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七十三章 一碗壽面慰東海(求追讀)(1 / 2)

    茍廚 雙洲lk 3428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這個叫穎兒的姑娘根本就沒有和榮羽聊天的意思。一路上也不說話,帶著榮羽到了廚房,就站在門口說道:“就這里了,我走了!”

    榮羽不在乎這個穎兒姑娘到底留還是走。

    他今天的任務就是做一碗長壽面,做完之后,當做生日禮物送給張德勝吃了,就完事了,他也就大功告成,然后回家。

    大堂內,兒孫滿堂,老友幾個,談笑風生。其中就有參與到這次搶骨頭的朋友。等于是這幾人聯手做下的一樁大事。

    今天既是生日宴,又是慶功宴。

    兒孫輩送字畫、送古玩玉器的比較多。又文雅又貴重,再加上張德勝喜歡裝文化人的腔調,所以兒孫輩們早就摸透了,投其所好。

    但是在這些東西上很難分出高下來,這種東西并不是越貴越好的。有時候你刻意顯示出禮品的貴重,但是如果打了眼,那就太讓人尷尬了,還會留下一個沒眼力見的印象,得不償失。所以都四平八穩。

    老朋友送的東西就不是這些了。

    因為朋友之間送這些就顯得俗氣了,大多都是一些雪茄、好酒等一些小東西,不貴,但是送了之后,還可以以后同享。

    也有借“有福同享”的寓意在里面。

    幾個朋友和家人邀請倒了書房聊天。

    能夠進書房參與聊天的除了朋友之外,也就三個兒子,都三四十歲的年紀了。顯得比較沉穩,書房的沙發、椅子上坐下來,然后有人送了茶水點心進來。

    隨意的聊天,就談起了這次加州陽光的桉子。

    這種氛圍輕松高興,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笑容。事后分錢,你好我好大家好。

    等到中午的時候,準備開餐了。

    既然是家宴,在會客餐廳舉行。同時開了三桌。其余兩桌都坐滿了,不過主桌上還空著一個位置。

    張德勝的家人有些疑惑。

    該來的都來了,怎么還空了一個位置呢?因為那把空著的座椅很顯眼。就在張德勝面對面的位置。

    “還有客人?”

    張德勝的大兒子是個四十多的中年人了。因為張德勝沒有動快子,所以其他人都沒有動,等著主人發話的。

    “一個朋友!”

    張德勝回答了大兒子的話。

    于是就都等著了。最后一道菜上來了。大伙兒又看張德勝。張德勝倒是滿懷期待的看著廚房那邊的方向。

    等上菜的人下去,一個年輕的姑娘就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過來。

    端盤子的是張德勝的孫女兒,所有人都認識,叫穎兒。跟在穎兒后面的是一個年輕人,穿著意見很休閑的外套,一條牛仔褲和白板鞋。

    咋一看,還以為是個剛畢業的大學生。

    “來了,來了!”張德勝哈哈大笑,站起來,朝著那年輕人招手,“就等你了,坐坐坐!”

    榮羽笑了笑,也不急于坐下來,而是示意穎兒將托盤端到了張德勝的面前。

    他一伸手,將面碗端起來,然后放在了張德勝面前的桌面上。一個開口很大的面碗,上面蓋著瓷蓋子。

    張德勝很期待的看著。

    瓷蓋子揭開,頓時熱氣就冒出來,等熱氣散盡,就是一碗湯面。中間的面浮出了頭,四周都是湯,就好像是浮出海面的島一樣。只不過浮出湯的面上面還蓋著一片海帶,海帶上面還有些小窟窿。

    榮羽掏出了一個小瓶子,撒了點液體,又用打火機,隨即朝著海帶上面點了過去。

    “哦——”

    眾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靠了一下,一片藍色的火苗從海帶上升起來,飄動著。

    “祝老張生日快樂。七十年后無事客,興火乘煙南山翁?!?

    說完,手一拂,那一片藍色的火焰就熄滅了。

    榮羽將快子遞過去,笑道:“趁現在吃?!?

    張德勝一旁看的興致勃勃的,接過快子,一邊攪拌了一下,一邊:“有什么說法沒有?”

    榮羽笑道:“就是小手段,助個興?!?

    “真的?說說看嘛?!睆埖聞倏隙ㄖ罉s羽說的這些小手段,其實都應該是烹飪里探索出來的一些新鮮手段。

    榮羽看他第一口面下嘴,就點點頭笑:“我快點說下,也好讓客人早點吃到嘴里。這海帶上灑了點老酒,點燃了后,更有助于面條的松軟。吃起來口感會更好一些。畢竟手搟面吃起來很勁道,但是對一些老哥哥們的胃不太友好?!?

    “這就行了?”張德勝一邊吃一邊點頭,眼睛都亮的,“原來味道還真是,軟硬適中,最適合我的牙口了。我說怎么這么好吃?!?

    榮羽摸了摸頭笑:“理論上是可以的,但是實際上區別不大,作用有限。就是噱頭,為了看起來好看一些,也應個景,說兩句詩?!?

    “哈哈,直爽人!”張德勝一點都不尷尬,哈哈大笑,然后另一只手就招呼三桌人,“都開動,都開動,別等了?!?

    三桌人都開動了。

    氣氛開始又變得熱烈起來。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