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七十一章:情濃(1)(1 / 2)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糖人的確化為了糖漿,而且是在曹桓的嘴里幻化的。

    曹桓說,這是功德圓滿。它自做了出來便免不了被人吃的命運,我不吃它,便是對它的殘忍。于是,那紅彤彤的糖人在他嘴里不見了蹤影。

    為此,我與他斗嘴斗了許久,直到諸葛亮將他的糖人給了我,我才勉強忍下這口氣,而曹桓卻是趁著我不備又將我手里的糖人搶走,然后一口塞進嘴里,揚長而去……

    “不就搶了你兩個糖人嗎?何必如此小氣?若是想吃我買給你便是了?!?

    曹桓像個牛皮糖,從早到晚都跟在我身后,嘴里一直向我承認自己的錯誤,頗有些毅力和誠心。

    我使勁擦拭著桌上的污漬,將曹桓的話自動屏蔽在外。

    “這桌子你已擦了三遍了,若真是無聊便陪我說會兒話吧?!?

    曹桓見我依舊不理他,似乎耐心消耗殆盡,終是忍不住一把扯過我手中沾滿水漬的抹布,俯過身子低聲道:“我又不是故意的……”

    “你是有意的!”我想要扯回他手中的抹布,卻發現根本就扯不掉,而曹桓聽到我的話后竟是笑瞇瞇的湊近,仿佛聽不出我話里的怒氣。

    “再不說話我還以為你啞巴了?!?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放棄了和他的拉鋸戰,坐在凳上極不淑女的翹著腿,涼涼的暼向他:“我以往說你是無賴還真是我抬舉你了,你跟強盜有什么區別?”

    曹桓想了片刻,認真道:“自然有區別,我比他們好看,比他們富貴,況且我可沒做過什么殺人放火的勾當?!?

    “你搶了我的糖人!”

    “我還你二十個!”

    我偏過頭,不再看他,想著那兩個糖人便沒緣由的心酸:“那不一樣……”

    氣氛突然變得沉寂起來,曹桓沒有回話,可我知道他還在我身旁,便是因太過安靜,我甚至能聽到他淺淺的呼吸,但又與平日不大一樣,似乎很是壓抑。

    “有何不同?”曹桓壓低了嗓子,似是在質問,又仿佛是早已知曉答案般,竟沒有多少疑惑的口吻。

    我回頭呆呆的看著他,一時竟不知該說些什么話來,最終,也只能目送曹桓帶著怒意的身影離去。不知怎么,又憑空想起那天夜里曹桓的舉動,與他方才的神色重重交疊在一起……

    “曹桓,那日你只是醉了吧?”

    ……

    突如其來的一場大霧,遮蔽了周遭的風景。

    丫鬟早先送來的暖爐還端端的擺在案上,升著縷縷青煙,襯著著灰白的大霧倒是相得益彰,更添了幾分朦朧美感。

    狐裘早已不用了,只著了些厚實的衣裳,略施粉黛,將自己的病色掩去一些。

    “姑娘,現在天兒還早,你可再睡一會兒?!毖诀叨肆艘慌枨逅M來,將帕子沾濕,方才端端遞到我手邊。

    我接過帕子凈了臉,復又將帕子遞給她,道了聲謝道:“罷了,昨夜里休息的早,今早自當早起些?!?

    丫鬟嬌俏的笑道:“姑娘莫不是要去找曹公子?府里都說,如今出了兩對天造地設的玉人,若是哪日能夠雙喜臨門,倒還真是熱鬧?!?

    我神色僵了僵,不知該怎么答。丫鬟也全當是我害羞了,連忙掩唇輕笑著走了出去,不多想,定是又與她平素要好的丫鬟去討論我們四人的終身大事了。

    原以為因為糖人惹出的事件,曹桓無論怎樣也都會生氣一陣,卻不曾想到第二日他便又嬉皮笑臉的出現在我眼前,且很少與我斗嘴,若是有好吃的好玩的,他便會在第一時間為我送來,整日一幅殷勤的模樣。

    是以,府里的人大多認為我與曹桓是一對,且羨慕得緊,說是我找了一個好夫婿。我曾試過解釋,不過得到的卻始終是眾人曖昧的眼神和一聲聲的調笑。

    對于此,曹桓并不表態,甚至愈發對我好了起來,而諸葛亮卻是府里最為英明的人,無論外面怎么傳,他也是信我的。

    提著盞紅燈籠,穿過雕花游廊,不遠處便是諸葛亮的住處。此時房里沒有燈火黯淡一片,以往此時,諸葛亮定是早早起了床,點起燭火看書的,今日怎就這般安靜?

    帶著疑惑,我踱步到諸葛亮的房門前正打算叩門,一旁卻突兀的傳來書棋迷糊的聲音:“姑娘,你怎到這里來了?”

    我偏過頭,正見書棋衣裳單薄,環臂站在一旁哆嗦的看著我,嘴里不住的打著呵欠。

    我提了燈籠向他走近一些,燈里的紅暈將他的臉映得通紅,像是感到了些暖意書棋往燈籠靠近了一些,狠狠的打了個噴嚏,聽到我的笑,方才尷尬的揉著鼻子笑道:“沒將姑娘嚇著吧?”

    我點了點頭,將燈籠遞給他:“既是覺得冷,怎么不多穿一些,霧這樣大,你不在屋里好好讀書,怎么出來了?”

    書棋忙不迭的接過燈籠,將一只手放在燈籠外,像是在烤火一般,他一邊搓著手,一邊道:“黃姑娘一大早便來找先生了,反倒連累我早起了些,不然……”

    他話未說完,突然住了口,愣愣的看著我,連忙解釋:“先

    不想錯過《子歸謠:亂世浮殤》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