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五章:黃氏父女(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翌日,天還未亮,顧爺爺早早喚了我起床,并讓我好好打扮一番。

    我看了看銅鏡里的身影無奈的嘆著氣。古時的銅鏡將人照得模糊,看不清自己哪里打扮的不對。加之我又沒有什么首飾,倒也難得打扮,將自己收拾的簡潔些就出了門。

    來此半年了,我還從未去過襄陽城,拖了相親的福,倒讓我見識到了三國時的街道是什么模樣。

    入了城門,便見大大小小的街道。街道兩邊盡是是茶樓,酒館,當鋪,作坊。街道兩旁的空地上還有不少賣吃食,玩物,首飾的小商販。街道向南北兩邊延伸,一直延伸到城外不遠處的沔水。兩邊的樓宇高低不齊,各式各樣的商鋪落座其中。街道上行人不斷,有挑擔好聲吆喝的、有騎著馬車賣貨的,……偶爾還會行過幾座官家富紳的車轎,或是疾馳而過的駿馬。

    顧爺爺領了我進了一家“聚福酒樓”。酒樓不大,卻也不小,且布置得體,菜譜豐富,普通人家是沒有余錢來這里消費的。

    相親這種事,自古以來就是男方掏錢,女方吃飯,談得來就合,談不來就分。

    想來那與我相親的羅大夫家境不錯,人也不算吝嗇。

    上了酒樓,見靠窗正坐著一名青衣男子,因他坐著靠窗的位子,此時正偏頭望著窗外的風景我也看不清他的容貌。顧爺爺一眼就認出他桌上的紅布條,連忙讓我去找他,自己則是先行下樓,說是要去城中逛逛。

    我知道他是想讓我兩人獨處,也沒說什么只道讓他小心,便作了別。

    緩慢的走到桌前,見他還在看窗外,似乎沒有看見我,我故意輕咳了一聲,他還未轉過頭,我不由提聲問道“請問是羅胤羅公子嗎?”

    他回頭見我含笑看他,心下一驚連忙起身道“是是!在下正是羅胤,是子歸姑娘吧?快些請坐?!?

    我坐了下來,這才打量起他的模樣,五官端正,輪廓分明。清秀得有些像女子,卻不覺得娘氣,像是書里常說的俊俏小生。

    我松了口氣,還好不是什么長相奇怪的人。

    羅胤為我倒了茶,動作有些笨拙,神色還顯得很是尷尬,眼色茫然不知該將目光放在何處。一看就是沒有相過親的老實人,還沒有我淡定。

    他較為拘謹,我也沒打算認真相親,所以桌上一瞬間安靜了許多。他不說話,我也懶得開口,執了杯無聊的喝起了茶,飯菜早已上好,我卻失了食欲。他見我不動,自然也不能先行動筷。

    氣氛顯得有些沉默,我也知沉默是金,就干脆當起了啞巴。他嘴唇動了動似要開口說些什么,卻聽店小二高聲道:“先生來了,這邊請,還是老樣子?”

    “嗯,老樣子?!?

    我本對這聲音不感興趣卻見羅胤一直盯著對面的桌子,心下不覺有些好奇,側過頭望去,正見一男子端坐著,樣貌并不算出眾,卻有一股風雅氣質,看年齡應過中年。

    他身旁坐著一名面戴白紗的女子,一身緋色的衣裙襯托出她姣好的身形,她秀雅絕俗,自有一股輕靈之氣,肌膚不似平常女子般白皙是健康的小麥色、神態悠閑、美目流盼、雖不見容貌,也知道定是一位佳人,說不盡的溫柔可人。

    “他們是誰?”我問。

    羅胤的目光看向男子,眼里是崇敬之意:“那位是襄陽名仕黃彥承先生,他身旁的是黃姑娘?!?

    有什么是比現在更狗血的?出門相親既然碰到了自己的情敵?我好奇的看了一眼黃月英,其實黃月英長得并不如傳聞中所說的是位丑女,若不是這里人以白皙為美,她一定是一位才貌雙全的女子。

    或許是我的目光太過灼烈,黃月英美目流轉竟看向了我。像是偷窺別人被抓到了一般,我有些不好意思,卻沒有避開她,只是揚起了嘴角,向她投去善意的一笑。

    她垂了垂眸,目光溫柔。我想那面紗下的嘴角一定如我,微微揚起。

    我轉過了身子,拿起筷子夾了一塊豆腐放進嘴里慢慢咀嚼。羅胤見我動筷,松了口氣。又見我只夾身前的豆腐,便又取了一雙新筷為我夾了一塊雞腿放在我碗里,臉色泛紅。只是我的心思早已飛遠,倒也沒有注意這些細節,不論碗里有什么我就吃什么。后來想起,一頓飯,全是羅胤為我夾的菜,而我也全都吃下了肚。

    這一頓飯我雖吃了許多,卻也是食不知味。想著自己與黃月英的差別,心里多少有些不快。她聰慧美麗又溫柔賢淑哪像自己這般連字都不識幾個。以前總覺得隸書好看,如今我卻十分希望這個朝代若用楷書多好。

    茶足飯飽后,羅胤提議去城中逛逛,我欣然接受了他的提議,好不容易來次襄陽城可不能就這么回去。

    剛下了酒樓,黃彥承父女也隨后下了樓。本以為我們的交集到了這里便也就告一段落,誰知腳剛踏出酒樓,身后就傳來一道柔美的聲音:

    “姑娘請留步?!?

    回過頭竟是黃月英。我停下步子,見她款款走來,一步一行皆是大家風范“這條絲帕是姑娘的嗎?”

    她手中拿著一張白色的絲帕,上面繡著幾株紅梅,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