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二十三章:身不由己(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院里的槐樹下,我與曲拂并肩站著。

    如今,槐花早已枯謝,只留下一樹孤獨的枝葉。我們在樹下站了許久,彼此無言,沉默在我們之間悄然流淌,雖不語,各自心里都知道對方想要說些什么,只是在等,等一個人先開口罷了。

    “曲拂,你覺得女子最重要的是什么?”許久,我開口詢問。

    曲拂一襲白裙被風卷起,飄然若仙,只是一眼,便可讓人難忘“自由?!?

    自由。兩個字說起來輕如鴻毛,可真正的自由卻是重如泰山,為了這兩個字多少人付出了一生,可直到死自己的命運也都是由他人主宰的。從古至今,女子都希望自己能夠擁有美貌,而真正知道擁有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往往是已經擁有美貌的人才能夠看明白,只有她們明白,一副好看的皮囊對于她們而言是什么。

    我心里難受,轉過身子執了她的手,扯了扯嘴角,勉強露出一抹笑來。

    “我相信,只要你肯,就一定會自由的?!?

    一定……

    玉娘領著我們在苑門前端立著,整齊的排成一排,不消片刻,苑門外不遠處的街道上,緩緩駛來一輛馬車,馬車倒也只是華貴了些,不足為奇。真正引人注目的是馬車后緊緊跟隨的人。他們騎著馬,個個一身銀色盔甲,神色嚴謹,長劍佩在腰間,整齊的在馬車后面列隊跟隨。馬蹄踏在地上“踏踏”作響和著車輪碾地時的“咕咕”聲,場面說不出的壯大。街上的行人都自發的讓出一個道來,目不轉睛的看著這個奇怪的隊伍。說是軍隊,可他們身上并沒有帶著血腥氣,可若說是普通的隨從,這打扮也太標新立異了些。

    怪不得玉娘說今日來的是貴客,看這陣勢恐怕是極貴的貴客。

    馬車停在苑門,近了,車上的風鈴隨著晃動叮鈴作響,很是悅耳。

    馬車后的隊伍亦停了下來,塵埃落定。人們圍在苑門外,一陣陣細碎的討論聲在寂靜中響起,恐怕都是在猜測,這支隊伍是哪里來的,馬車里又坐著什么人。

    我想過許多可能,卻沒料到那馬車里的貴客既然只是個不過二十的年輕男子。

    隨著掀起的車簾,先入目的便是一位藍衣男子。男子有一頭烏黑茂密的頭發,一雙劍眉下卻是一對細長的桃花眼,充滿了多情,讓人一不小心就會淪陷進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適中的紅唇這時卻漾著另人目眩的淺笑,眸子里的神色溫柔似水,看起來是個很容易相處的人。

    贊賞之余,我還帶著一絲疑惑,這個男子分明是我第一次見,可怎么看著有些眼熟?

    玉娘一早就迎來上去,喜笑顏開“公子來得巧,今日園里正是熱鬧?!?

    “哦?”他依然淡淡笑著,竟連聲音也是溫柔的“那就麻煩玉娘了,請先行為他們準備廂房,再替馬兒喂些糧草?!彼谥械摹八麄儭弊匀皇钦f的身后的軍隊了。

    “公子太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庇衲飭緛砝钤?,將方才男子的話又重復一遍給他聽,還特意交代要仔細辦好,可見玉娘對此人的上心。

    李越與車夫將馬車拉去后門,玉娘看了一眼一旁站著的我們,看向我時張了張口,又微不可察的搖了搖頭,目光轉向我一旁的蘭馨“蘭馨,你帶著這些軍爺去別院上好的廂房,可不能怠慢了軍爺,可記住了?”

    蘭馨點頭應好,遂帶著一群兵人離去。

    玉娘欠身向男子做了一個請,男子頷首,緩步走向苑門,經過我時,我還好奇的打量他一眼,也正是這一眼,讓我微微一愣……

    玉娘隨在他身后,見我還“流連”在他的背影上,不由得走至我身邊,低聲道:“瞧你出神的樣,現在知道后悔當初沒有好好學了?”

    我“呵呵”一笑,同樣低聲道:“是啊,是啊,后悔死了?!?

    我端立在一旁,站在青蘿架下。玉娘早就已經在院里搭好了舞臺,眾人都進了內院去準備今夜的歌舞,而曲拂從方才在槐樹下告別后就不知被玉娘帶去了哪兒。這偌大的院子,如今竟只有我一人成了多余的人。除了院里坐著的一干將士,和一些來往與人群的侍從,只有我一人傻站著不知該做些什么。

    玉娘領著男子和男子的隨從入了池塘對岸的涼亭里,我這才發現亭子也與以往不同,石凳上鋪上了軟墊,亭子也讓人裝飾了一番。

    一切都如同新的一般,除了只剩下假山和紅鯉的池塘,顯得比較寂寥之外。

    玉娘和男子在說什么,我站的遠聽不清。無聊的低頭看著自己的裙角,悶悶的數著時間,玉娘沒有喚我,我只能呆站在這里哪里也不能去,也不知還得站多久,腳都漸漸發麻了。

    四周的桌上,將士們大聲談論著他們各自遇到的趣事,儼然不見方才的嚴肅。

    侍從在他們之間來回穿梭,或端酒,或送菜,忙得不可開交。

    腿漸漸泛酸,我瞧了瞧四周,眾人的注意力都不在我身上,我心下暗喜,正想蹲下休息,剛剛曲了身子。一只好看的手卻突然拉著我的手臂將我扶了起來。

    我驚訝著轉過頭,曹桓近在咫尺。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