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二十七章 最暖人心的不是風花雪月(1 / 2)

    茍廚 雙洲lk 3450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錢多多已經去了訓練營。

    這屋子里除了這張紙條,還有錢多多的味道。其實味道是聞不到的,不過記憶里有,所以感覺上也就有了味道。

    真正的決賽是在京城的鳥巢。

    所以決賽的時候,榮羽去不了,只能在家里看直播。

    按照錢多多的說法,所有去京城參加決賽的選手,在比賽結束后,都要跟隨者節目組去全國巡回演唱,這是在參加海選之后,初賽的時候,簽下的條款,逃不掉的。

    巡回演出之后,就是簽約了。

    或許以后真的就沒有再見的機會了。人的分分合合,就是這么的自然而然的來到了。自己一手把她推到了高處,等于就是一手將她給推開了。

    或許以后兩個人的生活軌跡都有了很大的不同。

    不過他和錢多多之間是愛情嗎?

    榮羽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反正錢多多莫名其妙的和自己相遇,然后又悄無聲息的離開,中間的過程似乎并不是很重要了。

    一個人開了一瓶啤酒,然后喝了一口,覺得沒有什么可以就酒的,就去廚房炒了個辣椒炒肉。酒喝了半瓶之后,又點燃了一支煙。

    晚上喝多了點,頭有點暈,就在沙發上睡了。

    第二天凌晨四點,生物鐘很準時的將他叫醒了,洗漱了下樓去。經過錢多多曾經租住的隔壁,扭頭看了一下。那邊已經住上了別的人,是一對情侶租的。

    在星沙市混的,大多數的底層打工者,都是在老小區的地方租房子,便宜。如果可以的話,男女混租也不是不行,有一些就像是榮羽和錢多多一樣,租著租著就成了男女關系了。

    這種關系你很難說是情侶,但是又區別于普通的男女。

    榮羽的生活可能又重新回歸到了一個人的狀態了。

    不過這種狀態不是不能接受。本來自己就是一個人,后來多了一個錢多多?,F在錢多多走了,自己又是一個人。

    所以根本就沒有擁有什么,也沒有失去什么。

    把澆頭熬制好了,送面的趙德才過來了。

    “我就說,還是要招人,以你的手藝,一天買個幾百份都不成問題?!壁w德才將面給提進去了,然后又悄聲的對榮羽說道,“羽哥,你明星女朋友呢?給我弄張簽名照!”

    “滾!”

    榮羽絕對不能給這種人簽名照。據黃甲說,這家伙能夠對著電視屏幕的穿著清涼的女明星開飛機的人才,嫌棄的揮了揮手。

    趙德才還想掙扎一下:“我每天給你悄默默的多拿兩斤面!”

    多拿兩斤面?還不是從別家店那里省出來。

    反正這種散裝面一家少一兩二兩的,誰能覺察的出來?

    “滾蛋!”

    榮羽揮了揮手,轉身進了店里了。

    見事不可為,趙德才這才悻悻的離開,不過還不死心的回頭看榮羽,看他回心轉意了沒有,結果被榮羽瞪了一眼,于是把電動車扭的飛快。

    榮羽可是敢打人的。

    他就親眼看到他毆打過兩個紋身的小年輕,就是很小的一件事情,隨地吐痰。

    不過也確實夠惡心的,在榮羽的店前面,這倆貨帶著一個未成年的小姑娘,然后在小姑娘面前比賽看誰吐痰吐得遠。一個比一個更加的賣力。

    等到一口痰吐到榮羽店門口的玻璃門上的時候,榮羽就出來了。

    這倆貨覺得要在小姑娘面前表現出社會大哥的威風,于是用手指頭戳榮羽的胸口——學的港片里的大哥的派頭。

    于是榮羽就正當防衛了。

    打得這兩貨滿地滾,滿臉都是血,看起來駭人的狠,結果還是小姑娘報警了。驗傷的時候,居然連輕傷都沒有。而且這兩貨挑釁在先,榮羽正當防衛災后。那個未成年小姑娘是從學校拐帶出來的,于是倆小青年沒討到好。

    趙德才那天經過,親眼看到榮羽打人的那種冷靜,殘忍的樣子。別的不說,就是打人打得特別的恐怖,居然還能連輕傷都算不上。

    這才是最讓人害怕的,就怕被打了,連個醫藥費都攤不上。

    所以趙德才跑的飛快,轉眼就看不到人了。

    趙德才剛走,聶小青就過來了。

    這姑娘今天不是穿裙子,而是傳了一套短袖的襯衣還有長褲子。但是即便是這兩件衣服,也是那種看起來很高檔的,絲滑的很。

    榮羽瞅了好幾眼。

    “怎么啦?對我有意思了?嘻嘻,我還改變主意了呢!”

    聶小青笑嘻嘻的,還扭了扭,左右轉兩個半圈。

    “明天給你準備兩套工作服,從你工資里扣!”

    榮羽說了一句,就進了店里的操作間里。

    “憑什么??!”聶小青不滿。

    “憑我是老板!”

    “氣死我了!”聶小青對著榮羽瞪眼。

    榮羽不理她,店里來客人了,開始煮面。聶小青一轉眼就對著顧客喜笑顏開的迎了上去。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