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五十三章 最最了不起的大廚(1 / 2)

    茍廚 雙洲lk 3528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聶小青不是小白,也不是錢多多那樣大大咧咧,把愛能夠直接表達出來的女孩。她是當過老總的人,所以有點小心思。

    她只是將自己的生活的現狀擺在榮羽面前。然后這個男人就會明白和理解自己所做的一切。因為在她眼里,榮羽就是個能夠看透自己靈魂的人。

    她一直都相信,那天晚上,榮羽救自己并不是巧合。

    當然她也不會卑鄙的想到是榮羽故意安排的英雄救美,因為救了之后,這混蛋玩意兒,居然連自己長成啥樣都不記得了。

    只能說是老天安排的,這個少女時期的想法很執拗的扎根在了這個女孩的心理,所以也就是她一直相信榮羽會是她最終的緣分,所以她連大學和畢業工作創業之后都不想談戀愛浪費時間的原因。

    有些思想一旦扎根,成了種子,就會不斷的成長,最后長成參天大樹,占據了心靈的每一個角落,從而成為一個執念。

    第二天一早的時候,聶小青還和合租的姑娘大吵了一架。

    “以后捎帶男人回來!”門外那個合租的姑娘故意的大聲說話。

    聶小青:“閉嘴!”

    合租姑娘一愣,從來沒見過聶小青這樣橫的時候,立即就要發飆開懟。

    “砰”的一聲,房門勐地拉開。

    合租的姑娘被嚇到了,往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著聶小青。

    “我帶男人回來,又不是過夜,他只是送我回來而已。你要是再逼逼,就趕緊滾!”

    “砰!”

    又一聲,門關上了。

    合租姑娘被聶小青的氣勢給壓住了,半天沒有回過神來怎么回罵過去。等腦子里想起回罵的話了,卻又失去了那個氣勢。

    想了想,憤憤的回到自己的房間,關門的時候很用力。

    “彭”的一聲,隨后又是一聲“哐當”,門上的一塊玻璃掉下來,摔得粉碎,差點就把這姑娘的頭給砸到。

    啊——

    合租姑娘發泄的尖叫一聲,快瘋了!

    一場秋雨之后,天氣忽然之間就溫柔了起來,那種連葉子都黃了卷起來,任憑自有落體,連風都不來卷一下的酷熱天氣忽然就不見了。

    就像是從暴躁的青年時期,忽然間就變成了溫柔的小婦人。

    大街小巷都在唱新歌手比賽上的幾首比較流行的歌曲。

    其中最火的一首卻是錢多多的第一首原創“春風得意”。不是抒情性非常強的,講故事的那首,也不是最后的那首愛情的。

    人們唱的是一種心聲,就像是“孤勇者”,或者“少年”,每個人都還是有夢想的,只不過人變老了,夢想就埋起來了。

    套用一句流行的話:有夢想的人只是老了,并不是死了。

    所以這首歌很容易受到年輕人的喜歡,也容易受到中年人的喜歡。

    就連榮羽隔壁的雜貨店都用喇叭在放這首歌,還逢人就說:“原唱的男朋友就在我旁邊,真的,來瓶水,兩塊,你就馬上能過去吃碗面了?!?

    還有人真的掃了了兩元錢,拿了水,跑到榮羽的店子里,喊:“老板,我買了水,給我下碗面?!?

    “15元,掃碼付款,謝謝!”

    榮羽早就看清楚了雜貨店老板的花花腸子。先付款再吃面,以免這些買了水的人,誤以為買瓶水就送一碗牛肉面。

    這都能夠上當的人,榮羽已經是無話可說了。

    一大早就已經打發了四個人了。

    這是第五個。

    “騙子!”上當受騙的人往往會發泄一句泄憤的話,但是一回想,人家也確實沒有說買了水就能免費享受一碗面啊,自己也會忍不住笑。

    不過這都是一些無傷大雅的玩笑。一般人是不會上當的。

    上當了也無所謂。

    于是乎還有人在吃面的時候還拿這個開玩笑。店子里很是快活。

    榮羽的點每天都是這樣。中老年人們都很喜歡湊熱鬧,還喜歡開玩笑,而且都還喜歡開葷的玩笑。

    但是這些人里面,有一個人不笑。

    默默的吃面,吃碗面還會喝一碗湯。喝完湯之后,就枯木一樣的坐好一會兒,就是看著榮羽煮面。

    也只有在榮羽煮面的時候,他才會盯著榮羽。

    早上吃完面之后,這成了王鐵軍的常態了。然后就會在九點之前離開,等到十二點的時候,又會來到店里,中午再吃一碗牛肉面。

    這種狀況已經好幾天了。

    榮羽不管他,這人屬于越管越來勁的那種。以前還提問問榮羽,后來提問榮羽都懶得回答他了,到現在他也知道榮羽不會回答他,也就不問了。

    看王鐵軍走了,雜貨店的老肥就過來,對榮羽說道:“王鐵軍這人算是栽了。呵呵,我就知道,靠山山易倒,靠人人易跑。這種結局是遲早的。還以為真的關系那么好搞的,邪門歪道。這下好了,星沙市是沒人敢請他的了,除非不在這一塊搞了?!?

    榮羽也知道這是必然結果。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