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四十章:微雨聽琴(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這個舉動,讓我們皆是一怔。

    諸葛亮眸色一動,往后退了一步,離我遠了些距離。右手微握成拳頭,放在唇邊不自然的咳了一聲,似要掩去些許尷尬。

    “我方才去廟外逛了逛?!?

    “嗯?!蔽业偷蛻艘宦?,努力壓下心中的悸動,抬頭燦然一笑道:“先生,我餓了。

    ……

    佛說,前生五百次回眸才換來今生的一次擦身而過,我想,若真的有前生,我與諸葛亮一定回眸了不下萬次,才使得兩個相隔那么遠時空的人都能碰面。光是想想,也著實不易。

    我看著面前的飯菜,雖折服于它們的賣相之下,暗自咽了咽口水,手里的筷子卻是怎么也下不去手。

    早上的食物還沉積在胃里,哪里還吃得下這滿滿一桌的美食?

    方才只顧著用什么話怎么緩解那莫名的氣氛,是以,當諸葛亮領著我到了酒樓時我才頓覺后悔,可腳已邁進了門,此時再說不餓,也實在厚不起臉皮與他說方才只是隨口說說,不必在意。

    諸葛亮沒有注意我,偏頭看著窗外的風景,茶盞在他手里打轉,茶水在杯里晃晃蕩蕩。好幾次,我都以為會灑出來,開口正想提醒他,又見茶水只是在杯沿處漾了幾漾,并沒有溢出杯子。

    幾次下來,我干脆也學著他的模樣執起杯子晃了晃,可力道總是過大。幾番下來,在我手下的桌面上,已落滿了水滴。

    小二自認為自己在酒樓待了夠久,稀奇事也見得夠多,可看著這一桌的客人他實在懷疑自己是否還涉世未深,還不能夠完全理解客人的心思。

    雖點了一桌的好菜,可兩人只是把玩著手里的茶杯,對眼前可口的飯菜視若不見。這樣的場景,不由得使他停下步子,多看了幾眼。

    我心下郁悒,悶悶的放下茶杯,回頭正見小二怔怔的看著我們。見我望著他,他連忙回以一笑,躬身笑道:“客官慢用……慢用……”

    我偷睨了一眼諸葛亮,他依舊望著窗外,只是放下了手中的杯盞。

    因是深冬,窗外的風景并沒有初春的美,街上卻帶著一股新春將至的喜慶。人們快步的穿梭在街道上,幼兒穿得一身紅衣,一手拿著自己喜愛的布人偶,一手握著一串未點燃鞭炮,蹦蹦跳跳得好不快活。街上車水馬龍,時不時有馬車駛進人群,將人群沖散,馬車一過,人群又自然而然的聚集在一起。

    看著看著,天空竟忽然落下絲絲縷縷的細雨,密密麻麻得編作了一個透明的雨幕,街上的人影在雨幕下變得有些模糊。

    好在,雨勢不大,只是那細雨落在身上,肯定免不了要打一番寒戰。大人們忙撐起早已備好的油紙傘,將還在嬉鬧的小孩抱進懷里,為他抵擋風雨,而自己卻依然緩慢得游走在各個攤販之間,大聲的詢問攤主價錢,又大聲的砍著價。

    若說有什么能勾起我思念家長的事,恐怕也只有這樣的場景吧。

    無論是在哪個朝代,街市上永遠都會這么熱鬧,人們熙攘的模樣和叫嚷的聲音從未變過。

    在隆中時,我未隨顧爺爺去逛過集市,也說不出什么切實體會??捎|景生情,我竟不由得想起在現代,陪著母親一起購物的場景。

    失落的斂下眸子,看著漂浮在水里的茶葉,就如同我此時的處境一般,虛虛浮浮,不知去處。鼻子一酸,久違的思鄉之情一股腦得涌上心頭,惆悵非常。

    手背一陣冰涼,我一驚,垂首看去竟不知何時落了眼,正滴落在我放在膝上的手背上。

    眼前,諸葛亮纖長手指拿著一張錦帕遞在我面前,我吸吸鼻子,搖著頭道了謝,卻沒有接過它,用它擦拭眼角的淚。

    “想家了?”被他一語道破,我拂袖拭去眼角的晶瑩,失笑道:“先生見笑了?!?

    諸葛亮收回手,突然問:“子歸,你可記得你家在何處?若還記得,我便托人去尋訪,你早日與家人團聚也是好事?!?

    我偏著頭,笑道:“多謝先生,我的家人是找不到了……”

    “為何?”

    我搖了搖頭,突然想起什么,斷斷續續的問道:“先生……如果……子歸找到了自己的家人,卻要永遠離開這里……”我頓了頓,接著道:“你……會想念子歸嗎?”

    他看了我半晌,我也看了他半晌。

    雨勢漸漸變小,有雨水樓沿四角滴落下來,落在窗沿上,“滴答,滴答”的煞是好聽。

    “不會?!绷季?,諸葛亮難得在我面前擺出一幅嚴謹的模樣,說得很是肯定。

    我心下一緊,又是難過又是悵然的看著他,張了張口,卻什么也說不出來。

    突然,他眉宇間的嚴肅褪盡,取而代之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半帶著慵懶的單手撐著腦袋,嘴角溢出一聲淺笑,目光帶著少有的揶揄。

    “誰說找到親人便一定要走?子歸,只要你愿留下……”他頓了頓,后面的意思不言而喻。

    喜悅猶如潮水一般將我淹沒,或許這算不得什么感人肺腑的情話,而此時也不算是什么格外浪漫的場景??晌?/p>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