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六十四章:黃月英(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酒過中旬,諸葛亮便已率先起了身向劉備施禮道:“亮不勝酒力,恐叨擾主公的酒興?!?

    諸葛亮的話讓我突然一個激靈,不再與曹桓逞口舌之爭,隨即將目光看向諸葛亮。因離得太遠,也不知他究竟如何,只是看他臉頰的微醺,想來確是有些醉了。

    劉備聞言,放下手中的杯盞,連忙笑道:“先生既是不能飲酒,便先好生歇著便可?!?

    諸葛亮淡笑著點頭,目光似不經意間落至我們這里,而后又退至一旁,端端坐下。

    見諸葛亮神色無異,我便也就安下了心,取過一旁的水飲了一口,才入喉,便是一陣熟悉的灼熱感……

    “咳咳!”我猛地咳嗽幾聲,曹桓端端的坐在一旁看著,輕笑道:“原來你還不會飲酒啊……”說著,將我手中的酒樽取過復又換了一杯清水放在我手上“原本只是想試試你罷了,沒想到你竟還是不會……”

    我顧不得與曹桓置氣,將手中的水一口飲下,看著曹桓,半天也說不話來。

    曹桓則是厚著臉皮的訕笑道:“我本意是好的,你不會怪我吧?”

    本意是好的?!聽了他的話,我又忍不住咳嗽起來,這次卻是被他給氣的。

    我這番正咳的厲害,劉備卻執杯向諸葛亮笑道:“今日確是好日子,多虧了孔明的神機妙算,今日方能夠取得襄陽?!?

    諸葛亮拿起桌上的茶杯以茶代酒,向劉備回敬道:“主公謬贊?!?

    兩人飲酒后,劉備又俯身向身旁的侍從說了什么,只見侍從恭敬的點可點頭退下,劉備方笑道:“今有一故人,孔明應與她見上一面?!?

    諸葛亮淡笑:“不知是哪位故人?”

    劉備此時倒買起了關子,只道:“孔明一看便知?!?

    不多時,便從殿外走進一名女子。一襲白衣,一面白紗,手中懷抱著一把古琴向著殿中款款而來。

    熟悉的小麥色肌膚,熟悉的溫柔的眉眼,熟悉的身姿……

    隨著她走進的步伐,我的臉色愈加蒼白,握著酒樽的手不由得加緊了力道,幾乎有些顫抖。

    曹桓喚了我幾聲,我也權當沒有聽見依舊牢牢的看著女子身影,直到她端端站在殿中央,盈盈向劉備欠身施禮。

    諸葛亮初見來人時,微微一怔,而后又淡淡一笑。與黃月英的目光相觸時,兩人微微頷首,算作問候。

    劉備已喚人準備好了琴案和凳子,一一在黃月英身前放好。黃月英道過謝,便將琴放在案上,自己則盈盈坐在凳上。

    四周在黃月英走進的那一刻便安靜下來,除卻曹桓揉著額頭閉目養神之外,其他人的目光皆停留在她的身上,自然也包括諸葛亮。

    黃月英微微一笑,纖長手指溫柔緩慢的撫過琴弦,一撥一弄間,渺渺琴音自她指尖躍出,如潺潺流水,又如晚間銀月柔美的光輝,輕柔的撫慰人心,帶來一片難得的安寧。

    以往我一直認為,諸葛亮與巽妤的琴聲是我聽過最好的,可黃月英的琴聲雖美卻也帶著一股撫慰人心的作用,此時,仿佛天塌下來,也沒什么值得驚慌失措的。

    一曲罷,眾人還在回味之中,馬文璐已然坐不住直贊黃月英彈奏的妙,向劉備詢問哪里找來這樣的女子?

    劉備笑道:“這是黃姑娘,孔明應該認得?!?

    諸葛亮起身,緩緩走近黃月英,待走到她身旁,方才將她虛扶了起來,笑道:“亮認得?!鳖D了頓,又道:“黃姑娘是亮的未婚妻?!?

    晚風習習,卻沒有多少涼意。

    石道旁的燈火煌煌,池塘里的鯪魚早已安眠,沉沉的潛在塘底動也不動。

    我蹲在池塘邊上,呆呆的望著池魚出神。殿中眾人此時會是什么模樣?我不知道也不愿知道,在諸葛亮說出未婚妻三字時我早已忍不住出了殿,我終沒有勇氣去探究諸葛亮見到黃月英后,該是怎樣的神色,我慌忙的逃了出來,離那里的笙歌遠遠的,直到再也聽不清殿內的歡聲笑語。

    “顧姑娘……”馬文璐站在我身后,柔柔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復又蹲在我身旁講著許多好玩的故事,講的高興了,還要手舞足蹈一番,可一番下來,除卻我偶爾會勉強回她一笑外,便是她自己笑個不停。

    “你還不開心嗎?先生他……或許……”

    我笑著打斷她的話:“我知道你想說什么,放心吧,我沒什么的?!?

    馬文璐搖著頭嘆了一聲:“那個黃姑娘的琴藝還真是不錯,不過人長得就差強人意了一些?!?

    我對著天邊的月牙深深發出著一聲謂嘆:“黃姑娘其實長得很好看,只不過肌膚不似平常女子一般白皙罷了。你若能仔細看她的眉眼,也應是看得出她一定是一個溫柔如水的女子?!?

    馬文璐看著我躊躇了一會兒道:“你還有心思夸她呢?”

    馬文璐的語氣聽著著實有些委屈,我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向她身旁靠了靠,心里覺得有些暖暖的。

    “我還記得第一次見她也是在襄陽城里,那時我們在聚福酒樓中偶遇,黃姑娘與黃先生并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