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五十五章 痛快下酒(1 / 2)

    茍廚 雙洲lk 3407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如果聶小青直呼錢多多名字的時候,大多數對她是沒有什么敬意的。甚至還可能會有偏見。

    但是一旦叫嫂子的時候,要么有事求她,要么就是錢多多真的干了讓她敬佩的事情,從而值得被她叫一聲嫂子。

    聶小青將手機舉起來,遞給榮羽。

    手機上面的新聞讓榮羽都愣住了。

    然后臉上就綻開了花兒一樣的笑容,他就知道錢多多不會讓自己失望的。

    “窩草,潑得好,這幫孫子!罵得好!”

    黃甲已經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看到了頭條上的新聞。這新聞已經在頭條上推薦了好幾條相似的了。

    “倒酒,倒酒!”

    黃甲表現得比榮羽還興奮,拿起酒瓶子給自己倒酒,但是酒沒了,就沖榮羽大聲喊叫。

    “羽哥,如此痛快的事情,怎么沒有酒呢?”

    聶小青也很期待的看著榮羽。

    確實是值得浮一大白。

    但是看著兩人的情形,這到底是謀劃自己的酒呢,還真的有種和自己同歡喜的那種情緒?

    榮羽都懷疑黃甲的亢奮只不過是為了趁機要自己的酒喝。

    酒,當然要有酒。

    這么有種……有膽氣的錢多多,就是女中豪杰。自己有這樣的女人,怎么能夠不喝酒呢。

    然后三人又舉起了倒滿了酒的杯子。

    黃甲一口氣喝掉了三分之一,也就是一兩,一股氣憋在胸口,兩只眼睛瞪得發紅了,然后就勐地“哈——”一聲,哈出一大口酒氣。

    聶小青指著黃甲大笑,又看榮羽,見這個男人舉酒臨風,不由得有些癡了,看他的人影都開始模模湖湖的。

    “聶小青醉了!”

    榮羽看聶小青,說了一句。

    話還沒有說出來,聶小青一頭就往地下栽倒了。幸虧榮羽挨得近,一只手就將她的脖子托住了,順勢就放到沙發上躺下來。

    黃甲哈哈大笑,指著聶小青:“女人,你的名字叫弱者,有膽量你特么的來拼啊,拼不過是不是?”

    榮羽就將杯子里剩下的一半的酒舉起來,對著黃甲說道:“干了!”

    “干了!”

    黃甲被酒精刺激的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一仰頭,將剩下的二兩酒一口氣給干了底朝天,還給榮羽亮杯底。

    “羽哥,我干了??!”

    說著搖搖晃晃的,然后就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扶著茶幾,干嚎了好幾聲。

    “爹也……你錯勘賢愚枉為爹,哥也……你不分好歹枉為哥……老子手提三尺狗頭鍘……”

    后面沒聲音了,躺在地上,鼾聲大作。

    這兩個真讓人頭痛。酒后后遺癥,榮羽覺得自己還行,準備將聶小青拖到房間里去,扔床上。到底是大姑娘家,不能和男人躺在一處。

    拖到了房門口就拖不動了。

    “篤篤篤”有人敲門。

    這個時候點了,榮羽覺得只能是隔壁的小姑娘或者是少婦。但是從敲門的聲音上來聽的話,窸窸窣窣的,像是貓爪抓門一樣,應該是那個小姑娘。

    想去開門,但是人走不動了。就躺著喘了兩口氣,也發出了鼾聲。

    榮羽出面館的而時間再一次遲到了。

    老頭老太太們很喜歡,因為店子前面的空地兒坐了一熘兒的中老年人,還圍成了一個圈,從旁邊的雜貨店和房地產的店鋪借過來的小板凳,做好了。

    就差瓜子花生辣蘿卜了。

    最離譜的就是郭老頭手里還有個籃子,籃子里放著好些個雞蛋。

    看的榮羽咬牙切齒的:“今天不煎雞蛋,全部白水煮蛋?!?

    “唉唉,不對??!”

    郭老頭就上前辯解。

    “愛吃不吃??!”榮羽提著牛肉進去,開了店子里的門。郭老頭不敢說了,就吃的方面來說,榮羽確實很橫,他說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中老年人就紛紛的進到店里,占座位,郭老頭自覺的去將空調開了。天都涼快了,他還是覺得開空調好。

    雞蛋煮熟了,端出去讓這些中老年人剝雞蛋。反正他們閑著也是閑著,好在這群人還是聽招呼的,很快雞蛋剝好了。

    榮羽就一起下鍋,做了個紅燒虎皮雞蛋。

    下面的時候,每個人的面碗里加一個。

    于是皆大歡喜,一群中老年人吃得很歡快。郭老頭還作死的過來問:“榮老板,明天多睡會兒??!”

    “想屁吃呢!”榮羽笑嘻嘻的出來,自己也端起一碗面,碗里有兩個雞蛋。

    但是沒人敢說話啊。

    吃碗面,喜歡給榮羽介紹對象的劉老太太就說:“聽說你對象黃了?”

    榮羽就大怒,說道:“那個造謠的?站出來!”

    郭老頭說道:“新聞上都說了啊,你以為我們老年人不看新聞的啊。說是和一個什么導師談戀愛了,被人拍到了……不過,我看好像沒什么。不就是一起走個路?!?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