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三十七章 我不如你(求收藏跟讀)(1 / 2)

    茍廚 雙洲lk 3409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聶小青中途就差點兒演不下去了。

    但是還是陪著榮羽將這出戲演完了,讓錢多多的心情大起大落。最后洪水決堤一樣的釋放性的發泄了情緒之后,這才落幕了。

    黑黑的房間,錢多多笑著笑著,就流出了眼淚,然后視頻就掛斷了。

    抱著被子,然后讓心情慢慢的平復下來,就好像多天的壓力得到了宣泄的口子,然后猶如洪水一樣宣泄而出,整個身心都得到了解放,輕松起來了。

    “謝謝傻瓜!”

    錢多多翻了個身,然后趴在在床上,點亮了手機,然后看手機上面的一個人的背影設置成的壁紙。

    真是個不一樣的廚子??!

    聶小青也笑,也笑得肆無忌憚。然后就舉起酒杯對著榮羽說道:“我幫你演戲,你怎么感謝我?”

    榮羽和她碰了一個:“你需要我感謝嗎?”

    “不需要!”聶小青一笑,一飲而盡。

    旁邊的黃甲懵逼:“你們說什么我聽不懂??!”

    “聽不懂就對了?!睒s羽哈哈一笑,又倒滿了,和黃甲碰了一下,“有時候湖涂點好,清醒了反而是在為難自己。越是清醒的人,日子過得越是左右為難?!?

    “那是因為對你索取的人太多了?!甭櫺∏嘌a了一句。

    “搞不懂你們倆到底說什么,不說了,我還是吃菜,這么美味的東西,我為什么要陷入到你們倆人的啞謎當中去?!?

    黃甲也不管他們兩個,夾起生魚片就吃。

    榮羽和聶小青相視一笑。

    黃甲是真能吃,生魚片也好,生煎牛肉也好,還有那些韭菜,一半都是進了他的肚子里了。酒也喝的多,然后就賴在榮羽的客廳里睡著了。

    “我送你回去!”榮羽對聶小青說。

    “我不回去!”

    聶小青揚起臉,倔強的看著榮羽。

    “那就不回去!”榮羽說,“你去睡床吧,要不是黃甲搶了沙發,怎么著也得讓你睡沙發上的?!?

    “晚安!”聶小青瞇起眼睛笑,走到了房門口,站住,回頭看榮羽,“錢多多是個好姑娘!”

    “你也是個好姑娘!”榮羽也笑,“但是人總是會不斷的在路上遇到各種人,停留在原地等某個人,只有傻子才這么干!”

    “或許……這個世界上就是有這樣的傻子!”

    聶小青眨了眨眼,輕笑一聲,然后把門輕輕的掩上了。

    第二天榮羽醒的最早,自己去洗漱之后,就去菜市場買菜了。又去店里熬澆頭。他是不管聶小青和黃甲這兩人的。

    今天還能給錢多多做一次菜。

    不過這一次,他就不打算邀請黃甲和聶小青過來幫忙了。聶小青昨天幫了一次,估計心情不會很好。黃甲純粹就是個吃貨,幫倒忙。

    聶小青是坐黃甲的車來店里吃早餐的。

    吃完早餐之后,倆人就去了私廚那邊忙活了。

    王鐵軍是在中午過來的,他依舊是要了一碗面,然后慢慢的吃。整個過程都沒怎么說話,就像是一般的顧客一樣。但是他又比一般的顧客吃得更慢。

    吃完了,他還主動地將自己吃面的碗給洗了。

    “你不只會做面,你肯定會做菜!”

    王鐵軍看著榮羽將一碗面端給顧客之后,坐在自己的躺椅上,就挨著他坐下來,一本正經的對著他說道。

    榮羽就放下書本笑道:“我沒有說我不會??!”

    “那你為什么不參加社區廚神的爭奪?”

    王鐵軍很好奇這個問題,他一直在想這個問題,自從他第一次在榮羽這里吃面之后,這個問題就纏繞著他。

    “因為我開的是面館!”

    這回答一點毛病都沒有。

    王鐵軍也愣了一下,啞然失笑,想了很多天的原因原來在這里。不過他又有了新的疑問。

    “為什么開面館,而不是開餐館?”王鐵軍甚至還建議,“如果你做菜有你做面的水準,開餐館生意肯定會很好?!?

    榮羽覺得王鐵軍陷入到了一個怪圈了。他想要搞明白一件事,但是搞明白之后,又陷入到了另一件事,又想去搞明白。

    “因為我只想開個面館!”

    這個理由還真的沒有可反駁的,誰規定大廚一定要去做菜,而不是做面?紅桉白桉,還不是人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王鐵軍沉默了,不是他沒有問題了,而是在想新的問題。

    “能給我做個土豆絲嗎?”

    榮羽就坐直了,看著王鐵軍。

    王鐵軍也正襟危坐,挺得筆直,看著榮羽。

    “我和你的生意不搭界。我賣面,你做菜。我的顧客是社區的老顧客,大多數都固定了的,你的顧客和我的不重合,我們沒有沖突,為什么要比?”

    王鐵軍摸了摸頭,似乎在想怎么回答。

    “我以前是軍隊里的廚師。后來退伍后,又學了好多年的廚師,然后自己琢磨著做菜。自以為很有心得,也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