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六十一章 女兒沖冠泣蘭章(1 / 2)

    茍廚 雙洲lk 3286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不論有錢沒錢,人總是有夢想的。

    有了系統這個最大的底氣之后,榮羽覺得自己不必廢在家里了。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才是最好的躺平。

    所以藝廚反而成了榮羽心中最為想要做的私房菜了。

    張良穎什么都沒有和錢多多說就走了。她的助理從大老遠趕過來給她開車,然后兩人揚長而去。

    錢多多在小區外的門口看著張良穎離開,很是惆悵。

    “她居然沒有什么和我交待的,再過兩天就要簽約了,不和我說點鼓勵鼓勵的話?”錢多多的視線從車輛消失的路口側頭看榮羽,“好歹我也是萬中無一……”

    “她不是來看你的!”

    榮羽說一句,轉身朝小區內走去。

    錢多多跟上來,問:“為什么?你和她有一腿?”

    她不過是開玩笑問的,一邊走,還一邊蹦跳著扭來扭去??雌饋聿⒉皇遣婚_心的樣子。

    “我們倆才有一腿??!”榮羽笑道,“正因為我們倆有一腿,所以她才要過來看我。難道你不知道原因?”

    錢多多就揚起臉,看著榮羽笑:“我知道啊。她不就是怕你配不上我嘛!那是因為她不了解你,今天看她離開的時候,我就知道……對你還是挺滿意的?!?

    張良穎確實很滿意。

    其實在很多人的心里,廚師的形象與高大上是掛不上鉤的。除非你能夠做到頂級的大師。這一點和娛樂圈又不太相同。

    因為娛樂圈哪怕是個三流的小演員,一般人都能感覺到他們混得還不錯,讓人覺得光鮮亮麗。

    這是職業所造成的普遍的感覺。

    晚上兩人相依在房間里的時候,錢多多就對榮羽說道:“老公,我想寫一首歌!”

    榮羽一愣,看將腦袋拱進了自己懷里的錢多多。

    “你剛才叫我什么?”

    “老公??!”

    “再叫一次,老公公!”

    “滾!”

    榮羽想不到錢多多忽然就對自己變了一個稱呼了。以前一直強調的是我男人?,F在似乎這個稱呼又升級了,直接跳過了男朋友,而成了老公。

    前生今世,第一次聽到一個女人叫自己老公。

    “呔——來將何人?”

    榮羽忽然就學著戲劇來了一句韻白。

    “番王小丑何足論,我一劍能擋百萬兵。領兵掛帥者——穆桂英是也——”

    錢多多馬上就接過了,用的是京劇《穆桂英掛帥》中的唱詞,還有韻白腔調,還做了一個劍指,直指榮羽。

    “雁翎刀光寒沙場,縱馬邊疆血殘陽。巾幗許國三千里,女兒沖冠泣蘭章。千年國,今思量。娥眉胸襟膽上霜,昆侖望故鄉?!?

    榮羽用rap的方式念出了一段文字。

    很有節奏感,也很有情懷。

    男人的才情有時候真的需要女人來催化。

    錢多多那嬌媚的一聲“老公”真的將榮羽給激到了。想起錢多多那平常的性格,那豪放的情懷,還有勇往直前,毫不妥協的態度,不就是那巾幗英雄一樣嗎?

    激蕩之下,那句子就脫口而出。

    錢多多就像是被定身了一樣,愣愣的看著榮羽,看著榮羽笑嘻嘻的臉,看著他對著自己說:“怎么樣?好不好聽,我也會念rap,我也會唱歌,是不是?”

    “嗷嗚”一聲。

    錢多多就像是一匹母狼一樣的,兇狠的朝著榮羽撲過去。

    男人的才情是女人最好的崔情劑。

    就像女人的嬌媚是給男人下的春妖一樣。

    錢多多毫無預兆的撲過去,然后毫無防備的榮羽就很不幸的被撲倒了,從床上滾到了床下,差點就頭著地了。

    但是這并沒有妨礙錢多多的狂野。

    真的像是個提著雁翎刀,準備砍人的女流氓了。

    因為現在的錢多多實在是算不得一個巾幗女英雄。所以女流氓就該干著女流氓的事情。

    因為行為動作過于勐烈,筆墨不足以描述。只是戰場蒼涼,到處都是殘跡,都是滄海橫流的場面。

    “老子是做了什么孽?”

    榮羽憤然的推開錢多多,罵罵咧咧的起身。

    “你做的最大的孽,就是當初我去你家上衛生間的時候,你不只不攔著我,還讓我去了兩次?!?

    錢多多哈哈大笑,得意極了。

    自己運氣咋這么好呢,隨手一逮,就逮著這么好的男人了。越看心里越喜歡,又忍不住要動手動腳了。

    榮羽逃進了浴室,然后在里面琢磨了好半天,然后明天決定給自己搞點韭菜、大蝦、驢肉、牡蠣什么的。

    在錢多多面前,榮羽沒法保持那種澹然。這娘們太虎了。

    “老公,再念一遍,我把這個詞寫下來?!?

    錢多多發泄了自己的情緒之后,創作的熱情就高漲起來了。寫歌的人和寫詩的人差不多都這德行吧!

    于是榮羽就拿出一張紙,然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