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二十四章:晚宴(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兩位竟然是兄弟?瞧我眼拙,竟沒有看出來?!庇衲镉樞Φ?。

    曹桓含笑不語,執起爵淺酌了一口酒,眸子微微下斂,隱去他眼里的神色。男子極有禮貌回了玉娘一笑,笑道:“我身在軍中,三哥又自來喜愛逍遙,我們兄弟也許久未見了,倒不想竟會在穎川與三哥碰面,還多謝了玉娘今日準備的歌舞?!?

    “我?”玉娘笑笑“我有什么好謝的?!?

    男子笑而不語,偏頭看向一旁沉默的我“這位姑娘是?”我心里一愣,竟沒想他會問我的名字。玉娘看我出神,連忙替我答道:“園子里的姑娘,名喚子歸?!?

    曹桓纖長手指把玩著杯沿,酒在杯中隨著他的指尖輕愰“六弟何時也對姑娘感興趣了?”

    “能讓三哥感興趣的,為弟自然也感興趣?!蹦凶映谅曅Φ?,他這一句話里的含義在座的人都聽得明白。曹桓沒什么變化,只是眼角似有若無的掃過我時,帶著莫名其妙的得意。

    席間,曹桓和曹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玉娘有時也會應和幾聲。我就顯得多余許多,呆坐著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自己坐在這位子上實在有些奇怪,可是既然坐了,也不好就這么走了。

    天色漸漸的被潑上了一層濃墨,黑暗很快席卷而來。四周,侍者早已在院里點了燈,院圍還環立著許多小廝,每人手里都提著一盞燈籠,霎時間,整個院子燈火通明,燭火多了,仿佛還能驅走些夜里的寒意。

    想來曲拂她們準備的也差不多了,只是……我環顧四周,竟沒有發現巽妤的身影,身為琳瑯苑的苑主,今天這種場合她不該不來。

    “怎么了?”玉娘湊近我的耳邊小聲道:“今日可不能由著你走了,在這好好待著?!?

    “為何要走?席間有佳肴美酒,臺上還有美人跳舞可看,如此好事,就是玉娘你攆我,我也不走?!?

    正說話間,院里的舞臺上已飄然響起一道樂聲,隨著樂聲響起四周的吵鬧聲不約而同的安靜下來,目光皆隨著臺上的女子轉動。

    臺上,曲拂身著一身白色長裙,一頭青絲高高挽作流云髻,發髻上僅僅只配著一支白玉發簪,隨著琴聲婉轉而起,她秀足輕點,飄然一躍,裙擺像是含苞的花朵在她身下突然綻放,落地時,雙腿隨著衣裙的旋轉緩慢彎曲,漸漸坐在地上,身下的裙擺大大散開,環繞在她身旁。而此時自臺下飄來一縷青煙,青煙過后,曲拂身旁便多了一些藍衣舞女,她們圍繞著她旋轉著,曲拂身至其中,妖嬈起舞,一顰一笑皆美得極致。妖嬈舞步,白衣脫塵,任誰都會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姿若翩飛之蝶,步若清池蓮開。舞美,人更美。也難怪琳瑯苑會如此聲名遠揚,引得眾多達官貴人都會來此地尋自己的姻緣?!辈芙ǖ难劾餄M是贊賞,看著曲拂的目光帶著些微醉之意,只是不知是人醉還是酒醉。

    玉娘頷首笑道:“別的我玉娘不敢說,可要說這琳瑯苑里的姑娘那可是一個個精挑細選的美人?!闭f著目光移至臺上婀娜多姿的曲拂,得意道:“曲拂不僅舞美,琴棋書畫那也是樣樣精通,且知書達禮與大家小姐可是相差無幾?!?

    曹建笑而點頭沒有說話。

    我輕嘆一聲,漫不經心的執起桌上的爵放在唇邊一口飲下,濃郁的酒味充斥在鼻端,入喉一陣辛辣,喉間仿佛生吞了一口烈火,滿腹徒然升起一股灼熱感,像是要將我的五臟六腑全都燃燒殆盡。

    我雖及時用衣袖擋住口鼻,可還是忍不住難受的咳出聲來,臉頰泛熱,眸里泛起難忍的漣漪,悄然自眼角滑落。

    “子歸,你這是怎么了?”玉娘見狀不對,連忙輕撫了撫我的背,俯身在我耳邊低聲問道。

    我搖了搖頭,剛要出口的話又變作一陣咳嗽。

    “不會喝酒就不要喝,逞什么能?!币恢话子癜愕氖种笀讨粋€白瓷杯遞至我眼前。我緩緩抬頭,手的主人此時微皺著眉頭,好笑道。杯里沒有酒味,想是不知是哪來的清水,顧不得其他,我連忙接過他手中的杯子,迫不及待的將杯子里的水灌進口中,清涼的液體滑過喉嚨,緩緩淌入腹中,灼熱感瞬間消散了許多。

    腹中的灼熱是散了,臉頰上的灼熱卻依然存在著,來不及拭去眼角的晶瑩,啞聲對曹桓感激道:“多謝?!?

    曹桓沒有回話,偏頭看向院里的歌舞,玉娘見我好了也松了一口氣,囑咐我小心些又繼續將目光放在曲拂身上。我偷偷向曹建望去一眼,竟沒想到他也是在看著我,目光相觸,我尷尬的笑笑,對他點了點頭,又連忙將目光移開。本只打算看看有沒有打擾到他,竟不想何時他竟看向了我,不過……我抿嘴,心里暗自揣度著曹建方才嘴角的那絲淺笑到底有何深意。

    正在此時,琴聲驟然轉急,曲拂以右足為軸,輕舒長袖,嬌軀隨之旋轉,愈轉愈快。忽然腳尖輕點,自地上翩然旋飛而起。隨著她云袖的飛揚,周圍的舞女圍成一圈,玉手揮舞,數十條藍色綢帶輕揚而出,院里仿佛泛起陣陣藍色漣漪,曲拂舞與那綢帶之中,衣決飄飄,宛若九天玄女,更像是池中白蓮悠然綻放。

    一個旋身,舞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