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四十七章:夏口(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皚皚白雪,君子如玉,可我卻不是佳人。

    幾次欲伸手為他拂去身上的落雪,可是,手還未起,便已落下,直直得垂在兩邊,藏進了寬大的衣袖里。

    ……

    次日,我早早便起了床,寒冬夜深日短,我推開窗扇,天色只隱隱透著白,夜還未盡,銀月還低垂在天上,身旁圍繞著屈指可數的繁星。

    驟然一陣冷風,我顫了幾顫,卻舍不得關窗,黑夜最能掩埋人的情緒,無論是喜是悲都能好好藏在心底,不為人所見。

    微弱的燭火被寒風吹得抖擻,晃了幾晃,我的身影隨燭光在墻上拉得細長,又因其晃動又隨之微微搖擺。

    我取過梳妝臺上的玉簪,銅鏡里,隱隱約約映出我的身影,朦朦朧朧看不大清,只大約能看出個輪廓。

    燈映形單影,對鏡只一人。

    我坐在梳妝臺旁,將頭枕在臂上,望著鏡里的人發呆,手里的玉簪被我緊緊拽在手里,不肯放,也不舍得放。

    曲拂留下的信,每一個字我都記得清清楚楚。她說她最后悔的,便是沒有勇敢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她愿我,不要重蹈她的覆轍,希望我能過得比她好,至少,不要讓自己后悔。

    “不后悔……”我低喃著,世界上的事哪會樣樣順心?如今的試探和不確定,只不過是為了以后能過少一些痛苦罷了,若是終究得不到,我寧愿他從不知曉我的心意,如此,做個普通朋友也是極好的。

    而這一想,恍惚著,東方天色已漸漸泛起了魚肚白,我揉了揉酸痛的肩膀,起身將燈火剪滅。

    “咚咚——”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現在不過卯時,雞還未鳴,誰會來找我?

    似是要回答我心中的疑惑,門外接著響起書棋的呼喊:“姑娘,姑娘……”

    我一邊打著呵欠,一邊取過架上的大氅披在身上,開門,書棋正站在門口焦急的來回踱著步子。

    “書棋,這一大早,你怎么來了?”

    “姑娘,周都督傳來話說,稍后便要領兵前往夏口,特地來請先生同行?!睍蹇粗?,欲言又止。

    我道:“然后呢?”

    書棋道:“先生打算自己前去,讓姑娘與趙夫人收拾行李先行回樊口劉豫州處?!?

    “先生要自己走?”我蹙了眉頭,見書棋點了點頭,我也顧不得此時還未將外衫穿上,只著了件里衣和披了件大氅便連忙向諸葛亮的房間跑去。

    身后,書棋大喊著:“姑娘!小心著涼!”可我此時又哪里顧得許多,滿腦袋都是諸葛亮的模樣,即使要走,我也要隨著他一起走!

    “啪!”這或許是我第一次還未經他允許便粗魯的推開他的房門,我喘著粗氣,還未來得緩口氣,便見案上正執筆寫字的諸葛亮抬起頭看著我,神色微訝。

    “先生,我不要和馬姑娘回樊口,我要隨著你一起去夏口!”我沒有拐彎抹角,開口便直接奔向主題。

    末了,才驚覺這樣很是失禮,連忙向后退了幾步,走到門前,抬手敲了敲門扉含著委屈得將他望著。

    諸葛亮一怔,轉而無奈道:“天色還早,怎就起來了?”

    “先生……”我低低喚了聲,踩著碎布向他走去,忸怩道:“還好起得早,不然先生恐是早已走得沒影了?!蔽以捓锎蠖嗍菐е粷M控訴,諸葛亮起先很是不解,而后又淡淡一笑,放下了手中的筆起身道:“書棋最近也是起得愈發早了,著實勤奮了許多?!?

    我啞然,知道他話里的含義,看著他慢慢的走到我身邊,又伸手將我因奔跑不知何時敞開的大氅拉攏:“天寒地凍,也不怕著了涼?!?

    看似簡單的動作,卻透著一股莫名的親昵。

    我臉一紅,連帶著耳根子也傳來一陣灼熱感:“先生……”

    “嗯?”諸葛亮輕聲應道,含著笑退了幾步,淡然一笑。

    我腦海里轉了幾番,想著該已怎樣的理由厚著臉皮隨著他同往,可怎么也想不出個好的理由來,最終,也還得厚著臉皮開門見山道:“我想隨先生一起去夏口?!?

    諸葛亮凝視片刻,道:“我此去并非是玩……”

    “我知道?!?

    “有危險……”

    “我知道!”

    諸葛亮聞言扶著額頭,輕輕嘆了口氣,頗有些無奈道:“如此,你還愿去?”

    我忙不迭的點著頭,嘴里不住的嚷著“我愿意”,怕他不同意,我連忙伸手拽著他的袖擺,擺出一幅可憐的模樣,低聲喃喃著:“先生,我會聽你的話的,絕對不與你添亂?!?

    事實證明,撒嬌有時的確是女人的有力武器。

    是以,當我收拾好東西正打算隨著諸葛亮一起走時,曹桓卻突然出現在我房門口,慵懶得靠著門上,打了個呵欠。

    “你真要隨著他一起去?”

    我點了點頭,又忽而想起了什么,連忙道:“馬姑娘便有勞你了,我擔心還會有人要對她不利,便拖你照顧她了?!?

    曹桓微一挑眉,聞言瞬間失了所有睡意,直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