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六十章:醋意(1)(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我看向他的目光,一字一句,緩慢又帶著些許不確定:“曹操的文采武略,智謀權力都是難得。我曾聽聞,在赤壁之戰前,曹操曾宴請群臣,在宴會中,忽聞有烏鴉的鳴叫聲,抬頭一看竟然天空中有一烏鴉向南方飛去,便向諸將橫槊放出話來以他手中之槊,破黃巾、擒呂布、滅袁術而收袁紹,深入塞北,直入遼東,縱橫天下?!?

    我不曾親眼見過曹操說這話時的模樣和神色,但是單從這傳來的描述中,我也能夠想象出當時的曹操該是多么自豪,多么讓人驕傲。

    諸葛亮垂下眸子,淡淡道:“嗯?!?

    我接著道:“此話,便足以體現曹操的能力。而后,他又為自己作了首詩,詩中更是將他心中的雄心給毫不保留的顯露出來?!?

    “那你可曾聽聞他所作了怎樣的一首詩?”諸葛亮問道。

    雖然知道,可我卻是裝起了傻,只道自己聽過只言片語,可完整的詩句我卻不知道了。

    諸葛亮沉聲道:“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斠钥?,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皎皎如月,何時可掇?憂從中來,不可斷絕!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闊談宴,心念舊恩。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厭高,海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先生竟記得?”我暗嘆古時的傳播速度,并不比現代的媒體慢。

    諸葛亮道:“自然記得?!?

    我頓了頓,道:“先生讓關將軍前往華容道,一是為了讓關將軍還了曹操的恩情,二是為了讓劉將軍救下關將軍讓關將軍對劉將軍更加忠心。若說關將軍念及以往曹操的舊恩,還心存顧忌的話,如今劉將軍明知他放了曹操,卻依然肯念及兄弟之情放了他,不僅會讓關將軍對劉將軍多一些歉疚,必然也會讓關將軍徹徹底底的斷了曹操的恩,一心只念劉將軍的恩?!?

    諸葛亮淡淡笑道:“猜對了一半,不過這一半猜得也甚好?!?

    “一半?”我驚呼,想來想去也實在想不出還有什么理由“先生,可另一半是什么?”

    諸葛亮搖搖頭道:“這便要考你了?!?

    我滿不在意的哼了一聲,偏頭看向地上的幾朵野花,嘴里一邊嘖嘖感嘆,一邊嘟囔著“不說便不說,我才不感興趣呢?!?

    我自認為自己說得很是小聲,卻不想還是被諸葛亮聽見。只聽得他突兀的一聲輕笑道:“該是多學學?!?

    我沒有回過頭,反而背過了身子,將他整個人都隱于身后“我又不上戰場打戰學這些做什么?況且哪位女子喜歡討論這些的……”我的聲音越說越小,倒不是覺得忸怩,只是說這話著實沒多大的底氣。自己連繡花都不會,實在丟人得緊。

    “誰說沒有?”諸葛亮淡笑道:“黃姑娘便是……”身后的話音突然一落,我也隨著那一句“黃姑娘”而愣了半晌。

    他口中的黃姑娘必是黃月英吧,那個出了名的才女。

    而后便是一陣沉默,我沒有說話身后的諸葛亮亦沒有說話,我本想笑笑接過話來,可又實在笑不出來,便一直保持這個姿勢,靜靜的坐著。

    夕陽的最后余暉已盡,身后才傳來諸葛亮淡淡的聲音:“天色已晚,早些歇息?!?

    我輕輕應了一聲,直到身后的腳步聲愈行愈遠,我才轉過身子,卻是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一連幾日我都將自己“關”在屋里,除了吃飯時會出房門,其余時間便窩在自己得被窩里冬眠,對外宣稱自己染了風寒不宜外出。

    大多人皆是信了,書棋和馬文璐更是每日都要來噓寒問暖一番。書棋有時會帶來一些食物,只說是先生托他送的,可諸葛亮卻一次不曾來過。

    或許是因為他忙于公事,又或許他不想來見我。心里落寞的同時又不免有些慶幸,他不來也好,我不出門不便是為了躲他?如此,便不麻煩了。

    而每日里來此最勤得,便是曹桓。起先也如一般人對我噓寒問暖,還總是會帶著一些御寒的衣物或是治寒的藥來,而我每次都得裝作一幅病懨懨的模樣,很是感動的接過他送來的物品,卻從未用過。

    漸漸的,曹桓來的次數不減,可行經卻與前幾日卻相差了許多。

    譬如此時,曹桓正悠哉游哉的坐在屋里的軟塌上烤著炭火,甚至將我被里的湯婆子也一并拿去暖手了,理由則是有道理得緊。

    “你在被里睡了那么久,就算是塊冰也該被你捂熱乎了。我為你擔憂,還為你尋來這么多御寒之物,不過是用你一個火爐和湯婆子,你該不會和我爭吧?”

    無奈,我只能扯出一抹笑來:“這陣子確是有勞你了,有什么需要你只管說便是,我定會滿足你?!?

    “哦?”曹桓笑道:“當真?”

    我忙不迭的點頭道:“自然當真!”

    曹桓聞言,咂了咂舌道:“現在突然有些口渴,便就勞煩你為我煮壺茶來解解渴?!?

    什么是搬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