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十七章:蕪(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

    清晨,天空漸漸泛白,鳥兒剛落在枝頭垂首梳理自己的翎羽,驚叫過后,隨即一聲輕啼展翅高飛。

    “你說什么?真的是他將我送回來的?”我猛的從床上坐起身,掀開被子,腳剛觸到地面,隱隱傳來的疼痛讓我又跌坐到床沿,只能睜大了雙眼,祈盼是我自己聽錯了。

    曲拂連忙走到床邊坐下,一雙美目含嗔看我“你的傷還未好,凡事多留意些,切莫毛毛躁躁的。的確是曹公子將你送回來的。子歸,你可知你已經在床上躺了三天了,人整日迷迷糊糊的,嘴里還一直說著胡話?!?

    我懊悔的揉揉腦袋,努力想要回想三日前發生過的事,可是腦海里的記憶就僅僅只停留在那棵柳樹下,再往深處想,頭就疼的厲害,只依稀記得那似夢非夢的場景。無論如何,好在并非是真的。思及此,我連忙一把拉上曲拂的衣袖,急問:“我都胡說了些什么?”

    “你嘴里喃喃自語的,口齒還不清,一會兒東一會兒西,誰聽得清你說什么?!鼻髭は肓艘魂?,認真道。

    我聞言松了口氣,無力的靠在床邊,心里直道還好,無論我說了什么,只要沒有被人聽了去便好。

    曲拂剛扶著我到桌前坐下,門前便傳來一道呼喊。

    “顧姑娘?!?

    我與曲拂皆側目看去,李越正站在門口,想是沒料到我房中還有他人,看到我身旁的曲拂時,臉一紅,目光有些閃躲。

    我好笑的看了一眼曲拂,俯身在她耳邊戲謔道:“看看,我們的曲拂姑娘不知不覺的擄獲了多少人的心啊?!?

    曲拂勾唇一笑,嗔怪道:“貧嘴!不要胡說?!?

    我站起身,曲拂扶著我緩步走到門前,我扶額,有些無奈。

    “我方才醒來你就尋來了,怎么?有事嗎?”

    李越點著頭,嬉笑道:“我可正來得及時,苑主說,若是顧姑娘醒了,請立刻前去蕪園?!?

    蕪園,園如其名,我一路行來,滿目皆是荒涼蕪穢之景。園里園外,分明不過數步的距離,卻是兩番光景。

    沒了曲拂的攙扶,我每踏出的一個步子都是極慢的速度。裙角拂過青石鋪作的小路,還能揚起一地灰塵。園子里沒有什么值得欣賞的花草,只有許多枯黃的雜草,怏怏的躺在路旁。除卻中央的一座房屋,四周便只有幾棵枯死的桃樹。

    巽妤依然是一身白衫,她立于一棵桃樹之下,身邊放著一個木桶,手里拿著一個木瓢,自桶里舀了水灑在樹根上,神情溫柔,像是對待心愛之人,極其呵護。

    即使枯木會逢春,可這里的枯木已經死的太過透徹,無論她為它們灌溉多少水,對它們有多呵護,它們都不會再逢春了。她自己也應該明白,是什么讓她如此執著?這偌大的琳瑯苑處處繁麗,卻只有這個蕪園一片荒蕪。她從不允許有人打掃這個園子,自己也鮮少來這里,可若是不喜歡,分明可以將這座園子拆了,又何苦留著,何苦去救無救之物。

    我停下步子,與她之間不過十步的距離,微微向她欠身施禮,喚道:“苑主?!?

    巽妤頷首道:“我不是說過,私下無人時喚我巽妤便好嗎?”

    我笑笑,向前走了幾步,拿起桶里浮在水面的另一個木瓢“巽妤,你很喜歡這里的桃樹嗎?”一邊說著,一邊舀了水學著她的模樣灑在樹下。

    巽妤含笑點頭,纖長手指緩緩的撫摸著樹干,眼里似喜似悲,帶著深深的懷念“這里的樹是我以前親自栽種的,就像是自己的孩子,我一點一點的看著它生長。每到開花時節,桃花開滿了整個桃樹,花香充溢在鼻端,偶爾有風拂過,會飄下幾片花瓣。那時的蕪園,還不是這般的荒涼,真的很美很美……”

    “既然你這么愛這座園子,為何又要任其自生自滅?”

    她握著木瓢的手一僵,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她眼里的溫柔正在慢慢褪去,漸漸恢復了冰冷。這一刻我才明白,這個女子并非冷漠,她只是為自己披了一層保護色,將自己牢牢的包裹起來。我抬頭望著光禿的枝干,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寂靜過后,巽妤將手里的木瓢放進了桶里,復而走到我身前,眼里有著淺淺笑意,可我知道她面紗下,嘴角的弧度是冰冷的“子歸,你和曹公子可是相識?”

    她看似平靜得不起一絲波瀾,我卻能感受到她眼中審視。我搖了頭,語氣淡淡的“我與曹公子不過一面之緣,并不認識。聽曲拂說,是曹公子救了我?若是以后有機會見面,我一定要當面謝他才好?!蔽冶荛_了一品堂,避開了那晚的巧遇,倒不是覺得有什么心虛的,只是我下意識的認為,不能告訴她。

    巽妤頷首笑道:“的確該謝。這蕪園也沒什么可看的,你的腳受了傷,舞自然是習不得了,不如隨我去舞房看看,也好過獨自在房里待著來得強?!?

    我點點頭,作深思狀“既能觀舞又能偷懶,最好不過?!?

    舞房里,隨著曲婉轉悠長的琵琶聲響起,身著舞裙的姑娘們婀娜起舞,長袖紛飛,無數嬌艷的花瓣輕揚,翻飛于舞臺之上,她們的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