回屋,卻見一身影搖搖欲墜的向簡廬走來,隔得遠,書棋一時沒有看清來人的模樣。等到來人走近了,才發現竟是表情木訥的顧子歸。

    我見書棋一臉疑惑,正想與他道好身子卻再也支撐不住的跌倒在雪地里,雪花肆意的飄落在我身上,不多時,我便會被這大雪掩埋。

    迷糊中,我聽到書棋失聲的喚著先生,能感到他抱著我像孩子一般的驚慌失措,我很想安慰他卻沒有力氣開口。

    之后,環抱著我的手松開,換來的是一個有著淡淡墨香的懷抱,我依賴得向他靠近,貪婪的汲取他身上的溫度。我被他抱起,能感到他的身子微微顫抖。

    諸葛亮,你冷了嗎?

    我不能問他,因為我早已說不出話來?;氐搅四莻€有著淡淡馨香的床榻,我感到無比安心。

    “子歸,喝些姜湯暖暖身子?!笔钦l在我耳邊吵?我不滿的嘟囔著,避開送至唇邊的冰冷木勺。

    床邊的人不知疲倦,我躲一次他就喂一次,過了一會兒,他妥協似得嘆了口氣,對著一旁抽泣的書棋說道:“你先去休息吧?!?

    書棋哽咽著聲音,有些放心不下“可是,姑娘她……”

    “無妨,有我照顧她?!?

    “嗯……”

    書棋離開了屋子,四周突然變得安靜起來。在一片寂靜中,我慢慢的找回了神思,朦朧得睜開眼,正見諸葛亮端著一碗姜湯坐在床側。

    “醒了就好?!彼路鹚闪丝跉獍?,轉而又一臉嚴肅“身子滾燙得嚇人還冒雪行路,是不知道自己生了???還是故意與自己的身子過不去?”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