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二十章:做賊(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我暼了他一眼,淡淡開口“這次能夠死里逃生,運氣已算不錯,哪里還敢有下次?!?

    曹桓微怔一笑,滿不在意。雙手在空中揚了揚,我這才注意他手上已滿是油漬,“廟外積了雨水,先去凈手吧?!?

    “嗯?!蔽尹c頭,隨著他一同出了廟。

    烏云不知何時已經散開,天氣晴朗,陽光肆意撒在身上,驅了一些寒意。廟外的泥土還很濕濘,想是方才下過一場大雨。

    地上各種方鼎橫倒在地,還有一地線香,已燃過半。

    雨水涼爽,流過掌心滑過指尖,那微微的涼意有些熟悉。我心中覺得慶幸,若今日我沒有活下來,便再也見不到他了?;蛟S日子久了,他會不會就這樣將我忘了……

    “你們看!這里有雞毛,一定是那偷雞賊留下的!”

    “那里有人!走!過去看看?!?

    嘈雜聲剛落,曹桓已站起身來,將還蹲在地上發呆的我拉起。我不解的望著他“怎么了?”

    曹桓搖了搖頭,囅然而笑,看向廟門時,突然握上我的手腕,將我拉到身后。我透過他,只看到廟門突然來了一些手持鐵鋤的人,瞧著他們的衣著打扮,應該只是普通農民,既然如此他怕什么?他們站在廟門打量我們,為首的男子上前幾步問道:“你們是外鄉人?可有見過偷著兩只雞的賊?”

    “偷雞賊……?”我輕聲喃喃,烤雞的滋味似乎還在唇齒間蔓延,我偏頭,眼里滿是疑惑,雞?還是兩只?哪有這么巧的事,該不會是他大少爺實在餓的難受,便潛去農家偷了別人的雞吧?

    感受到我的目光,曹桓的臉不自然的泛了紅,淡淡的,卻格外顯眼。我微咪了眼,心下了然。

    我正想著該怎么向他們解釋,與男子一道來的一個少年眼尖的看見廟里撲騰的雞和一地的雞骨頭。急忙扯著男子的衣袖,大叫“陳叔,你看!那是不是您家的雞?”

    被喚作陳叔的農民,順著他手指的地方望去,定睛一看,猛拍了一下大腿,忙沖進廟里,將雞抱在懷里,看著一地的雞骨頭嗚咽著,一邊感嘆雞的可憐遭遇,一邊咒罵是哪個沒良心的將他下蛋的雞給吃下了肚。

    眾人聞聲,也隨之走向廟里,在他身邊高聲勸慰,還嚷嚷著要讓偷雞賊付出代價。

    我伸手使勁掐了一下曹桓的手臂,曹桓輕呼了一聲,握著我手腕的手卻沒有松開,不滿的呲牙皺眉,垂頭看我“你能不能輕點?”

    “你不是說這兩只雞是買的嗎?怎么變成偷的了?”

    “自然是買的,如今可不是說這事的時候,趁他們還沒注意到我們,先走了再說?!?

    “你……”

    我話在口中,曹桓還未等我說完,拉了我就要向外走去,還未至廟門,身后又傳出一道驚呼“他們就是賊!還想逃跑!抓住他們!”

    我一聽聲,怎么又是方才那個少年?我與曹桓不約而同的看向對方,他的眼里帶著淺淡無奈,更多的則是新奇,仿佛被人當面抓到是一件很光榮的事,而我除了無奈便只有深深的歉意,在亂世之中,別說是兩只雞了,甚至是兩個果子又有誰愿意平白無故的被人偷了去,更何況還是下蛋的母雞,還好方才制止了他,否則我們就得背上兩條“雞命”了。

    曹桓拉著我轉過身子,我心頭微緊,努力將自己表現得更自然一些,扯唇笑了笑,盡量表現的友好些。

    “實在抱歉!我們不是故意的……這兩只雞……”我說著向陳叔懷里的雞望了望,陳叔立馬將它牢牢護在懷里,生怕我沖過去將它奪走一般,防范十足。

    我有些尷尬,卻也覺得無可厚非,只得繼續道:“這雞我們一定會還的?!?

    他們的眼里滿是怒氣,將手中的鐵鋤高高揚起,作勢要向我們撲來,不過終究還是一群老實人,動作雖然看著狠惡,卻是一步也沒上前,殺人這種事,他們是做不出來的。

    “哼!看你們這樣子也不像好人!我……我打斷你們的手!”陳叔大聲吼完,他身邊的人連忙應和。

    “對!不能讓他們就這么走了!”

    “給他們一點教訓!看他們以后還敢不敢做這偷雞摸狗的事!”

    眾人七嘴八舌,我只看了看我與曹桓的衣著,一身的淤泥,發髻凌亂,的確臟亂的不成樣子,看起來就如同哪里逃來的難民一般,也難怪他們不相信。

    “其實我們……”

    “我們沒有偷任何東西!”曹桓將我的話打斷,我伸出手肘碰了碰他的手臂,他卻仿若未覺,握著我的手腕的手微微增了些力,不疼,反而覺得安心不少,一種毫無理由的信任感,讓我只能看著他,任他去解決這件事。

    “我留下了玉算是買了你們的雞,又怎能算作是偷?!?

    他說的不卑不亢,語氣帶著一抹堅定,一雙好看的眸子就這么平靜的看著他們,太過冷靜沉著,一時之間,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在猜度他話里的可信度。

    陳叔冷哼了一身,自懷里掏出一塊玉佩,發憤似得摔在地上,“啪——”玉佩瞬間四分五裂“這是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