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十四章:蛻變(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別叫了,這一路走來,除了你,我就沒見著其他人了,就算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的?!?

    “你到底想做什么???”

    “當然是讓你帶路了,不然還能做什么?或者說……你想讓我做什么?”他停下步子,轉過身目光揶揄。猝不及防,我來不及停下,猛的向他撞去,撞進他的胸膛。他悶笑出聲“這可是你第二次投懷送抱了,喜歡上我了?”

    “我見過有自信的,卻沒見過你這么自戀的!”他的視線太過輕挑,語氣又帶著一絲認真。我沉聲說完,干脆偏過頭不再看他。

    他看了一眼我的臉色,道:“玩笑罷了,生氣了?”

    我抬起被他拽著的手,在他眼前用力的愰了愰“手!放開!”

    “不放?!彼胍矝]想開口便是拒絕,我瞪了他一眼,他接著道“如果你跑了怎么辦?”說著,還搖了搖我的手臂“所以……你還是乖乖跟我走吧?!?

    “我說過了,從這里走,拐角處右轉……”

    “好吵,我聽不見?!?

    像是為了證實他所說的話,草叢里適時響起夏蟲的嘶鳴,與這黑夜連成一片。

    這一路連拖帶拽,他走的悠閑,步子卻跨的很大,我要小跑追上他的步伐,不被他給拽倒。游廊浮雕上掛著幾只紅燈籠,將我們的影子映照在地上,拖得細長。

    他拉著我穿過游廊,走過門樓,哪里像是我給他帶路,分明是他給我帶路。我不滿的動了動手臂,他果然又加緊了幾分力氣,我瞪著他的背影,恨不能看出幾個窟窿來。

    “疼!”

    他沒有說話,手上的力道卻輕了許多。無奈,我只得認命的跟在他的身后,也總比受苦的強。

    苑門緊閉,四周安靜的出奇。我心下正奇怪怎么無人看守,眼不經意間掃過門旁的紅柱,李越雙手死死的抱著一床被子,正靠在柱角熟睡,地上的油燈光暈微暗,將他的臉照的有些模糊,燈芯已燃了一半有余,像是在這里待了許久。今夜不該他守夜,莫不是在……露宿?

    我所看見的,我身前的人自然也看見了。沉著臉,徑直拉著我向李越走去,大聲道:“喂,起來?!?

    李越咂嘴,緩緩睜開雙眼,見到我們先是一愣,而后連忙起身向我們,不,準確來說是向我身旁的男人恭敬的彎腰施禮,連手中的被子也顧不得,將它隨意的亂扔在地。

    “曹公子,你何時來的?我……我也不知道什么時候睡著了……”李越顯得特別慌亂,與他平時的沉穩模樣相差太多,我轉頭看了一眼身旁的男子,只覺得他的身份一定不低。琳瑯苑向來只和兩種人打交道,非官即富。

    他笑道:“無妨,我已經進來了。不過你可得開門放我出去,否則……”他側過頭看我一眼,搖搖頭,無奈道:“某只小貓可要發火了?!?

    李越撓了撓頭,這才注意到一旁的我,目光落至他拽著我手臂的手,眼里驚訝莫名,張大了嘴,像是見了什么極其可怖的東西,說起話來也斷斷續續“顧姑娘……曹公子……你們怎么……”

    “沒怎么!”李越像是誤會了,我連忙甩開他的手,這一次,他沒有再緊了力氣,任由我甩開。他微挑了下眉頭,笑道:“你這樣子倒像是心虛?!?

    我皺著眉頭,不屑的哼了聲“我行的正坐的端,還不知道是誰心虛呢!”

    李越在我們之間來回打量,最終也打量不出什么,連忙將苑門打開,向他拱拱手“曹公子,小人已將門打開了?!?

    “嗯……”他輕答,目光卻依然含笑的望著我,低聲道:“我叫曹桓,記住了?”

    我勾起唇角,淡淡道:“我記性不好?!闭f完一個轉身,將身上有些凌亂的衣衫用手理了理,走了不到十步,身后曹桓的聲音在寂靜中響起“你還沒告訴我,你叫什么?!蔽覄傄~出去的腳停在半空,復而落下,原地轉身,直直望著他“不告訴你!”

    “可我告訴你了,禮尚往來你總該懂吧?!?

    我搖搖頭,笑道:“我又沒讓你告訴我,那可是你自己說的?!?

    “你這丫頭……”曹桓的表情先是一愣,而后又忽而一笑,他的手在夜空里愰了愰,白皙修長的指上,一塊木牌正隨著他手指的晃動而搖轉,劃出一抹好看的弧度。

    “顧子歸……”

    我看著他手中的木牌,下意識的就往袖中摸索,袖里空蕩蕩的什么也沒有?!拔业哪九圃趺磿谀隳抢??”

    曹桓笑笑,停手一握,木牌消失在他手心,只留下一條纖細的紅線,順著他的手心垂掛而下?!跋胍没剡@個牌子,明日便到一品堂來找我?!?

    說完,轉過身子,黑幕中,他的身影漸漸消失。

    陽光灑在枝頭,葉影斑駁,樹上的夏蟬不知疲的鳴叫著,月閣遠處傳來女子悅耳的歌聲,可與這蟬鳴混搭在一起,卻有說不出的怪異,我只覺得嘈雜無比。我百無聊賴的趴在案前,我沒有去一品堂要回自己的牌子,也算得是拖了曹桓的福。木牌丟了,玉娘罰我三天內不準出房門。曲拂擔心我會閑著無聊,我倒沒怎么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