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五十六章:月事(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突然而來的擁抱,讓我吃驚之余還生出些許感動,才幾日不見,想不到馬文璐居然會這般想念我,心頭一動,欲回抱她的手還未抬起,耳邊一癢,馬文璐貼著我的耳朵壓低了聲音道:“一會兒若是他來了,我一動手,你便立馬將這包粉末向他拋出去!”

    我還未問那個“他”是誰,手心突然被塞進了一個小瓶子,我來不及問瓶子里裝的是什么。門口便又傳來一陣急躁的男聲:“馬文璐,你給我出來!”

    這一聲突如其來的大吼,馬文璐下意識的往我身后退了幾分,一臉警惕的看著門外一臉陰沉的高大男子。

    門外的男子看到房里的我時,表情明顯有一瞬的不自然,我昨夜才到這里,他或許沒有想到這是女子的閨房,一張臉還算得英俊,此時因為尷尬而泛著紅,皮膚黝黑,若不是在白日,還真是看不清楚。

    男子的尷尬也只在一秒,看到藏在我身后的馬文璐時,又是一陣怒吼:“你欺負我不能進去是不是!”

    聞言,馬文璐輕輕哼了幾聲:“是又如何!反正我是不會出去的!”

    男子嘴角抽搐幾陣,憤然的抬起腳剛落下,又急忙縮了回去,在房門外不住的打著轉,眼睛則是一刻不離的狠狠盯著馬文璐,不進來卻也不肯離去。

    我察覺身后的馬文璐松了口氣,心里暗自猜測起這男子的身份來。馬文璐是趙云的夫人,平常人也只得敬她,讓她。此人不僅能夠直呼她的姓名,更是能夠讓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中豪杰給嚇到躲在我房里,這個男子一定不簡單!

    時間一點一點逝去,馬文璐在屋里徘徊,男子則在屋外徘徊。他們鬧什么實在與我無關,因門前有人攔著,屋里有人拽著,最后我便也只能陪著馬文璐寸步難行了。

    我趴在案上打著瞌睡,眼睛張張合合了許多次,直到撐著腦袋的胳膊發麻,我才忍不住討饒似得拉著馬文璐的手由心道:“你們這樣僵持著也不是辦法,我可連早飯還沒吃呢,你就讓我出去吧?!?

    “不行!”馬文璐使勁搖著頭:“你若出去了,他定然要沖進來將我抓住的,我不放!”似是真的擔心我會逃走似的,馬文璐連忙抱住我的手臂,說什么也不肯松開。

    我又將目光看向門外的男子,想著討個商量,可一觸到男子比馬文璐還要堅決的目光時,我瞬間打破了自己這個天真的想法。

    “先生……救命啊……”我認命的發出一聲悲嘆,肚子也適時的響了起來,使得我更加難過起來,干脆將頭埋在臂彎里,和他們拼起了耐力來。

    “孟起?!敝T葛亮疑惑看著站在房門口一臉不善的男子,輕喚了聲。

    一聽到諸葛亮的聲音,我便像是找到了救星般,我猛地抬起頭,見到那抹熟悉的白色身影,我連忙向他招了招手,另一只受則是捂住自己的肚子,難受得直皺著眉頭。

    馬超見到身后緩步走來的諸葛亮,微微一怔后,又連忙喚了聲“先生”,指著我身旁的馬文璐,稍稍放緩了聲道:“舍妹頑劣,闖了禍怕我教訓,竟躲進了這個姑娘的房里,我本無意冒犯,只是想在門前守著舍妹出來?!?

    “舍妹?!”我驚呼一聲,怪不得總覺得他們兩人的模樣有些相似,原來竟然是兄妹?!

    思及此,我揉著自己酸疼的肩膀,心中霎時涌過千萬種委屈,兩兄妹鬧著玩便鬧著玩,何苦連累我這個外人。

    “我哪里頑劣了!余寧欺負人,我只不過是幫那人教訓他罷了,錯不在我!”

    馬文璐的話音一落,馬超的臉色又是一沉,但礙于諸葛亮在場,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輕喝了一聲“胡說?!北汊鋈坏膭e過臉,不再看她。

    諸葛亮淡淡一笑,對這樣的事他仿佛早已司空見慣,不理會兩人之間奇怪的氣場,徑直走向我們,又在離我們不過十步的地方停下,看著我身旁的馬文璐,輕笑道:“無論事實究竟如何,你與你兄長說明便是了,何苦每日都要上演一場兄追妹逃的戲,也不怕旁人看了笑話?!?

    馬文璐張了張口,想要說什么,待看到門前的馬超時,卻是冷哼一聲,帶著些許不滿道:“說是兄長,可事事都寧愿聽從外人的話,不愿相信我這個親妹妹?!?

    “孟起向來老實,耳根子又軟,最是聽不得別人的幾次軟話,他的性子你應該最為了解?!敝T葛亮說著,將我的身子扶了起來:“怎么了?”

    肚子里傳來的疼痛感愈發的強烈,我微咬著唇,無謂的笑笑:“沒事,肚子餓了有些難受?!?

    諸葛亮聞言,淡淡道:“先去用早飯吧,趙夫人,子歸便有勞你了?!?

    馬文璐急忙點了點頭,環著我的手臂便向門外走去,經過馬超身邊時,還向著馬超作了個鬼臉,看到馬超隱忍時不滿的神色,馬文璐心情格外舒暢的哼了幾聲小曲兒,大搖大擺的攜著我揚長而去。

    ……

    天空陰陰沉沉,寒風陣陣,都仿佛是在昭示著即將來臨的一場大雨。

    我腳下打顫,一步一步緩慢的向前方走去,手里漸漸失了力氣,手上托著的茶盤突然猛地滑落在地上。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