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十一章:一品堂(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我還想是什么讓你看得出神,原來是一朵落槐?!?

    曲拂不知何時走到我身旁,輕聲笑道。我收回滿腹心緒,手心的落花竟不知何時已被風吹走。我微愣,不禁握緊了手放在胸前,心中竟有些不舍。

    玉娘教了我們許多,從走步到行禮,又與我們講了許多的規矩。我性子懶悟性差,一個時辰后,我依然弄不清在哪里該做什么事,見到什么人應行什么禮。曲拂與我卻大不相同,她什么事都做得極好,也正是因為太過于好了,動作顯得極其自然。我心中疑惑,玉娘也自然看出來了,端詳了曲拂許久。

    回到房時天已盡黑,圓月高懸在天空又仿佛垂掛在枝頭。院里很安靜,偶爾還會傳來女子輕聲細語。我斜坐在窗沿,手里把玩著一塊木牌,上面刻著“顧子歸”三字。玉娘說,要將這牌子好生保管,將來有機會便會將這牌子交與達官貴人,一旦自己把握好時機,飛上枝頭變鳳凰并非是難事。

    我心下煩悶,隨手將木牌丟在案上。什么鳳凰,分明是關在華麗的籠子里的金絲雀。

    “先生現在在做什么呢?是否安眠?又或是如同往日,正挑燈夜讀?還是會如同我正在思念你一般,思念我呢……”我自言自語,沒人聽,我便說與自己聽。

    正打算關窗休息,隱隱的傳來一陣若有似無的琴聲。我心下好奇,誰會在這么晚彈琴呢?

    出了閣樓,院里的花園很大,彎彎曲曲的小路錯綜復雜,我繞了許久才繞出了院子。因是夏季,衣裳單薄,在深夜里還是透著些許寒意,我將帶來的披風裹在身上。

    出了花園,入目的便是青蘿架和花圃,還有那一座清幽的水池,池中的涼亭里,白衣女子正坐在石凳上,桌上放了一把琴,素手眷彈。亭內僅點著一臺燭燈,熏黃的燭光將她的一襲白衣染了顏色,添了朦朧色彩。

    以前諸葛亮彈過許多曲子,我從未聽過這曲。曲音幽怨,如泣如訴,婉轉低回處動人心弦,或悲或嘆,不由得就讓人想起以往的悲傷事,壓在心底不愿揭開的傷痛仿佛都隨著她的琴音毫無保留的撕裂開來,痛徹心扉。

    她是誰?為何彈出這樣悲傷的曲子?

    我伸手撫上臉頰,觸手是一陣冰涼,淚水滑過唇角,滑過下巴最終滴落在地。心里的萬般愁緒猶如宣泄的江水,再也難收。

    一曲罷,我還沉浸在莫名的傷感中。亭中的白衣女子偏過身,見我立在池中的白石板路上,先是一愣,而后向我招了招手,喚我過去。

    我坐在她身側,認出她是玉娘帶我們見的女子。她以白紗遮面,白紗下的輪廓隱隱約約,白紗外的眼恰似一汪清水,瀲滟溫婉。

    “聽玉娘說你叫子歸?”她雖問我,眼卻一直望著桌上的琴。

    我點點頭,應了一聲“嗯……”

    “你是第一個聽我彈琴聽得流淚的人?!彼f道。

    “姑娘的琴音扣人心弦,引人愁緒。我想無論是誰聽到都會情不自禁的流淚,我怎會是第一個?”

    “呵……那是因為我以前從未彈過這首曲子,今日是我第一次彈,你是第一個聽這首曲子的人?!?

    我用衣袖拭去眼角的淚,道:“我不懂琴,也說不出什么華麗贊美的話,讓苑主見笑了?!?

    她搖搖頭,抿唇一笑“你已給了我最好的贊美。你怎么知道我是這琳瑯苑的主人?玉娘說的?”

    我看著她,搖頭道:“玉娘不曾提起。玉娘帶我們入了園子第一時間就將我們帶來見你,可見你在園中的地位一定不低,園子里的人都對玉娘很是尊敬,玉娘卻只對你一人恭聲。如此一來,很容易猜出你是這琳瑯苑的苑主?!?

    她含笑不語,看我的目光卻變得柔和,半晌才道:“苑主聽得多了,也覺得無趣,你我也算有緣,今后無人時喚我巽妤便好?!?

    “啊……”我打開窗戶伸了個懶腰。昨日夜里與巽妤聊了許久才回房,以至于今早睡眠不足,眼眶明顯黑了一圈。

    “咚咚——”

    “請進?!?

    “你該不是才睡醒吧?”曲拂進門道。

    我見她神色有些驚訝,走至銅鏡前看了看,雖只穿了一件里衣,頭發也是亂糟糟的披在身后,不過……也沒什么值得驚訝的吧?

    “怎么了?”我不解的望向她。

    曲拂進來,走至我身旁,話也不說拿起梳子就為我梳頭,我一驚,轉過頭話還沒問出口,就又被她擺正,對著銅鏡。

    銅鏡里她的表情有些淡淡的無奈,開口道:“你忘了今日還要去一品堂?”

    一品堂,琳瑯苑名下的酒樓。昨日玉娘好像是說過要帶我們去一品堂看看……我尷尬的笑笑“我好像真給忘了?!?

    去晚了,免不了挨了玉娘幾記白眼,不過我也沒放在心上。

    一品堂離琳瑯苑有幾條街的距離,我,曲拂和玉娘一輛馬車,其他女子共一輛,我心里雖覺得奇怪卻也沒說什么。

    馬車顛簸了一陣,很快就到了一品堂。街上人山人海,很是熱鬧。

    一品堂也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