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六十四章 三個人的期盼(1 / 2)

    茍廚 雙洲lk 3617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榮羽不知道張德勝是誰,但是肯定知道這個人一定很有身份和地位。

    隨行都帶著氣場很足的中年小弟就能證明這一點。

    這一頓飯吃得很盡興。

    不是生意應酬的那種盡興,而是真的很盡興,五個人都很高興。不是為了捧誰的面子。所以要讓美食真的美起來,心境真的是個很重要的東西。

    “要不……陪我們幾個老家伙一起嘮嗑嘮嗑!”

    老頭用探尋的口氣說。

    其余四人見老頭興趣很高,就有人讓座了。讓座的是坐在下首的那個中年人。他坐在了左邊去了。

    榮羽不客氣,一個人坐一方,和老頭面對面。

    榮羽是能說的,凡是牽涉到美食,總能隨口就來。老頭也聽得過癮,喝酒也喝的暢快,一頓飯吃了兩個小時,老頭還意猶未盡。

    但是有些上頭了,用快子敲擊了桌子,哼唱起了京劇來。

    “老爺子到位了!”一個中年男人就笑了,然后轉頭看黃柏榮,“要不今天就到這里?”

    黃柏榮就看張德勝。

    “老爺子,今天盡興了,過猶不及,就此打住吧?”

    張德勝點點頭:“嗯,嗯,行。今天很盡興?!?

    五個人就告辭,三個中年男人簇擁著老頭走在前面。老頭回頭看榮羽,笑道:“榮老弟,老哥哥以后可能會常來叨擾??!”

    榮羽就站在一旁笑道:“您記得給錢就行!”

    張德勝一聽,哈哈大笑,指著榮羽對旁邊的中年男人笑:“瞧瞧,認錢不認人,這就對了了嘛,這就對了,好好好,再會了,再會了!”

    一擺手,上了外面停著的一輛邁巴赫,一個中年男人陪著坐在后座。其余的上了另外一輛車,一熘煙的走了。

    剩下黃柏榮沒有走,站在門口,沖著兩輛車揮手,直到車子影子都看不到了,這才回過頭看榮羽。

    “很好很好!”

    黃柏榮拍了拍榮羽的肩膀,笑道。

    “把賬單給我吧!”

    黃柏榮今天被榮羽給驚到了。主要是張德勝今天看起來明顯吃爽了,難得。

    這時候黃甲一熘煙從店內跑了出來,手里還拿著一張賬單,遞給黃柏榮,笑嘻嘻的說道:“老爸,誠惠,一共兩萬六!”

    黃柏榮一愣,瞪著黃甲:“你這趕得上譚家菜的價格了??!”

    黃甲笑嘻嘻的說道:“爸,要是讓你選擇,這一頓是吃譚家菜還是藝廚的菜,你怎么選?”

    “當然選藝廚??!”黃柏榮說了一句,然后點點頭,“這樣一說,倒也不覺得貴了,挺公道的??!”

    “貴的是宮廷菜和國宴菜。賣的藝術,所以這一頓還是值得的。就羽哥在桌上的那一席話,就值個一萬了,還沒算在費用里呢!”黃甲笑嘻嘻的說道,“老爸,記得再找人來??!”

    “行了,回頭我讓財務過來結賬?!?

    黃柏榮不耐煩,不過心里還是挺高興的,藝廚能夠得到張德勝的贊許,已經是很好的一個開局了。和榮羽,黃柏榮也就不說什么了。

    離開的時候,又不免叮囑了幾句。

    等黃柏榮也離開了,聶小青也從樓上包間下來了,看了看。

    “都走了?”

    “走了!”黃甲笑嘻嘻的說道,“羽哥說晚上還有一桌?!?

    “沒人訂餐??!”聶小青看了看黃甲,又看看榮羽。

    “晚上我們自己一桌,一起吃個飯?!睒s羽說道。

    “好好!”聶小青笑著點點頭,然后問,“黃甲,你爸給錢了沒有?”

    “答應讓財務過來結賬的?!秉S甲笑道,“跑不掉的,兩萬六呢。這還不算酒水錢,羽哥的酒都能值個幾千塊!”

    “沒那么夸張?!睒s羽笑了笑,“我們的酒是私釀,不能賣,算不了錢,只能是以送的方式,小青,多備一些品牌好酒吧。我這酒也不夠?!?

    下午兩點多鐘的時候,一個發福的中年女人過來,黃甲立即就興沖沖的貼過去笑:“大姨,給我結賬的吧?”

    中年婦女就笑罵一句:“你也好意思,宰到你爸頭上了,給現金還是掃碼?”

    “都行,不過還是給現金吧,看著養眼?!?

    聶小青過來,將中年婦女引到院內的亭子內坐下來,服務員送來了茶水。

    “兩萬六,你們點一下!”

    中年婦女從包里拿出錢,遞過去,看問黃甲:“都吃了些什么,花了兩萬六?”

    黃甲就說道:“宮廷菜,國宴菜,吃過嗎?兩萬六都是講了情面的,要是別人來吃,至少還得加個萬兒八千的?!?

    “你就吹吧。走了,我還得回去做事嗯!”中年婦女喝了茶,和黃甲說了一聲就走了。

    然后聶小青拿著錢喜滋滋的去了。

    “羽哥,我們真的宰了他們?”聶小青將錢收好了,然后悄默默的問坐在大堂內躺椅上刷著手機的榮羽,她做廣告行業的,也沒見這么暴利的。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