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四十八章:再見劉備(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將目光移向諸葛亮,都翹首以盼諸葛亮的答復。

    諸葛亮淡淡一笑,道:“亮必不負都督所望?!?

    諸葛亮答應去斷曹軍糧草,周瑜心里高興,臉上也帶著絲淺笑。

    辭了周瑜,我越想越不對,深入敵軍后方斷糧,是極不容易的,周瑜雖說會幫忙,可這忙到底如何幫,又是否能夠幫還是未知數,這樣貿然闖去,分明是故意將諸葛亮往刀口上推。

    待離軍帳遠了,我上前拽住諸葛亮的衣袖,忙道:“先生為何不拒絕?周都督分明是有意讓先生陷入危險,先生又怎可這樣輕易答應他?”

    諸葛亮停下步子,看著我,低頭沉思了一會兒,半晌才低聲委屈著道:“若是如此?我可如何是好?”

    夕陽余暉灑在他的肩頭,將他的衣襟染作熏黃,他斂下眸子,神色含著淡淡委屈與無助,長長的睫毛在他面上留下一片好看的剪影,微微顫動著,如同一片羽毛劃過我的心里的湖畔,柔柔的,還帶著莫名的暖意……

    我本還想著驚訝一番,可看著他此時的神色,卻早已迷迷糊糊不知所云了。

    半晌,才呆呆的回了個“啊”字。

    見我如此,諸葛亮不禁莞爾,收起眼底的委屈,又再次變得清明。

    “騙你的?!彼π?,又道:“他即便是故意的,我也不得不去。我若推辭,便會引來笑話,倒不如先應了他,我自有辦法?!?

    “可是……”若真就出現意外了怎么辦?

    “你可信我?”他望著我,像是要直直望進我心里。

    聞言,我燦然一笑,使勁點著頭,見他眼里的笑意愈發得深,我心里也安心不少,其實我所能做的,應該做的,便只有相信他而已。

    諸葛亮整頓兵馬,準備即刻啟程。

    書棋與我站在一旁靜靜侯著,看著他忙里忙外的不可開交。點兵布陣,我與書棋自然不懂,想要幫忙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當一切皆準備就緒,大軍即將啟程時魯肅卻突然來訪。

    我與書棋向他問過禮后,書棋連忙去取了茶來,而我則端正的站在諸葛亮身旁繼續侯著。

    諸葛亮領了魯肅到舟上歇息,魯肅一進了小舟便面帶難色,幾番想要說話,卻又欲言又止,看著諸葛亮直嘆了幾聲,雙眉緊鎖心里似有煩憂。

    “子敬前來找亮,可是有什么話需要囑咐?”諸葛亮淡淡笑著接過書棋取來的茶壺,只手拂袖為魯肅添了一杯。

    魯肅臉色一變,躊躇了幾番,最終還是開口道:“先生此去……可有幾成把握能成功?”

    我偷偷看了一眼諸葛亮的神色,心里也如同魯肅一般好奇的緊。

    諸葛亮笑道:“亮水戰、步戰、馬戰、車戰各盡其妙,又何愁功績不成?并非如同江東公與周都督一般只有一能?!?

    魯肅眉頭一皺,神色不解:“我與都督何謂一能?”

    諸葛亮執杯,淺飲了一口茶水,不緊不慢悠悠然道:“亮曾聽聞江南小兒口里傳唱的童謠‘伏路把關饒子敬,臨江水戰有周郎’,子敬于陸地能伏路把關,而周都督水戰雖好,陸戰卻是差強人意?!?

    魯肅聞言,臉色微微一變,沒想到諸葛亮竟然會說他與周瑜都是無用之人,當即拂袖與諸葛亮告了辭。

    待他走后,書棋連忙上前問道:“先生怎么將魯先生惹惱了?若是他去周都督那里告先生一狀可還了得?”

    諸葛亮淡笑不語,我只得上前將火急火燎的書棋給勸了勸,示意他不用擔心。

    “先生應是故意激怒魯先生吧?”我笑問。

    諸葛亮含笑點點頭,書棋卻愈發困惑起來,忙側過身問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笑道:“魯先生此次在先生這里受了氣,定是要將這話轉告給周都督聽,以周都督的性子,一定會親自帶兵去斷聚鐵山的糧草?!?

    日落西山,晚霞映得水面通紅,看起來驅了不少涼意。我坐在舟側,好奇的將手伸進了水里,指尖剛一觸到水面,一陣冰涼刺骨,我又連忙縮了回來,將手捂在袖里,口里直道著冷。

    舟身微微一晃,身旁,諸葛亮坐在我身側,直望著夕陽出神。

    “先生真打算讓周都督去劫了曹軍的糧草?”我學著他的模樣,看著遠處的夕陽,天邊紅暈彌漫,突然想起諸葛亮鮮有的臉紅羞澀,忍不住勾起唇角,心情頓好。

    諸葛亮淡淡道:“雖然拿話激他,可卻不能讓他去聚鐵山。曹操素來多謀,他平生最為習慣的便是斷人糧草,如今兩軍交戰在即,他定是以重兵提防著,若是周公瑾此次前去,斷然會被他所擒?!?

    我道:“可既然這樣,若是周都督去了又該如何是好?”

    諸葛亮偏頭一笑:“無妨,子敬定會要找我,屆時再說明原委也不遲?!彼f著,伸手點了點我的額頭,笑道:“許久不見,你倒愈發能猜得我的心思了,這可使不得,得防?!?

    他一本正經的說著,倒將我說得真像是一個需要防的小人。不過,他說這話時的神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