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五十七章:前往樊口(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床榻旁的火爐,炭火被燒地“噼啪”作響,棉被里不知何時放置的湯婆子已然漸漸變涼。屋外榕樹的枝丫映照在窗榭的白紙上,葉子在夜風里搖搖晃晃,偶爾也會落下幾片,在風中飄飄楊揚。

    我扯過床上的一襲棉被,小心翼翼的披在諸葛亮的身上。收手時,手不經意間觸到他的手背,肌膚相觸時,他手上的冰涼讓我微微一怔,心里也泛著疼。

    我趴在塌上,直直的看著一旁的諸葛亮,目光緩緩落至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還有他的唇……

    “可惜……”半晌,我兀自發出一聲低低的輕嘆“如果我從未遇見你就好了?!?

    ……

    翌日,當我睜開眼睛時,天已經蒙蒙大亮。

    我下意識的看向床榻的另一側,那里卻早已不見諸葛亮的身影,只余有塌上的淺淺溫度,代表他確實來過這里。

    “叩叩——”敲門聲一落,書棋的聲音便在門外響起“姑娘?”

    “嗯?!蔽覒寺?,將頭發隨意挽在身后,又對著銅鏡左右看了看,確定自己都收拾妥當后,才起了身,將門打開。

    “姑娘,你怎么樣?身子可好了?”書棋一見到我便連忙繞著我的身子左右仔細看了一番,開口道。

    我點頭道:“你快別轉了,你這轉得我頭都快暈了?!蔽抑皇址鲋~頭,說起話來也沒多大的力氣。

    書棋不自然的笑笑,聽話的端端立于一旁,手里還托著熱粥和兩碟小菜,冒著縷縷熱氣,應是才自鍋里盛上來。

    “我其實沒什么大礙的,昨日多虧你了?!?

    屋外冷,我領著書棋進了屋子,卻沒有關上房門,好在屋里有火爐,否則冷風從門外呼嘯著灌進來,實在是凍人的緊。

    書棋本就不是個講究的人,平日里也自在慣了,也不等我招呼,便就已經自己為自己找了個舒適的位置,欣欣然坐了下來。

    “先生說,姑娘今日醒來怕是胃里難受,便特意囑咐我送來一碗熱粥和清淡的小菜?!睍逡灰粚⑼肟陻[好后,又連忙招呼我坐下“姑娘快來嘗嘗可還入口?廚房里還熬著藥呢,待姑娘吃過飯我便為姑娘送來?!?

    我依言坐下,拿起竹筷夾了一塊白嫩的豆腐,好奇道:“這豆腐……”或許我該與他說說,豆腐并非是我最愛,否則,這幾日我恐怕是日日都要吃這白花花的豆腐了。盡管豆腐的滋味的確不錯,可吃多了就難免讓人反胃了。譬如此時桌上的兩盤豆腐,光是看著,我都覺得難受。

    書棋顯然不知道我心中的想法,反而很高興的為我一一了解道:“這一碟是豆腐花,而這一碟是杏仁豆腐。我知道姑娘喜歡吃豆腐,便特意叫廚娘為姑娘做了這兩道菜,姑娘若是喜歡,以后我就讓廚娘多做一些?!?

    “不用了!”我訕笑著擺了擺手“其實人難受的時候不太愛吃菜,只要喝粥就已經足夠了!”說著,我將粥碗向自己這邊挪了挪,將兩碟豆腐往另一邊挪了挪。

    一碗粥很快便下了肚,胃里暖暖的肚子頓時舒服了不少。

    “姑娘,你昨日可嚇壞了不少人,特別是先生,整整守了你一夜呢!”書棋接過我手中的托盤,低著頭若有所思的嘆了一聲“若先生待我也如同姑娘一般好,我也就知足了!”

    聽了他的話我不禁莞爾道:“先生待你不好嗎?你莫要羨慕我,該是我羨慕你才是,以往在隆中時我多次想拜他為師他都不肯呢?!?

    “姑娘若是想讓先生教什么,先生必定會教姑娘,姑娘又何必拜先生為師?!?

    我微微一笑,覺得這話也有道理,若我想學,他自然會教。

    書棋拿了托盤便要往外走,我卻突然想起什么,連忙將他喚?。骸跋壬藭r在哪里?我還未向他道謝?!?

    書棋腳步一頓,回頭道:“先生此時正與劉將軍在一起。對了,劉公子已經前往武昌了,關將軍也與今日前往華容道去了,先生與劉將軍商量著去樊口,一觀周都督如何大勝曹軍呢!”

    “他們何時啟程?”

    書棋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道:“巳時便要啟程?!?

    巳時……我看向窗外,心里一沉,辰時即過,他們豈不是很快便要走了?

    ……

    “先生!”

    一路跑我一路喚著,可隨處都見不到諸葛亮的人影,問過士兵,也不知他去了哪里,不過好在,至少知道劉備和諸葛亮并沒有走。

    良久,我將整個軍營繞了一圈,悻悻的回到閣樓下,卻見一抹白色的身影立在閣樓下的榕樹下,陽光將他的身影拉的細長,斑駁樹影與他的身姿交疊在一起,像是印在地上的一幅畫。

    看到諸葛亮樹下的身影,我不禁松了口氣,大老遠的,就向著他使勁的喚了一聲,還招了招手,示意自己的存在。

    見諸葛亮向我頷首,我連忙提起裙擺小跑過去,待跑到他身邊,我才撫著自己因快速奔跑而起伏不定的胸口,斷斷續續的喘息道:“先生……先生可是要走了?”

    諸葛亮笑道:“嗯,我與主公商量好了,即刻便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