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三十一章:離去(1)(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我剛動了動身子,蘭馨立馬迎了上來急道:“顧姐姐,你身子還未好在床上多休息一陣吧?!?

    我看向不遠處案上的香爐,心里隱隱泛疼,不由得輕聲問道:“香還有嗎?”蘭馨搖了搖頭,我嘆著氣偏頭看向窗外,今日的天氣極好,陽光明媚,天朗氣清,將人心中愁緒驅散了許多。

    我不理會蘭馨的勸告,翻身下了床將窗子關上。明媚的陽光總會讓我想起與曲拂初次相遇的模樣,在這亂世我第一次結交的一個朋友,在昨日離我悄然而去。

    曲拂的葬禮我沒有參加,只托人將我寫的一封信燒給她,算是作最后的告別。

    我正坐在亭中撫琴,李越卻突然來告訴我今日趙云便會來到琳瑯苑。

    趙云來琳瑯苑時,玉娘以我身子不適為由將我留在了園里,名義上雖說是如此其實她不過是找個理由讓我不能與趙云相見罷了,不難想到這樣的理由一定是巽妤想的,雖然不知巽妤她是否知曉我心里的主意,不過有一點我卻可以確定,她是不想讓我走的。

    我在屋里踱著步子來回打著圈,算算時辰趙云應該已經到了琳瑯苑了,雖然玉娘交代我不必出去,不過我可不打算就這么乖乖的待在屋里。

    打定主意,我拿過衣架上的狐裘披在身上,幾步出了房門。

    陽光灑在身上暖洋洋的照得人也是懶懶的,不遠處傳來一陣交談聲,我連忙退步隱進了身旁的大樹后,待聲音漸漸近了,我悄悄探出頭向外張望,玉娘和巽妤并肩走在一起,而她們一旁優雅緩慢邁著步子的男子很陌生,看他相貌堂堂,談吐不凡雖然只是穿了一身便裝,不過那股大將之風還是顯露無疑,若是我猜的沒錯那人便應該是趙子龍了。

    玉娘笑著為他介紹著滿園的風景,巽妤則是靜靜的走在一旁,時不時也應和幾句,趙云嘴角一直都是微微上揚著的,玉娘說什么他便看什么,偶爾也會問一些尋常問題,三人的互動有些無趣,若不是我專程是為了趙云而來,可能早就失了興致看這場無聊的對白。

    他們的腳步聲離我越來越近,我看了一眼他們行去的方向,是舞房。待他們走遠后,我方才至樹后出來??粗麄兊纳碛耙环紤]后,轉身向著另一條路走去,那里是通往舞房捷徑……

    隨著鐘樂聲響起,我隨著眾人款款上臺,水色長裙隨著我的步子逶迤在地,月白色的面紗下我唇緊緊的抿作一條線,倒不是擔心被臺下的巽妤發現,只是怕自己的舞跳得不好,失去了這唯一一個機會。

    右足輕點,身子輕盈一躍而起,裙擺在空中隨著之旋轉著,我借著身子旋轉時的空隙向趙云望去一眼,沒有看清趙云的神色,卻端端撞進了巽妤似笑非笑的眸里,她的目光停留在我身上,隨著我的舞步目光漸漸變得深沉,眼里的笑意在一瞬消失殆盡。

    玉娘原本也是含笑著看著舞臺,半晌,神色一緊,慌亂的在舞臺上搜尋著什么。此時除卻趙云,恐怕她們都沒心思再觀看這場舞了吧。我心里想著,舞步卻更加賣力起來,只有一次機會,一定要趙云注意到我!

    一場舞,我使盡了渾身解數。

    當玉娘冷聲喚我們一一站在趙云面前時。我渾身熱汗還未散去,呼吸也因急舞而變得急促,胸口微微起伏著。巽妤站在趙云身后,玉娘在她身旁微俯著身子,低著頭不敢言語。

    我知道巽妤生氣了,不過我顧不了許多,如今我整顆心都提在嗓子眼里,看著趙云從我們身邊走過卻遲遲不肯下決定的樣子,我心里雖又慌又急,面上卻依舊表現的鎮定自若,與她們一起微欠著身子等待他的答案。

    過了許久,趙云的聲音響在耳側“你叫什么名字?”

    我身旁的女子一喜,急忙道:“奴婢詩然?!?

    趙云點點頭,女子連忙向他謝禮。

    她已經被選上了。

    之后又是一場漫長的等待,我身邊的人一個一個都被選走,而后剩下不到四人,若是我再沒選上,就沒有機會了……

    空氣在一瞬間凝固下來,窗外的陽光透過窗榭斑駁細碎的射進屋里,只有幾點暖陽零星灑在我額頭。我的心在持久的等待中漸漸泛起寒意,一瞬間猶如墜進冰窖,冰冷刺骨,而此時,趙云卻立在我身前將我一把自深淵中拉起“舞姿雖不算得出眾,但是……”他意味深長得看了我一眼“你叫什么名字?”

    若是眼神有殺傷力的話,我恐怕在玉娘的含怒的審視中死上不下千百次了。我淡淡看了一眼臉色漸冷的巽妤,第一次用抗拒的目光看著她,她眉頭舒展,只是那白衫下的手在一瞬緊握在了一起,扭過頭不再看我。

    我收回目光,向趙云微微欠身道:“子歸?!?

    我想我的運氣真是不錯的,趙云答應讓我隨著他同去。起先我本以為是我的舞姿“打動”了他,直到后來在園里單獨遇見他時,他才笑盈盈的問我可是在這琳瑯苑里待得怕了?他這一問著實讓我摸不清頭腦,而后仔細想想才知道他哪是看中了我的“舞姿”,分明是看出了我內心的焦慮以為我在琳瑯苑里過得不好,便大發善心的將我帶走,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