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四章:諸葛均(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在簡廬待了幾日,顧爺爺便回來了,聽聞我病倒在簡廬前,急忙趕來將我接回,又向諸葛亮道了謝。我看在眼里,暖在心里,在這異世,能遇到一人對自己真心至此,倒也算得幸福了。

    我正收拾自己的物什,書棋卻突然說諸葛亮的胞弟諸葛均來訪。

    “諸葛均?好熟悉的名字……”苦思再三,突然恍然大悟。劉備二顧茅廬時,在草堂見的不正是諸葛亮的胞弟諸葛均嗎?

    思及此,我只拖顧爺爺先將我的東西帶回,自己則在稍等片刻。又是一場好戲,我又怎可錯過。

    諸葛均來時正是清晨,風塵仆仆像是急著趕來的。我與書棋一起侯在一旁見諸葛亮與諸葛均敘兄弟之誼。

    此外,我幾番偷偷打量諸葛均,眉目與諸葛亮很是相似。雖也是書卷氣十足,卻少了諸葛亮那般的淡然風雅。

    “許久未見兄長了,今日一見定要與兄長共敘兄弟情誼,把酒暢談!”

    說著就執了爵先干為敬。

    “賢弟雅興,為兄也自當奉陪?!敝T葛亮遂執爵同飲。

    我是第一次見諸葛亮喝酒,說不出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只是覺得他執爵的樣子很是好看。轉念又不由的替他擔心起來,飲酒傷身,還望那諸葛均不要嗜酒,倒讓我這局外人擔心起來。

    好在諸葛均并非貪杯之人,不一會兒就轉入正題“為弟聽聞劉備欲拉攏兄長,不知可有此事?”

    “確有其事,不過為兄已讓書棋托辭,讓他離去了?!?

    “兄長心有鴻鵠之志,一直盼得明主,又怎么讓劉備輕易離去?況視今天下權益,劉備寬厚仁德且知人善任,求賢若渴,若兄長隨劉備定能成大志?!?

    “劉備此人雖為帝室之胄,信義著于四海,且總攬英雄,思賢若渴。只是,萬事皆要耐著性子,若他有心,又豈是書棋能托辭的?”

    “是愚弟糊涂,不如兄長看得透徹,就看那劉備經不經得兄長的考驗?!?

    諸葛亮笑而不語,似乎成竹在胸。我只在心里嘀咕劉備自然能經得住考驗,否則三國就不是三國了。

    從前我就在想,古時侯,明君、能將、謀士最為根本。不論少了誰,那么那個國家就注定了失敗。就如同諸葛亮若沒有接受劉備,劉備不可能僅靠著不靠譜的張飛和太過老實的關羽成就霸業。所謂唇齒相依也不過如此。

    不出所料,晌午十分,空中飄下鵝毛大雪,劉備三人騎著馬又來到了簡廬。

    諸葛亮早早就出去了,仿佛料到他們今日會來。

    書棋這次沒有再為難他們,放了他們進來,我躲在內堂不敢出聲,偷偷看著草堂內的情形。

    劉備進屋見諸葛均端坐在草堂,便出聲問道“可是臥龍先生?”

    諸葛均搖頭冷道“非也,在下諸葛均?!?

    劉備見此,恭敬地向其探尋其兄諸葛亮的情形,因問諸葛均曰:“素來聽聞令兄臥龍先生熟諳韜略,日看兵書,不知先生可有聽聞?”

    諸葛均沒有看他,說道:“不知?!?

    這般冷然的態度饒是我也看出這是故意排擠劉備呢。見本尊神色尷尬,我想劉備也是聽得出的,還沒等他說話,身后的張飛已不滿的焦躁起來。

    “問他做什么!今日風雪甚緊,我們還不如早早歸回,省得受氣?!?

    我看在眼里,心里也暗道這張飛著實缺乏耐性。任憑他人一兩句話就變得如此,怎么可能求得人才,還好,他只是武將,無需操心這些。

    倒是一旁的關羽沉得住氣且識大體,出聲輕喝“三弟,不可無禮?!?

    “三弟失禮,還望先生不要怪罪。只是不知臥龍先生幾時能回?”劉備恭聲道。

    “兄長一向自由慣了,幾時能回誰也不知,若想尋他,便過幾日再來?!?

    明顯的逐客令。劉備好言道了謝,領著兩人走了。我連忙裹好溫暖的棉衫,拿了傘就追了出去。

    我繞過他們,走了一條近路趕在他們前面,佯裝在雪地里尋東西,翹首以盼他們的到來。

    不一會兒,雪地里就傳來陣陣馬蹄聲,因是落在雪被里,聲音顯得輕柔了不少。

    我將頭上的木簪取下,隨手扔進雪地里,也沒看清扔在哪里就開始漫無目的的用手刨著雪尋起了簪子。

    劉備果然停了馬,三人下了馬向我走來,見我孤身一名女子在雪地里慌忙無措,好心問道“姑娘可是丟了什么東西?”

    我吸了吸鼻子,釋放了眼中積攢許久的眼淚,哽咽道“我將我母親送與我的簪子弄丟了,那可是母親生前留給我的唯一的東西?!?

    “姑娘身軀薄弱,不可受了風寒。就讓我兄弟三人為姑娘尋簪吧?!?

    “可是,這樣也太麻煩三位了……”

    “無妨,我們兄弟身體強壯區區小事算不得什么,不知姑娘丟的是怎樣一個簪子?”

    “是支木簪,不值錢的?!?

    “貴重與否可非是價錢能夠衡量的?!眲湫Φ?,便喚了關羽張飛替我尋簪。關羽心熱不必說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