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九章:擄掠(1 / 3)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嘩啦——”

    我停下步子,仔細聽著不遠處傳來的水聲。這里是山林,應該有泉水才對。想著,我已經向水聲的源頭靠近。

    蒼翠樹木環繞下有一處山澗,泉水明凈碧綠,陽光落在池底將池底的青石映照的閃閃發亮。青石之間,隨著因流動的水滑過石縫,冒著透明的水泡,一簇簇,一串串,大大小小,錯錯落落,如瀉萬斛之珠。

    我心中一喜,走到泉邊試著摸了摸泉水,因為有了陽光的照耀,泉水溫熱,正適合洗澡。

    我連忙將身上的衣物除盡,迫不及待的跳入泉中,泉水潺潺流過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膚,我倍感舒適的嘆了一口氣。

    “呼……和溫泉相比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身上的傷口已經愈合的差不多了,只是留下了許多小小的疤痕,心里難受得緊,哪個女孩子不希望自己漂漂亮亮的。我趴在岸邊,伸出右手在陽光下仔細觀看。手心里有一道淺淺的傷口,若是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而這個傷口不同的是,它對我有著特殊的意義。

    腦海中漸漸浮現那個陽光明媚的午時。那個時候我才剛來這里沒有多久,對這里的一切都還很陌生,不愿與別人接觸。自從第一次闖進他的簡廬時,我就時時躲在簡廬外看他,看他彈琴,看他品茗,看他給書棋講解兵法……他去哪兒我就跟去哪兒。

    時間久了,總會被人發現。小三子是鄉里最淘氣的,見我天天跟著諸葛亮就笑話我是沒人要的姑娘,沒事就跟在男人的身后。當時我氣的不輕,小小年紀的孩子便口無遮攔。我與他理論,他不聽,還嬉笑著說:“顧子歸是小賊!偷偷跟在先生后面不知安的是什么壞心!”

    “誰不安好心了!你!不許胡說!”我瞪著他大聲吼道。甚至忘了自己正在偷窺諸葛亮彈琴,也沒注意到琴聲在我出聲的那一刻就戛然而止。

    小三子哼了一聲,向我做了個鬼臉“我就說!顧子歸是小賊!是小賊!”

    “我再說一次,我!不是小賊!你再說的話,小心我對你不客氣??!”我揚起拳頭在他眼前揮了揮,看他的表情一瞬間變得驚訝再到神色閃躲,我想他是怕了我,收起拳頭,小孩子嘛,嚇嚇就好了。

    “知道我的厲害了吧!快回家去吧。以后可不能亂說了,我呢,就看在你是小孩子的份上就不和你計較了?!?

    小三子點點頭“先生好!”說完就一溜煙的跑開了。我得意的笑笑,喃喃道“這孩子還是很可愛的嘛,居然喚我先生?!?

    “子歸?!鄙砗髠鱽硪坏滥新?。

    我身子僵了僵,笑停在嘴邊。

    他說的先生……該不會是……

    我緩緩轉過身子,諸葛亮正立在我的身后,他神色平靜,嘴角卻含了一抹笑意,目光輕柔似水,讓人一不小心就會泥足深陷。

    怎么會是他?慘了!慘了!我心里一慌,下意識的想要轉身逃開,腳不小心碰到路邊的一塊大石,猛得向下摔去……

    “??!”我痛呼一聲,右手的手心被地上的尖銳石子劃破,鮮血直流。

    “沒事吧?你也太不小心了?!彼麑⑽曳銎?,打量了我一番“可摔到哪了?”

    我點點頭,委屈道:“手……可疼了……”說著還獻寶似的將自己受傷的右手伸出來給他看。他從懷里取出一條錦帕,小心的為我包扎傷口。

    “下次若是來了就進來,不要再躲在廬外了?!?

    他語氣淡淡的,聽不出喜怒。是不喜歡我偷看呢,還是要我光明正大的看呢……我試探著問:“先生可是生氣了?我沒有想跟在先生身后做壞事!我,我只是想跟著先生學習學習……”

    “是嗎?”他輕笑,將錦帕系好抬頭看我,問:“可學到了什么?”

    學到了什么?我想了想,實在是想不出來。

    “離的太遠,學得不精?!?

    “以后便離近一些,等你學好了,我再考你,答不上來便與書棋一樣……”頓了頓,他轉過身說道:“得罰?!?

    他同意讓我跟在他身邊了?我喜出望外,在他身后笑著喊道:“先生放心!我一定不會被你罰的!”

    現在想來,當時實在是太過自信了。才會在答不上來時,迎來諸葛亮無奈頭疼的神色和書棋幸災樂禍的表情。

    手心的傷疤愈發淺淡了,再過不久應該就會好了。我不舍得它好,總覺的有它在手心,心里會踏實許多。

    我上岸穿好了新買的衣服,對著水面照了照,洗了一把臉,又把頭發洗了洗,這才收拾好繼續趕路。

    山路十八彎,我彎了許久才找到了下山的路。

    前面走著一群人,一群粗獷男人和幾個柔弱的女子。男子將女子包圍在中間,嘴里叫罵著,目光猥瑣在女子身上流連。每一個女子雙手都被麻繩綁著,低垂著腦袋。

    傻子都猜得到是什么情況。我躲在一棵樹后,看他們漸漸遠去。

    “也不知道都是哪家的姑娘,太可憐了?!蔽亦氄Z,沒有腦袋發熱的跟上去,英雄我是做不成的,只能默默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