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四十七章 只為證明我愛你(1 / 2)

    茍廚 雙洲lk 3478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榮羽沒有立即將魚殺了,而是扔在了一個大桶里,灌了一桶水養著。養幾天了再說。因為這條魚不在今天的菜單上。

    醬椒鹵豬腳皮是今天的第二道菜。

    這是地道的湘菜代表。

    稍微有點兒麻煩的就是豬腳去骨。但是鹵過的豬腳去骨是比較容易的。鹵了之后,骨頭去掉,然后冷卻了,將豬腳皮切成細條狀,加上醬椒、小米椒、姜蒜等調料,再淋上熱油。

    就能聽到“嗞”的一聲,豬腳皮酥軟微焦,咬一口的先是焦脆,然后就是豬腳皮的滿口的軟軟的膠原鋪滿口腔。

    第三道菜榮羽做了個拔絲蘋果。屬于甜品加水果。

    錢多多飛一樣的刮進來的。

    進來就所要抱抱和親親。

    榮羽聽到動靜,穿著圍裙從廚房出來,剛一到客廳就被錢多多一陣風給刮到了沙發上。錢多多迫不及待的就扒衣服。

    “先吃飯!”

    榮羽捏住她的下巴,把她一頭拱來要親嘴的臉擋住了。主要是自己身上一身油煙味。

    “吃飯,吃飯!”

    錢多多眉飛色舞的端坐了,看榮羽將最后一個拔絲蘋果端上了茶幾。

    “沒有酒?”

    錢多多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榮羽。

    “我怕酒后亂性!”

    榮羽坐下來,拿起快子,遞給錢多多,說道。

    “啊哈——”

    錢多多被榮羽的話給震驚到了。

    “你說啥?我特么的回家不就是為了要讓你酒后亂性的?那我回家的意義何在?”

    不等榮羽說話,就直接從沙發上跳到了地上,熟門熟路的去廚房里的冰箱里拿了啤酒出來,拿起一瓶,鐵牙一咬,瓶蓋開了,遞給榮羽。

    自己又拿一瓶,同樣咬開了瓶蓋。

    “叮!”的一聲,兩個瓶子碰了一下,錢多多一口氣灌了三分之一瓶酒。

    “痛快了。你都不知道這幾天我過得什么日子。吃的要限制,喝的要限制,甚至連來大姨媽都要限制?!?

    榮羽很敏感,馬上就瞪大眼睛:“你這個騙子?!?

    “我騙你啥了?”錢多多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你大姨媽來了,還要讓我酒后亂性,讓老子練手速??!”榮羽面帶委屈的說道。

    “哈哈——”

    錢多多忽然之間就爆發出一陣驚人的大笑,然后一頭就倒在了沙發上,揉肚子。

    “男人啊,男人!我太喜歡你了!”

    整個吃飯的過程,錢多多都在吐槽在整個巡演組里對他們這些選手多么的苛刻,那些導師的日子多么的好過……

    錢多多的喋喋不休,最后就是對口腹之欲的嘖嘖贊嘆,讓這個夜晚顯得溫柔又可愛起來了。榮羽并沒有說過多的話,只是一個聽眾。

    他知道錢多多需要一個情緒的發泄口。

    整個晚餐的菜,大部分進了錢多多的嘴里了,她在節目組里壓抑的太厲害了,回到家里,有種井噴式的放松。

    包括她的情緒和她的食欲還有她的叉欲。

    茶幾上的殘剩的盤子都光了。

    還有幾個煙蒂胡亂的漂在盤子里的湯汁上,啤酒瓶子東倒西歪,亂七八糟的或者豎起,或者橫著。

    錢多多橫著趴在床上,身上胡亂的搭著一條毯子,將她的腰和臀給蓋住了。

    榮羽在客廳里收拾殘局。

    今天晚上,錢多多吃得很高興,大聲的贊嘆著,是從來沒有吃過的美味。

    味道確實很好的,但是這種美好的味道,除了菜肴本身的味道之外,還有一層賦予菜肴上的很特別的情緒。

    興奮的情緒和釋放壓力的行為,都成了美食的一種增味劑。

    之前王鐵軍一直都不明白,為什么自己的土豆絲和榮羽的比起來,總是差了那么一點點的味道,總不能讓人感覺圓滿如意。

    所以情緒對味道的影響是很大的。

    王鐵軍帶著朝圣的情緒來品嘗榮羽的土豆絲,自然就會對他的心理產生很微妙的影響,哪怕是他完全一致的按照榮羽的步驟去做,但是從心理上,他總是感覺自己的不如榮羽的。

    半夜的時候,錢多多醒了。

    看著榮羽躺在床上,她就認真的趴在床上,雙手的手背交疊著,枕著下巴,看榮羽睡覺的樣子。

    看累了,又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早,榮羽也醒了。

    她醒的時候,他睡著了;他醒的時候,她睡著了。

    不過今天榮羽沒有早早的就去面館。

    就算是自己遲到了,誰敢說他一個不字?做早餐店老板做到他這樣的地步,也算是可以夸耀很久的了。

    錢多多的眼睛瞇成一條縫的時候,榮羽就坐起來了。

    “醒了?”

    “嗯!”錢多多伸懶腰,坐起來,身上蓋著的毯子滑下來。

    榮羽眼睛上下逡巡。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