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六十九章:吐露心意(1 / 3)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時間一晃,新年便在敲鑼打鼓里悄然過了。

    將逢新春,絲絲寒雨滋潤過后,青嫩的新芽從土地里剛冒出個頭來,便被侍者匆忙的腳步給生生踐踏。

    我端端坐在屋里,也能聽得屋外丫鬟的低低啜泣聲,而房門外的侍者來步匆匆踏在地上,驚起的水漾聲,格外刺耳。

    換了件素白衣衫,將頭上多余的發飾全都取下放進匣子里。

    一切收拾妥當,門外便傳來了一陣書棋急切的敲門聲:“姑娘,甘夫人沒了!”

    甘夫人,原是沛國人,即便她生下了后主劉禪,她依舊不過是劉備的妾,而非正室。

    對于這位甘夫人,我沒甚記憶。只是隱約記得她笑時,如月牙般彎彎的眉眼和柔和悅耳的笑聲。

    都說劉備與甘夫人感情深厚,又加之甘夫人為劉備育有一子,便更是得寵??晌要q記得初次見她時,我是與黃月英一起的。那時的甘夫人笑得十分溫柔,像是春水一般舒適,可眼底那抹淡淡的憂傷卻是深深刻入我腦?!?

    這個女子不快樂,她的悲傷都掩在她的微笑與溫柔之下,觸得深了,方才知道那是一潭死水,沒有波瀾。

    隨著書棋穿過蜿蜒的游廊,黑色的墻柱上掛滿了白色的綢布,三五成群的丫鬟低聲的掩面哭泣,就連那些大大咧咧的小廝們,都一個個面露悲色。

    其中一個丫鬟我還記得,有一次,她不小心將奉給客人的茶打翻,哆哆嗦嗦顫抖的跪倒在地,一雙膚色暗黃的手泛著因恐懼而生出的蒼白。

    甘夫人好看的眉頭蹙起,嚴聲訓了她兩句,那丫鬟便急忙磕頭,向甘夫人與那客人道歉,一聲聲的哀求,伴隨著幾聲輕微磕頭時的“咚咚”聲,響徹了廳堂。

    客人神色不善,甘夫人到底是個心軟的。便只是喚她將東西收拾干凈了,便退下了。而后,我再次見到那丫鬟時,她手里正像捧著個寶貝似的捧了個藥瓶,似是有些不信的捏了捏自己的手背,傻乎乎的痛呼一聲,而后笑著與我擦身而過。

    經過時,她正喃喃著:“夫人真是好人,竟然不責怪我,還送藥給我……”

    甘夫人的確是一個善良的好夫人,或許這便是他們傷心的原因。我本沒什么傷感,最多只是對那眼里有淡淡哀傷的女子存著一抹淡淡的心疼,可如今見他們如此傷心,我也不免悄悄紅了眼眶。

    到了靈堂外,正巧與同來吊唁的黃月英碰見,雙雙皆是頷首打過招呼,卻不似往常一般微笑,殿中大大的“奠”字,仿佛撕扯著每一人的心。

    黃月英走在我身前,我則徐徐的跟在她身后。靈堂內有許多人,我些許認得些許不認得,他們不同的臉上皆帶著一抹悲涼,無論是否真為這甘夫人難過,畢竟她都是劉備的夫人,這樣的表情,他們必須有。

    難得的是,就連曹桓也是站在人群后的,不過與想象中的一樣,他的臉上無半點憂色,反而是淡淡的不耐,仿佛極是討厭這樣的場合。

    我無奈的想,這才是他的性子。不過也好在他的位置比較隱蔽,且沒人會去注意他的神色,故沒有被人發現。

    我正要將目光移開,曹桓卻突然看向我,神色一瞬放緩了些,嘴唇無聲的動了動,他說這很無趣。

    在場的許多人或許都覺得無趣,不過說出來的便只有他罷了。

    我站在一旁,看著許多人一一上前祭拜。目光偷偷看向黑棺旁的劉備時,心里有些為甘夫人不值。

    劉備雖然面露哀色,且像是隱忍著淚水而撐紅了眼眶,可他眼底少了一份真摯的愛,而那份愛恰巧是女人所需要的。

    如今雖不是什么男子定要三妻四妾的時代,可看了甘夫人和劉備,我卻覺得很是心酸,或許甘夫人眼中的憂傷,便是從此而來吧。

    冰冷的手突然被一個溫暖的手心柔柔包裹,我一驚,微偏過頭看到同樣素白衣裳的諸葛亮,心下安心不少。

    諸葛亮的神色依舊是淡淡的,與黃月英一樣,他們兩人都將自己的感情拿捏的很好,那份憂傷雖不似旁人一般濃烈,卻是恰到好處。

    諸葛亮微微勾了勾唇角,而后又極快的隱下,握著我的手緊了緊。我知道他是看到我微紅的眼眶,為我擔心,心下一暖向他輕輕點了點頭,他方才目光柔柔的松開我的手。

    被他握過手仿佛溫暖許多,我下意識的向不遠處的黃月英看去,好在,她并沒有將目光放在此處。我心下松了口氣,回過頭時,卻正撞見曹桓打量的眸子,那里面承載著一些讓我心悸的失落和悲傷……

    與諸葛亮的關系隱藏了一個月,我想終是有人看到了,而那人卻是我最不愿傷害的人之一。

    白日里,因有了吳國的干系,諸葛亮要為軍中事務操勞更要時時為劉備出謀劃策,時常脫不開身,別說陪我了,便連盡義務陪黃月英也是個難題。

    黃月英倒也真真是善解人意,不倒不覺得乏趣,有時還會邀著我與府中的女眷一同游玩,也有時會幫諸葛亮解決些軍中的難題,幫某些將士出些謀略,減輕諸葛亮的負擔,一時府里都說,黃月英與諸葛亮是天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