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十二章:學畫(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他沒有再說話,只是將目光移至我身上,一動不動的,看得我心里慎得慌。我狠狠瞪了他一眼,他仿若未見,嘴角的笑意愈發的深了。

    “流氓!”我低聲喝道,再也忍不住站起身來?;蚴嵌椎镁昧?,起身時腳下一麻,突然向下倒去。沒有預料中的疼痛,身下軟綿綿的,還有些溫暖……

    男子揶揄的笑就在頭頂,環抱著我的手緊了緊“穎川的姑娘都喜歡投懷送抱?”他伸手將我欲要掙脫的雙手禁錮住,看著我時,一臉得意“還沒有人能在我手里逃脫?!?

    趁著他得意忘形之間,我狠狠張口咬上他的肩膀,我都不知道自己用了幾成的力道,不過聽他的痛呼,一定是咬得很是使勁。他吃痛放開了我,雙手揉捏著被我咬傷的肩頭“卑鄙!”

    我連忙起身“兵不厭詐,你愛怎么說便怎么說?!痹谒劣舻哪抗庵?,我不屑的撇了撇嘴,道:“這樣算是輕的,你這種人,就該好好整治一番?!?

    “我這種人?你倒是說說我是哪種人?”他斜靠在欄邊,一只手還揉捏著自己的肩頭,另一只手則是放在欄上,指尖若有似無的敲打著木欄,含笑看我。

    “登徒子!流氓!無賴!”我氣極,說完轉過身便要走,裙角卻突然被人拽住。我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平復自己心里的火氣,偏頭道:“男女授受不親!請、你、放、開!”

    就依著我現在這副咬牙切齒的模樣,我不難想象,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咬死他!

    “這樓下的歌舞正盛,姑娘現在便走了,豈不可惜?”

    “多謝!不過我一向對歌舞不感興趣?!?

    “哦?”他嘴角的弧度大大揚起,眼里透著股玩味。

    在我疑惑間,他站起身,突然松開拽著我衣裙的手,還借機使勁的拉了我一把。我本就站在樓沿,被他這么一拽,身子自然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我心里一驚,下意識的伸出手想要抓住木欄,他卻猛地拉住我的手臂,輕笑道:“不是說我無賴?那我便讓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無賴?!?

    “你!”何止是無賴,簡直就是變態!我恨恨想,反手扣住他的手臂,死死抓住“只要你不怕和我一起摔下去,你就松吧?!蔽艺f的淡然,心里早就緊張得打鼓,眼睛眨也不敢眨的直直望著他。

    一片死寂,我們依然保持著怪異的姿勢。漸漸的,我的手有些發麻,抓著他的手也慢慢的失去了力氣。我暗自估算著樓梯的高度,想著以什么樣的姿勢摔下去才不會太疼。他卻突然發笑,手臂微一使勁,我就端端站回了樓梯上。

    樓下人聲鼎沸,樓上安靜得出奇,我大口喘氣,第一次覺得腳踏實地的感覺是如此之好。

    “罷了,免得別人說我堂堂七尺男兒欺負你一個弱女子?!彼戳艘谎蹣窍?,突然收起了笑意,離去時經過我身邊,突然俯下身子在我耳邊輕聲說道:“模樣不錯,只可惜脾氣太差,女人還是要溫順一些得好?!睖責岬臍庀⑸⒃谖业亩?,癢癢得讓人難受。臉頰微微發燙,我怫然望他,剛到唇邊的話還未說出口,他人已揚長而去。

    “怎么了?前日自一品堂回來你就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現在又是一臉的頹廢,有人欺負你了?”

    曲拂走在我身旁,點燃桌上的熏香。

    我看著窗外枝頭嬉戲的喜鵲,心中沉郁得厲害“沒怎么,誰會欺負我啊?!?

    曲拂輕笑,左手拂袖,右手在香爐旁輕扇了扇,不一會兒,屋內就充滿了淡淡清香。

    我聞著熟悉,卻一時想不出在哪里聞過。起身復而蹲在桌旁,好奇的打量自香爐里飄出的裊裊青煙“這是什么香?我好像聞過,可是記不得了?!?

    曲拂美目流轉,柔聲道:“前幾日見你看槐花看得出神,我猜想你或許會喜歡槐花的香氣,便去向玉娘討了一些香來,聞著如何?”

    我點頭笑道:“香氣清雅怡人,自然是極好的?!闭f罷,我別有深意的望著她,調侃道:“玉娘待你可真好,可謂是有求必應。不過呢,下次若是將香換作銀兩就最好不過了?!?

    “你要銀子做什么?”她抬起頭看我,我沉默一會兒道:“自有用處?!?

    喜鵲的鳴叫悅耳,在我耳里卻化作陣陣的催眠曲。我連打著幾個呵欠,愈發覺得的困倦。我正想要趴在桌上小憩一會兒,曲拂的聲音卻如平地驚雷,將我猛的驚醒。

    “子歸,你想逃嗎?”她問。

    想逃嗎?我當然想逃。我不知道該怎么回她,對于我來說,她還太過陌生,并不能讓我推心置腹。我不會將自己心中所想告訴一個相識不過半月的人,那樣做無疑是在冒險。

    曲拂知我不回話的理由,垂下好看的眸子,神色淡然“香也送來了,你好生休息,今日學書畫,晚些我再來叫你?!?

    她起身離開。我的手伸在半空,想要留住她,卻不知道用什么理由將她留下。信任與不信任只在一念之間,可是,往往也只是因為這一念,便能決定今后的成敗。

    開門、關門,動作一氣呵成。她沒有看我,我卻一直目送著她離開。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