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二十二章:始端(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這就是你說的對我有幫助的地方?”我微側俯下身子,湊近曹桓的耳邊低聲道。還以為他會帶我去哪里找靈感,不想竟是將我帶到了一品堂來。

    “要想彈出纏綿悱惻的曲子,就得先了解這曲中人的故事。在這穎川,也只有這一品堂的宋老先生的說的書,我能聽得入耳。待會請他為你講講司馬相如與卓文君的故事,你多用心體會,不定能得到什么啟發?!?

    話音剛落,宋老先生就已經從內堂出來了,苦禾跟在他身邊,向我眨了眨眼。

    我與他打了招呼,宋老先生就已經在我們對面坐下,苦禾走至他身旁,沏了壺茶為我們一一擺上。

    “苦禾已經與老夫說了,顧姑娘可是想聽鳳求凰的故事?”

    我輕聲道:“是,有勞宋老先生?!?

    街道上,行人來來往往。街道上除卻大大小小的商鋪,路邊多是挑著菜籃叫賣的農婦;屠夫手持著砍刀,使勁的宰剁著肉鋪上的骨頭,隨著他的晃動,一身的肥肉也微微輕顫。我一步一步,緩慢的走進人群里,讓自己也與著喧囂融為一體。

    曹桓跟在我身邊,幾次想要說話,看到我一臉的失望又將話停在嘴邊,只得時而偷偷偏頭打量我。

    不遠處傳來一陣馬蹄聲,不消片刻,遠處的街角突然沖來一匹快馬,將街道上的人群沖散。

    騎馬男子急躁的大吼“讓開!快讓開!”

    一時間,小孩子的哭聲和大人的抱怨聲接成一片。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并沒有讓我回過神來,呆呆的繼續往前走去,人群中傳來一陣驚訝的大喊,這才將我驚醒。

    腦袋里的思緒還未理清,馬匹離我越來越近,我本該逃跑,可是身體卻突然變得僵硬起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馬匹向我快速沖來。

    大人們不約而同的將小孩子的雙眼遮住,都怕接下來是一場血腥的場景。

    當你的生命還剩下最后一秒,你會想什么?以前,我想過無數的答案??僧斘kU真正來臨時,頭腦卻處于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出來。

    七秒,六秒,五秒……

    “你不知道躲嗎?!”耳邊響起一怒叱,接著腰肢被人用力環住,身子隨之輕輕旋轉幾番,快馬于我擦肩而過。

    曹桓幾乎恨不得將眼前發呆的人狠狠教訓一番,即便現在相安無事,可一想想還心有余悸,若不是他當時反應快,現在懷里的人兒,豈不是……

    馬上的男子猛的一扯韁繩,“吁”了一身,馬頭一轉,已經回過頭面向曹桓和驚魂未定的我。

    男子向我們抱拳,歉意道:“姑娘沒事吧?”話一說完,看向曹桓時,明顯的一愣,張大了嘴剛叫了一聲“公子……”便被曹桓投去的目光制止。

    我在驚嚇之余,自然沒有看到他們之間的互動,街上的喧鬧聲還在耳邊,將那小小的一聲輕喚掩埋。

    我努力笑了笑,搖著頭,有些不好意思“我沒事,是我自己沒有留心,驚擾了公子,抱歉?!?

    男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身旁的曹桓,半晌道:“竟然姑娘沒事,在下還要要事在身,不宜久留,先告辭了?!闭f完又抱了一拳,甚至微低著頭。我微愣,這次給人的感覺仿佛太過隆重了一些。

    直到目送他離開,曹桓依然冷著張臉沉默著,看著我時目不轉睛,眼里還隱隱有些怒意。

    我摸不著頭腦,不知怎么將他這個大少爺惹生氣了。

    “喂……”我伸出一根手指,試探得戳了戳他的手臂“你這是生氣了?生什么氣?不要冷著一張臉嘛,笑笑,笑笑可顯得你帥多了!”

    “哼?!辈芑咐浜咭宦?,依然沉著臉。我暗嘆了口氣,伸出手指又試探的戳了戳他的手臂,笑道:“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很像一種動物……叫什么來著……”我目光揶揄,正想將“豬”字說出口,他卻突然轉過身,直直向前方快步走去,留給我一個滿是怒氣的背影。

    他這是怎么了?我小跑追上他,他卻仿佛看不見我,自顧自的走著頭也不回。任我說破了嘴皮他就是不肯開口。

    “你一個大男人不要這么小氣嘛……”

    我低喃著,一個不防,他竟停下了步子,而我來不及收回腳步直直撞向他的背?!鞍?!”一聲痛呼,我揉著自己的額頭,他是怎么長的?鐵嗎?“你停了也不說一聲?!?

    “顧子歸,你走路都不用眼睛看路的嗎?”他終于轉過身子,直直看著我,眼里還有些怒意,語氣卻無奈十足?!吧洗卧谝黄诽?,你就已經莫名其妙的受了傷。這次又因為什么,差點讓自己葬生與馬蹄之下?”

    他這分明是在斥責我?可是眼里,話里都帶著關心。我們彼此相望著,我還能清晰看到,他清澈的眸里我的身影……

    不知為何,心里一驚。我連忙收回了視線,也不知自己到底在慌些什么?!拔摇以谙胧虑??!?

    “豬?!彼〈轿?,眼里漸漸染上笑意,淺淺淡淡的,卻是安心“你是想司馬相如最終還是負了卓文君的事?其實感情就是如此,不管是苦是甜,結果如何,只要他們曾經擁有過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