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二十七章:心事(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落雪壓在枝頭,整個世界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喜鵲不再在枝頭啼唱,白色世界里,除了偶爾寒風拂過,吹下枝頭落雪時的“簌簌”聲,便只余有寂靜。月閣里似乎格外寒冷,即便是身上裹了雪裘也覺得渾身泛寒,手也凍的不似以往靈活了。

    我坐在窗前,向手心哈了口氣,雙手互相搓摩著,想以此讓手溫暖一些。

    皚皚山上雪,皎若云間月。這雪洋洋灑灑下了整整一天,也不知何時是個頭,渾渾噩噩又過了一月,離新春不久了,也不知何時才能才能再見到他,新野是否也下了雪呢?新野的雪又是什么模樣呢?

    想著想著,我竟不自覺的伸出手,雪落至我的掌心,冰冰涼涼的讓我不禁打了個冷顫,嘴角卻微微上揚,不由的想起隆中的雪季?;貞浌倘幻篮?,可越是美好就越是傷人,如今我所能期盼的只是他能平安,不要著了涼,也不要受了傷……

    “小心著涼!”一聲驚呼剛落,我的手立馬被人拉回了窗內。曲拂的臉有些紅潤,想是被凍的,她搖頭無奈的看著我“這么冷的天怎么就將窗戶打開了?”

    我無所謂的笑笑“不用擔心,我只是想透透氣,若是覺得冷了,我自己會關窗的?!闭f著將手縮進衣袖了,方才沉浸在回憶了倒不覺得有什么,如今回過神來才覺得整個手掌冷的刺骨。

    “琴彈得怎么樣?最近可有偷懶?”曲拂在我身邊坐下,我替她倒了杯熱茶將一旁的曲譜拿來放在她眼前,她將曲譜拿在手中看了看,點頭道:“嗯,這首曲子譜得不錯,是苑主給你的?”

    我搖了搖頭“非也,這首曲子是我自己譜的,不過總有幾處彈的時候感覺不對,所以請你來為我做參謀?!?

    “嗯,我先好好看看?!鼻骺吹揭话?,突然抬起頭,笑問:“我們的子歸倒越來越用心了,這首曲子是想寄托對誰的思念?”

    “自然是對思念之人,你一定要好好為我看看,以后我想親自將這首曲子彈給他聽,所以……”

    “所以……不能出任何差錯是吧?”曲拂調笑道,在我漸漸泛紅的臉頰,點了點頭,末了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問:“你喜歡的人可是曹公子?”

    曲拂口中的曹公子自然不會是曹建,我搖著頭,為自己倒了一杯茶飲了一口,笑道:“不是曹公子,我心中另有其人?!?

    曲拂想了一陣,微訝道:“曹公子對你不錯,況且我看你們也挺投緣的,本還以為你們……”

    “誒……”我將曲拂的話打斷“我和他哪里投緣了?你呀別瞎猜了,倒是你,和曹公子才有什么吧?”我說的曹公子自然是指曹建,其實想想曹建人也不錯,不但一表人才而且文采好,待人又情切和善,總是笑瞇瞇的,不像是曹桓,無賴小氣又愛計較,還總是有事沒事鬧莫名其妙的小孩子脾氣,也不知道他們兄弟倆的性子都是隨了誰,也相差太多了。

    曲拂神色一變,臉上添了些哀慟之色,我正想問,曲拂已然開口道:“子歸,我心里也早有一人?!?

    曲拂的心事一定和她口中的意中人有關,這么久了,這個女子的哀傷一直是我看不懂的。我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她,曲拂苦笑一聲,慢慢開口“子歸,若是你愛一個人可否會傷他?”

    “哪怕是自己遍體鱗傷,我也舍不得傷他分毫?!?

    曲拂勉強露出一抹笑,眼里的傷痛如同潮水一般將她淹沒。

    “可我傷了我最愛的人。我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只有一個養父,養父待我很好,將我視如己出,一直愛護我照顧我,我一直在想有朝一日一定要報答他?;蛟S是上天聽到我的心聲,讓我真的能夠報答他。而我的報答則是用我的身心,去為他完成他想要做的事……我還記得第一次見他時,他還身穿一身盔甲,威風凜凜,他的眉目,他的眼神是世上最美的毒藥,從我第一眼見他時,心里便只有他一人,養父的目地是讓我引誘他,可是想不到,最終丟了的卻是我的心?!?

    我將她的手握在手心“曲拂,不要說了?!蹦请p手竟比我的還要冰冷,微微打顫,可我知道,她的身子并不冷,冷的是她的心,我不知道怎么去溫暖她的心,只能讓她的冷停下,不要再繼續蔓延。

    曲拂陷入回憶,喃喃著,像是在訴說一個故事,而聽眾卻只有她一人“養父的目地是讓我破壞他和另一個人的關系,所以,我不僅要引誘他還有他的義父,養父猜得很對,他們中計了……是我將他的生活毀了,甚至不敢面對他,明明許下了相守一生的承諾,可我依然還是一聲不響離開了他,留他一個人面對世俗異樣的目光。子歸,我這樣是不是很壞?”

    “曲拂……”我輕喚了聲,沒有回答她的話,微張了唇,努力的將自己心中的詫異壓在心底。

    曲拂……屈服……她放棄了嗎?選擇屈服于命運嗎?我猜到了開始,卻沒有猜到結局。我知道她一定會有一段故事,卻沒想到竟會是這個?心里微微泛疼,我伸手,將她眼角滑落的淚拭去“曲拂,人的一生有太多的無可奈何,有太多的原因令我們無法選擇。這不是你的錯,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要經歷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