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五十三章:醉酒(1 / 3)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而后幾天,我與書棋便老老實實的待在舟上,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直到之后軍營中傳出消息,周瑜痛打黃蓋,黃蓋因不滿周瑜的責罰便趁夜投降于曹操。

    初聽這個消息時,書棋正坐在江邊的一處大石上,顯得很是鎮定,手里拿著書簡,一臉的高深莫測:“必然是個局?!?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奇道:“你怎就料定是個局?”

    書棋抬頭看了我一眼,笑道:“先生說凡事不可光看表面,要試著去揣摩其中的深意,若是黃將軍真有意投降曹操,為何不約好時日再獻書?連夜趕去,實在是過于心急了?!?

    我點了點頭,拾起岸邊的一塊石子扔進江里,“噗通——”一聲,漣漪過后,石子終沉于江水,再不見蹤影。

    “若是你有一天背叛了先生,你會選擇乖乖的等著被人發現,還是趁著一切都未捅破之時,先行逃去?”

    “自然是先逃!”書棋說完,又疑惑的看向我:“姑娘覺得黃將軍是真的投靠了曹操?”

    我搖搖頭,道:“這也是其中的一種可能性,你不是說,凡事不可以只看表面嗎?或許他們正是利用曹操這點多疑的心理,故意露出破綻,然后再鑒以忠心,以此讓曹操相信也不是不可能?!?

    書棋點著頭,又將心思埋進了書里。

    圓月高高懸掛在天際,銀色的光輝為大地披上了一層薄薄的銀紗,月兒的身影垂直映照在江面上,晚風輕拂,隨著水波漾起的陣陣漣漪,搖搖晃晃。

    我盤膝坐在岸上,回想過往,時光如白駒過隙,轉眼即逝,不知不覺便已經在這里待了近兩年了。

    偶爾也會憶起隆中時的日子,可隨著時間的流逝,那些熟悉的面容和事物竟一張張一件件的變得模糊起來,小三子是否長高了?李嬸的身體可還好?顧爺爺墳前的野花是否還開放著?

    想得出了神,連身旁幾時坐了人也不自知。

    諸葛亮坐在我身旁的一塊大石上,遙望著江水的另一方,那里,曹操此時應是正為黃蓋的事而高興吧。

    “先生也睡不著嗎?”我微微仰著頭看他,卻見他手中拿著一個酒壺。我微微蹙眉,緩緩向他靠近幾分,使勁嗅了嗅,淡淡的酒香味蔓延在他周圍不知是自他身上的傳來的,還是手中的酒壺中傳來的。

    諸葛亮聞言,微微低著頭看我,手里的酒壺一晃,漾出幾滴酒來,灑在他雪白的衣袖上。

    月光傾灑在他身上,他的眸里透著月色般的迷茫,怔怔的望著我,半晌,才突然微揚起唇角,道:“我不困,子歸……”

    諸葛亮低聲喚著,將身子往下低了幾分。

    “你怎么在這?難道與我一樣?睡不著?”他說著,竟像個孩子一般,將手放在我的頭上,揉了揉我的發冠,微微不滿的喃喃道:“子歸像個男孩子……”

    “先生……”我驚訝的看著他此時的迷糊神色,一個不慎,他竟指尖一挑,將我的發冠摘下,霎時,我一頭青絲直直的披散下來。

    看著他的“杰作”,諸葛亮甚是滿意的點頭笑道:“這樣才像女子?!闭f著又執起酒壺放在唇邊輕抿了一口酒,另一只手則將我的發絲繞在指尖打著圈。

    我微僵著身子不露痕跡的往后退了幾分,似是察覺到我的動作,諸葛亮微蹙著眉,又往前移了幾分,淡淡道:“你可是在躲我?”

    離得近了,透過月色,我清晰的看見他臉上淡淡的紅暈,能夠聞到和他輕啟唇角時吐出的好聞的酒香,呼吸淺淺的灑在我的額頭,帶著一絲暖意。

    他這副模樣,十有八九是喝醉了酒。

    我好奇的暼向他手中的酒壺,不知他喝了多少才會變作這副模樣,也不知他的這副模樣又有多少人看見。

    我暗自嘆了口氣,略過他的身子站起了身,而他卻始終將我的發絲繞在指尖不肯松開,依舊坐在石上,靜靜的看著我。

    我扯開一抹很是友好的笑來,柔聲哄道:“我不是要躲你,只是先生,現在天色這么晚了你應該回去歇息了,更深露重的,在外很容易著涼?!?

    說著,我伸手想要將自己的發絲自他手上拿下,他卻不滿的哼了一聲,無論我怎么連哄帶騙也不肯將手松開。

    諸葛亮將手中的酒壺舉在我眼前晃了晃,笑得無害:“我將酒給你,你便不許離開,可好?”

    見他如此,我只得又蹲在他身旁,拿過他手中的酒,放在地上,任由他把玩著我的頭發。

    本想著待他玩的倦了,再勸他回去歇息。半晌,直到我的雙腿漸漸感到了麻意諸葛亮方才笑道:“我想去走走?!?

    這里實在沒什么可以看的風景,也只能漫步目地的在四周瞎逛。我一路拉著諸葛亮的衣袖,放緩腳步,走在他前面領著他。

    而每走一段路,諸葛亮便會掙開我的手,停在原地半帶著幽怨的看著我,像是受了極大的委屈。

    我對他突然發起的性子很是不解,半晌得不到我的回應,他不滿的伸出手緊緊的握住我的手,淡淡道:“拉著衣袖走著不方便……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