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二十一章:琴簫和鳴(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琳瑯苑里,葉子慢慢染了黃,又漸漸變作枯,再緩緩飄落鋪了一地。

    月閣下,掃地丫鬟拿著掃帚漫不經心的揮掃著,眼里還帶著倦意,時不時的打著呵欠。

    我數數日子,如今已是秋末冬初,眨眼間竟又過了兩月,十月的天已變得寒冷起來,園子里的姑娘走了許多,如今還在園子的,也不過五人。

    昨日還是晴朗天氣,今日卻是下著密密麻麻的雨點,為周遭的景物蒙上了一層雨幕。我本想縮在柔被里不出來,無奈被玉娘叫起,說什么苑主有請。

    自從兩月前蕪園之后,巽妤似乎時常有事找我,每次也只見我一人。在別人眼里,都只認為是巽妤看好我,不定以后的地位能比玉娘更高,漸漸的,一傳十十傳百,謠言最大的本事,無非就是將原本很正常的一件事加以說辭,而后演變的天花亂墜,到了玉娘耳里,竟變成了巽妤有意提拔我,欲將玉娘的地位搶過來,將玉娘趕出園子。

    謠言始終是謠言,無論他人怎么說,只有我和巽妤這兩個當事人明白,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曲拂和玉娘對謠言卻不為所動,曲拂是局外人倒沒什么,可玉娘聽到了,不但不怪我,對我還愈發的好了,平日里我想偷懶便偷懶,也不再過問我的情況了。曲拂打趣說,這是玉娘生了氣,所以才不理我。我卻不這么覺得,她在縱容,或許是因為我有巽妤的教導,便干脆任我懶了。

    我才走進房門,巽妤柔美的聲音便隨之響起“今日來得晚了,案上的書便是今日所要看的?!?

    我拖著步子,至案前懶懶的趴著,食指與拇指拈起書的一角,看著竹簡上的四個大字,皺起眉頭“巽妤,你可是覺得園里的淑女太多,想要培養一個女將軍?”

    “女將軍可養不出來,女謀臣倒是不錯?!?

    巽妤的語氣帶著玩笑,神情卻透著一股子嚴肅,讓人分不清是真的還是假的。

    “這本孫子兵法,能看進的我都看了,看不進的我也實在沒有辦法,我能不能換個花樣學學?”我嘟囔著,已把書放在案上,看她的眼神帶著期盼。

    巽妤輕笑“怎么?有想學的了?”

    我點點頭“嗯”了一聲,起身走至她身旁蹲下,看著她手邊的琴,笑道:“我想學琴?!?

    巽妤微微低頭“何時喜歡上琴了?”我笑笑,單手撐著腦袋,腦海里有千萬種理由,開口卻道:“還記得那夜你坐在亭中獨自彈琴的模樣,一個人,一把琴,這景象本就寂寥,配上你如泣如訴的琴聲,引人潸然淚下,心中似有萬般愁緒,道不出,言不明??傊?,我被你的琴音打動了,我想……你一定會是一個好先生?!?

    窗外的微風帶來許多涼意,她低頭時,面紗隨風輕輕揚起,我只看清她的下巴和一處唇角,微微勾起,仿若天邊冷清的月牙,微笑著,卻不帶暖意。

    那唇角輕啟,她柔聲問道:“你可有琴?”

    我本想搖頭,不知怎么又想起屋內的那把焦尾,半晌道:“嗯,屋里有一把,也不知是誰落下的。琴身還好,曲拂已為我試了弦,還能用?!?

    巽妤不言,我知道她答應了。立馬笑著出了屋,擇日不如撞日,今日就是一個學琴的好日子,得趕緊回屋將琴拿來才好。

    雨一連下了幾日,淅淅瀝瀝的,在地上積了不少的水坑。若是不注意,腳踩上去,水花四濺,衣衫上就難免會沾上泥點。

    午時剛過,天空才漸漸放晴。我抱了琴,踩著地上的水洼,緩緩走向涼亭。

    那夜,巽妤彈琴的模樣還仿佛近在眼前。院里的青蘿依然青翠,蘿蔓隨著木架攀延而上,生機盎然。還記得初進園子,這青蘿還只在木架中央,園中幾月,竟已高高生長至木架頂端了。

    琴放在石桌上,發出一聲細響。我傾身坐下,單手撫琴,指尖緩緩拂過琴弦,腦海里努力回想著巽妤所教我的指法。指尖輕輕一撥,一個簡單的調子就這樣形成了,淡淡的毫無特色,不過,對我而言已經是極好的了。

    我小心翼翼的將另一只手覆上去,雙手慢慢抬起,又緩緩落在弦上,掌心微起,十指微微彎曲勾弄琴弦。

    一曲《鳳求凰》我練習了不下十遍,可每次都彈不出精髓來。用巽妤的話說,只有形而無意。

    琴聲婉轉處,不知自哪里飄來一道簫聲,和著琴音,將我原本彈錯的調子又引了回去,像是一只無形的手,指引著我。簫聲忽起忽落,悲戚處悲涼,相思處婉轉,喜悅處輕揚……輕輕柔柔的簫聲融合琴聲中,竟把這首《鳳求凰》演繹的惟妙惟肖。琴作形,簫為意。琴簫和鳴,竟是如此的契合,將琴音中的不足之處,細心的填補,更添生動……

    原本是極好的曲子,卻因我一時分了心,一個雜音,生生將這首曲子打斷。

    我站起身子向外張望,好奇是誰在吹奏這曲子。涼亭外,曹桓正含笑立在池塘邊上,手里正把玩著一把白玉雕作的玉簫,玉簫隨著他指間的轉動旋轉,忽起忽落,雨后的陽光灑在簫上,泛起淡淡華彩。若不是早已先入為主的將他比作紈绔子弟,我一定會認為這拿簫的男子是位儒雅君子。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