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四十四章:小喬(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雞鳴剛過,天色未亮,冬霧靄靄,雖不冷,走路卻極是不便。

    我早早起了身,一路手提著裙擺小跑著去看望書棋。驛站的侍從早就三五成群的走在路上,開始忙碌起來。

    屋里的燈火有些黯淡,將屋里的人影隱隱約約的映在門上,大概是在房里抄了一整夜的書,竟半步不曾離開過。

    我怕驚擾了他,推門的動作較平日輕柔了許多。入目,書棋一夜未眠,眼眶上頂著兩個黑眼圈,一雙手打著顫,緊握著筆桿不敢有絲毫松懈,神情恍惚,頭也上下垂擺著,困倦得很。

    而每一次忍不住垂下頭,他都會傳來一聲痛呼,而后又連忙搖晃著腦袋,打起精神,繼續抄著。

    在他頭上,發絲用一根麻繩與房梁系在一起,為了不讓自己睡著,竟學了頭懸梁了。

    我一驚,忙不迭的走向他。

    “你這傻子!怎么這樣虐待自己?”說著,作勢要解開他頭上的麻繩,他卻突然開口阻止我,語氣虛弱,有氣無力:“姑娘,不可,我好不容易才系上的……”

    “為何不可!”我嚴聲將他打斷,他的手沒有力氣,自然是拗不過我,我也不顧他的反對,立馬將麻繩解開。沒有了麻繩的支撐,書棋立馬趴在了案上,那頹廢的模樣,看著讓人心酸得緊。

    “先生只喚你抄書,卻并沒讓你何時將書抄完,你又何必如此,自己與自己過不去呢?”

    “可是,先生說今日事今日畢。凡事不可拖沓,該自己做的便要及時做完?!?

    我知道他向來最聽諸葛亮的話,也與諸葛亮有著一樣倔犟的脾氣,只是沒想到他會因他一句話,努力至此。

    我拍拍他的肩膀,放柔了聲道:“你若真聽先生的話,現在便該好好休息?!?

    他抬頭疑惑的望著我,我笑道:“你以為先生真是鐵石心腸不成?先生知道你會如此,便托我來看看你,還囑咐我要勸你好好休息,即使要抄書,也得注意自己的身子。你斷不可拂了先生的意,快些睡一會兒吧?!?

    果然,書棋聞言點了點頭,向我笑了笑,眼睛一閉,竟直直趴在了案上。我搖了搖他的身子,沒有反應,像是已然睡熟了。

    明明已經很累了,卻還要這樣逼迫自己,不愧是諸葛亮的隨從,還真是將他的性子學得有模有樣。我輕嘆一聲,為避免他著涼,請了院里兩個年輕力壯的小廝將書棋抬到了塌上,又請丫鬟為他擦了臉,方才去廚房為他熬了些粥,用火煨著,想著待他醒來時也好裹腹。

    忙了一陣,正打算回房歇息片刻,卻正巧遇到準備出門的諸葛亮。

    我走向前向他問了好,他看了我半晌,伸出手,用衣袖在我臉上摩挲了幾下,輕笑道:“方才去廚房了?像個花貓?!?

    我臉一紅,有些尷尬道:“嗯,方才去廚房給書棋熬了些粥?!?

    “嗯?!敝T葛亮淡淡應了一聲,不再說話。

    “方才我見他一夜未眠,人也失了精神,有些擔心他的身體會吃不消,便假借先生的名義,勸他歇下了?!?

    “你便不擔心我會生氣?”諸葛亮淡淡一笑,語氣雖嚴肅,可眸色卻依舊溫柔。

    我搖頭道:“不怕,先生向來明白書棋的性子,所以先生昨晚不也是一夜未眠,擔心書棋嗎?”

    “你何嘗不了解我的性子?!敝T葛亮笑道:“今日我要去一趟周府,若是無聊了便和文璐出去逛逛吧,一切小心?!?

    “好?!蔽椅⑿χ鴳艘宦?,看著他漸漸遠去的身影,心里不知為何浮起淡淡憂心……

    諸葛亮剛走,便有人來報,周夫人請我與馬文璐一聚。

    周夫人,無疑便是三國里有名的美人小喬了。

    只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我們與小喬素未謀面,她找我和馬文璐究竟所謂何事?

    還沒等我想明白,我和馬文璐已經到了約定的地方。因是冬日,雖說此處花卉處處,不過卻給不了人一種繁花似錦的美感。唯一能吸引人的,怕是只有湖中亭子里一襲藍衣的小喬,雖還未看清她的容貌,不過只是看著她此時嫻靜的坐姿,也猜得出定是一位美人。

    丫鬟像我們福了福身,領著我們向亭中走去。今日我與馬文璐都刻意打扮了一番,今日所見的是周瑜的夫人,自然馬虎不得。

    馬文璐不經意的挨著我的肩膀,低聲問道:“顧姑娘,周瑜的夫人怎么會邀我們來?”

    我看著亭里的身影,沉聲道:“恐怕不是周夫人想讓我們來,而是周都督想讓我們來吧?!?

    難怪我會覺得周瑜有些眼熟,那日在古琴軒彈琴的男子分明就是周瑜,而他那日也一定看到了我和諸葛亮。前日隨著諸葛亮去周府,他看到我與諸葛亮在一起,一定會以為我和諸葛亮的關系非同一般,而馬文璐是趙云的妻子,這樣的關系,他恐怕不會不利用。

    想到此,我連忙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也小聲提醒了馬文璐,見她點頭,我才微微安心。

    人生何處不相逢,想不到我與周氏夫婦兩人皆是有過一場偶遇。

    如今端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