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六十五章:巧遇(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待馬文璐照顧好馬兒,已經臨近傍晚十分。日頭剛有了落下的痕跡,曹桓便急忙的出了府,見他如此心急,我原以為他是有什么故友在此,可問過后,才知他是想要趁著天黑去城中逛逛,尋尋有沒有美人院。

    美人院是他對于青樓的稱呼,初聽時我也甚為疑惑,這世道也會青樓的存在?

    適時,他并不知道何謂青樓,只在我問何謂美人院時,他才笑著徐徐答道:

    “美人院不過是我自己編作的稱呼罷了,所謂美人院呢,就譬如琳瑯苑一般是專門培養姑娘的地方,只要有錢,無論是看藝還是與自己喜歡的姑娘共度良宵都不是問題?!?

    他說著看我了一眼,見我神色不對又連忙添了一句:“自然,琳瑯苑是為了培養淑女的地方,不在其中?!?

    曹桓的解釋委實勉強了些,若說琳瑯苑與他所說的美人院有何不同,便是美人院里的女子都類似于青樓女子,只求一夜纏綿,事后便是一拍兩散。而琳瑯苑與之相比,便顯得清白許多,琳瑯苑是培養淑女的地方,而女子也不是任人挑選的,一個女子,一生便只能許一人,無論是否能身為正室,也好在是被迎娶回家的,光明正大些。

    我深思一番,看著他道:“難怪你會出現在琳瑯苑里,該不會你每到一個地方總會去這樣一個地方看看?”

    曹桓神色微顯尷尬,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自然道:“哪里話,我哪里是這種人,我不過是好奇哪里的女子模樣更好些罷了?!?

    語罷,便悠長而去,而他方才的解釋便顯得十分蒼白無力。

    而我身旁牽著馬的馬文璐也是頗有些嫌棄的嘖嘖道:“想不到曹公子竟是這樣的人……”

    對于男人的那些喜好,我因看得通透了些,甚覺得理解:“天下間哪個男人不偷腥的?正所謂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

    聽了我的話,馬文璐一臉驚訝的看著我,秀眉緊蹙,似在想我話里的深意,半晌,才恍然大悟的點頭道:“這不就是犯賤嗎?”

    我滿意的笑笑,覺得她這話的確點到了重心,可心里又劃過一絲惆悵,這犯賤兩字自然也是從我這里耳濡目染的,只希望別被趙云聽了去,否則定是要怪我將他的妻子帶著學壞了。

    翌日,趙云便領著馬文璐一起向南郡去駐守南郡。

    臨行時,馬文璐拉著我的手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直到趙云不滿的催促,她才依依不舍在我耳邊囑咐了幾句,無非是一些要看開一些的話。

    我一一點頭答應,而后目送她與趙云離去,我才斂去嘴角一直掛著笑。

    自從黃月英與諸葛亮重逢,除卻與劉備一起議事時,諸葛亮便一直陪著黃月英四處走走逛逛,便連曹桓都變得整日不見人影,不過倒也不難猜測他的行蹤,多半是尋他的美人院去了。

    時間久了,府里的人大多都傳言諸葛亮與黃月英的好事將近,恐怕再過不久便能喝到喜酒了。

    馬文璐沒走時,至少還有人陪我聊聊天散散步,可她一走,便只剩我孤零零的一人。

    今日天氣難得明朗起來,算算日子離馬文璐去南郡該是有五天了。

    我坐在梳妝臺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梳著自己的長發,從頭梳到尾,看著銅鏡里模模糊糊的人影,我心里一直壓抑的失落愈發洶涌起來,一下下的直擊著胸口。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發齊眉,三梳子孫滿堂……”我口里喃喃念著,想起近日來的傳言心情愈發的煩悶起來,悻悻的想要放下手中的木梳,還未放在梳妝臺上便被身后突然伸出的一只手給奪了過去。

    我驚愕的想要轉過身,身子卻被人端端制著,轉不得身。

    “這幾日沒見你出來,還以為你是因馬姑娘走了而不開心,現在看來,或許是因為不會梳頭吧?”曹桓的聲音懶懶的從身后傳來,他拿過梳子竟然徑直為我梳起了頭發。

    我一時還未回過神,驚訝道:“你怎么進來的?”

    曹桓沉吟道:“開門并不難?!?

    “還給我!”我猛地站起身子,想要奪過他手中的木梳,或許是力道太猛,站起身時忘了自己的頭發還在曹桓手上,猝不及防,木梳纏住我的頭發,被我這一起身將頭皮扯得生疼,我痛的幾乎掉了淚,忙躬下身子,急道:“你快放手!疼!”

    曹桓忍著笑道:“你坐好,我將梳子取下來?!?

    聞言,我立馬端端坐好,不敢亂動半分,畢竟疼的是自己。

    銅鏡中,方才還只是一人的身影如今卻變作了兩人,鏡面模糊,我看不清身后曹桓的神色,不過他的手的確是很溫柔的在我頭上撥弄著,應是解的很是認真。

    我放下心來,他的一雙手像是附帶著催眠的效果,看著銅鏡里的人影,我只覺得的越來越犯困,而后便干脆打了盹。

    ……

    “丫頭,這個釵子你覺得如何?”曹桓在店里左右徘徊了幾遭,而后目光停留在一只翡翠明珠釵上。

    我搖搖頭,覺得那釵子好看是好看不過貴重,不適合我佩戴,況且他買的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