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七章 我的妞(1 / 2)

    茍廚 雙洲lk 3269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做菜其實看起來很簡單,但是每一個細節都得到位。就像是做一道藕,切成片下鍋和切成丁下鍋的區別在哪里。那么涉及到了藕的形態的不同,那么就得用不同的烹飪方式……”

    “還可以切成塊,還可以磨成粉,還可以蘸糖生吃,還可以坐配料……”

    蕓蕓接過話題。

    “對啊,這個思維就開闊了?!睒s羽對著蕓蕓豎起大拇指,“做菜其實也要有想象力,思維要開闊,在有限的食材之內,做出別人想不到的菜肴,猜不出卻又放不下的味道……這才是一個成功的廚藝大師……記住,是廚藝而不是廚師……”

    蕓蕓一揮手:“切,廚藝大師,簡稱廚師!”

    得,這沒法聊了。

    舉一反三,蕓蕓的智商還是沒的說。

    “有限的食材之內,做出別人想不到,猜不出,卻又放不下的味道……嘻嘻,我明白了,謝謝羽哥哥……”

    蕓蕓就趴下來,連貼在桌面,瞇起眼睛看著榮羽,滿足的準備睡覺。

    “桌子油膩……”

    “呼呼——”

    蕓蕓故意發出細細的鼾聲。

    榮羽就一笑,不在管她了。

    回到出租屋,錢多多敲門,等門一開,就進來了,手里提著塑料袋,自來熟一樣的放在茶幾上,讓將兩條腿放在茶幾上的榮羽讓一讓。

    榮羽腿挪開,并沒有放下來,手里拿著手機玩游戲。

    錢多多將塑料袋里的東西拿出來,都是打包好的東西,都是鹵菜和一些帶殼的花生。還有六七瓶小酒。

    “客人剩下的,放心……都是沒動過的我才打包,這酒也是……”

    錢多多怕榮羽嫌棄。

    掀開了酒瓶,遞給榮羽一罐,再拿出塑料手套,遞給榮羽。

    榮羽放下手機,兩人開整。

    整完之后,有點兒醉意了,錢多多就靠著榮羽睡覺,榮羽就斜著讓她靠著,滿茶幾都是骨頭和酒瓶子……

    兩人都迷迷湖湖的,睡到大半夜,榮羽模模湖湖的起來撒尿,然后一頭倒在沙發上,摟著了什么東西。

    然后這個東西反過來摟住他。

    最后互相摟著的兩個人就啃上了??兄兄徒袉旧狭?。叫喚的有點兒聲嘶力竭的,就像是發泄酒精提供的能量一般。

    早上醒來的時候,兩人很有默契,拱在一起。

    “你屬狗的?”榮羽看著自己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地方。

    生活真特么的像是一場搏斗。

    哪怕是這樣的茍且都是搏斗一樣才能獲得身心的愉悅一樣。在算是自己穿越過來的第一個女人了。

    “我待會兒搬過來!”

    錢多多說道。

    榮羽總覺得這里面有什么陰謀。上次錢多多說一起合租,然后自己沒有答應。再過來就是喝酒,然后滾一滾,最后的結果還是錢多多搬過來了。

    只不過等錢多多過去的時候,沙發墊上有一抹紅的刺眼的東西,刺得榮羽心里都有些慌張起來了。

    這特么的,都整得什么事。

    原本以為搞藝術的都是豪放的,但是沒想到啊,你個錢多多居然隱藏的這么深。絕對的蔭逼。是不是上大當了?

    或許是這具身體的前身,還是前世的自己,都單身太久了的緣故,昨天居然沒有忍住。

    錢多多很快就搬過來了。

    然后這女人打電話給房東,退房。在電話里吵了起來,原來房東對于錢多多毀約的事情,很是惱火,所以要扣錢多多的押金。

    “爛屁眼的王八蛋?!?

    最后錢多多罵了一句,將手機扔在了沙發上,轉頭看榮羽。

    “你今天不出攤?”

    榮羽說:“今天老子給自己放假不行?”

    話來沒落下,一個電話就打進來了:“羽哥,在哪里呢?今天怎么沒開店??!”一聽就是那個聶小青的聲音。

    “今天停業一天!”榮羽說一聲,掛了電話。

    “女的?”錢多多問一句。

    “廢話不?男的能說出這么陰柔的聲音?”榮羽罵一句,繼續躺在沙發上挺尸。

    “我去買早餐!”錢多多又跑出去了。

    等買好早餐回來,榮羽的電話又響了,榮羽接通了。

    “羽哥,在哪呢?生病了?”聶小青的聲音。

    “是的,已經病死了,再有事就燒紙,別打電話了,打了也接不了了?!睒s羽掛斷電話,這女人指不定有點毛病。

    “還是那女的?”錢多多瞄了一眼手機。

    “吃醋了?”榮羽躺沙發上翻個身,準備繼續睡覺,昨晚累得不輕。

    “想多了??!”錢多多嗤笑一聲,“我倆純粹是各取所需,知道嗎?”

    這女的和自己想的一樣啊。

    榮羽點點頭,然后又睡覺了。

    從此以后,過上了和美女同居的日子。

    6月6日,高考。

    6月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