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六十三章 美食心境之論(1 / 2)

    茍廚 雙洲lk 3599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六道菜擺好了。

    黃甲親自端上來的,聶小青在一旁伺候著,她的凳幾上放著一個白色的瓷壇子。黃柏榮一看就知道是上次自己喝的那種自釀酒了。

    百鳥朝鳳擺在正中間,文思豆腐在主位,其余的四樣菜左右各一,下首位一偏左,一偏右。

    上完菜,榮羽親自過來打招呼了。

    “諸位先生賞光,很榮幸!”

    榮羽沒有用“老板”“老總”啊,這些比較普通的稱呼,而是用了“先生”,頓時讓在坐的幾個人都不由自主的微微一笑。

    “哈哈,我們幾個成先生了,有意思!”一個中年男人哈哈一笑。

    黃柏榮也沒有要介紹的意思。

    這也是他們這行的規矩,在沒有得到別人認可的時候,一般不主動介紹。特別是這種請客吃飯的事情,客人和主廚之間,一般不會到互相介紹名字的深度。

    “這四樣菜有什么說法沒有?”老頭看著榮羽,似笑非笑。他指的是除了百鳥朝鳳和文思豆腐之外的四樣菜。

    榮羽笑道:“當年隨園主人在隨園食單上記載了隨園四小菜,熏煨肉、炸饅、雞丁、馬蘭四樣。這也是現今有據可查,一定范圍內流傳下來的。但是在湘南也有四小菜,據說也曾被大學士紀石云提到過?!?

    “哦?還有這么一說?”

    老頭來了興趣。

    “紀石云曾在《草堂筆記》里記載一個事,說是在星沙府有個老板娘,新店開張,為了吸引顧客,就搞出一個噱頭,說是誰要是在一炷香之內,讓她又笑又怒,她便將店內最好吃的菜來免費招待。這一說,好多人都想來試試。有的學動物叫,有的做滑稽動作。但是都不能搏老板娘一笑。這時候有個書生過來,對著老板娘說,‘這有何難’,話還沒落下,就忽然對著老板娘身邊的一條狗,做了個揖叫了一聲‘爹’。猝不及防,一臉嚴肅,好像還挺隆重的。老板娘頓時就沒憋住,大笑起來。眾人都期待書生怎么讓老板娘發怒。誰知書生又沖著老板娘叫了一聲‘娘’。老板娘一聽,頓時就怒了。等眾人大喊輸了,這才醒悟過來,上了書生的當。沒辦法,就只好拿出店里最好的四樣才來招待書生。書生吃過之后,大聲稱善,說是余味三月,直追先賢聞韶樂。這店里四樣菜就從此聞名星沙府,老板娘的店子頓時就火爆起來?!?

    “妙??!”

    老頭一聽,不由得擊節贊嘆。

    “這老板娘和書生是一伙的!”另一個中年男子就笑道。

    “古代人的營銷手法,那時候就有人學會找托兒了!”

    榮羽就點頭笑道:“這個紀石云倒是沒有記載,但是這種商業營銷技巧,還真是我們古人就有流傳下來的?!?

    老頭哈哈大笑,痛快至極。

    “這就是我們星沙的四小菜?好好,值得一品?!?

    榮羽口中所謂的四小菜,和隨園四小菜確實不一樣。發絲牛百葉、冰糖湘蓮、辣筍尖和蒸雞蛋羹。

    榮羽親自給五人倒上了酒。

    “酒是自家釀的,就是嘗個新鮮?!睒s羽笑道,“老酒貴在陳,新酒貴在奇。各位慢用!”說完就站在一旁,微笑著看。

    酒是倒在白瓷酒杯里。

    黃柏榮就看著榮羽笑,他可是還記得榮羽用塑料杯招待他的時候了,一通說的天花亂墜的,還讓人覺得心情舒暢。

    小忽悠,不過忽悠得讓人心里舒服。

    榮羽也對著黃柏榮眨了眨眼睛,有些調皮。

    黃柏榮一笑,他倒是挺喜歡這種感覺得。老成持重,卻又不失天真活潑,不死氣沉沉,不失年輕人的朝氣。

    從酒倒出來,聞到香味,老頭就點點頭。

    聞其香、辨其色,可以看到酒的初步的品質。最后品其味,就可以斷定,這酒是不是好酒了。

    酒倒出來的時候,香氣就溢滿出來。

    “意?”

    老頭將酒杯端起來,湊到鼻子變,又聞了一下,不由得臉色有些奇怪了。然后抬頭看榮羽,笑道:“勾調過的?”

    榮羽馬上就對著老頭豎起了大拇指。

    “對,這就是勾調過的。自釀的小曲清香型酒和二十年醬香茅臺的勾調?!?

    黃柏榮就指著榮羽:“我之前喝的時候,就不告訴我?!?

    老頭點點頭:“這香味有點意思。不是一比一的比例,因為醬香被壓制住了,清香更強烈一點,但是又有醬香的融合,醬香露尾子,清香出酒頭,不錯不錯,就看酒味如何了?!?

    說著老頭就把端起的酒杯送入到嘴里,品了一口。

    其實要將兩種不同香型的酒勾調到一個平衡酒體的水平,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所以勾調大師,在各大酒廠都是非常寶貝的人才。

    “醇厚,余味都比較足,好酒!”

    老頭贊他了一句,這還真是發自內心的贊嘆。

    其余的人一聽老頭這么說,都各自喝了一口,也頻頻點頭。酒是好酒,既是為了附和老頭,也是因為這酒是真的好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