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七十七章 什么是愛情?(1 / 2)

    茍廚 雙洲lk 3376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今年的第一場雪并不大。

    但是來的很突然。在榮羽還在睡覺的時候,忽然睜開眼睛,朝外看,就看到了窗戶外面的薄薄的一層,在屋檐上、樹上。

    再爬起來看的時候,藝廚小院子里到處都覆蓋著一層薄雪。

    星沙的雪下不大,最大的時候也只淹沒了板鞋的鞋邊,這還要追索到三年前。不過這點薄雪就很好了。

    薄薄的一層,就像是給嫻靜美好的猶如少女一樣的院子穿了一件白色的裙子。隨著風吹動著院子里的樹葉,雪就輕飄飄的從空中抖落下來。彷佛這個嫻靜的女子輕輕的旋動了一下裙邊撒開的花。

    錢多多說,當星沙開始下雪的時候,她就要回來了。

    這句話充滿了浪漫的美感。

    這種美感會讓人一下就沉浸在下雪的期待之中。

    錢多多早就隨著張良穎去了京城的工作室,在那邊進修音樂理論知識和創作新歌以及訓練各種技能。上次的兩首打榜的歌曲,奠定了錢多多出道的基礎,但是張良穎并沒有趁熱打鐵的讓錢多多馬上就出來賺錢。

    進修,充實錢多多還不是很深厚的底蘊,這是長久的做法,偶爾參加一下綜藝保持曝光。

    不得不說,在培養錢多多的這件事情上,張良穎可以說花了大力氣的。也用了心思的。不做短視的賭注,是細水長流的打算。

    榮羽并沒有讓人去掃雪。

    就讓雪在地上,隨著人來來去去的,將地面踩化了。然后就出現了一條很清晰的路出來。沿著這條路就可以走到私廚的大堂。

    駱國強和女兒駱文婷就坐在那個精致的古典的包間里,看著窗外的雪景。雖然院子外面的雪景已經被掃雪的人糟蹋殘了,但是這個院子里面還獨有一股子雪的溫柔。

    “胭脂鵝脯肉,板栗燒野雞、牛乳羔羊湯、蘆蒿肉絲。光是這四道菜,就已經足夠心思了。紅樓菜名不虛傳??!”

    駱國強勉強的停下快子,看了看駱文婷,感嘆。

    “我喜歡這個院子!”

    駱文婷眼睛看著外面。

    她對美食沒有那么多的心思,就算是再好的美食,在她嘴里,也只是好吃一點而已。一個想要奮發向上的青年,怎么可能被口腹之欲所左右情緒呢?

    錢多多也是一樣的,她從來沒有因為榮羽給她做過的美食而瘋狂過,只有那一句句的詞,從他嘴里蹦出來的時候,她才會像那些詞一樣的,用優美的姿勢來表達自己的快意。

    講究飲食藝術的,都是老饕。

    “為什么要來這里吃飯?”駱文婷問。

    “因為這里的廚子??!”

    洛國富看著女兒,有些溺愛的笑了笑。

    “我看是因為張德勝那個老頭子吧!”駱文婷忽然一笑,宛如在樹葉上抖摟的雪團一樣,在空中散開。

    美麗中,還有冷清的薄涼。

    “是啊,這個世界上,誰又不是為了碌碌之利而來呢?”洛國富也感慨,“來見見也好,即便是以后不成知己,也不成為冤家?!?

    駱文婷不說話了,就一只手托著下巴,看著窗外的院子。

    院子里的雪地上,一個有點兒胖的女服務員,看著一個男生員工的背影,有些發呆。彷佛那背影永遠不會回頭,女服務員的目光也永遠不會散去一樣。

    雪在昨晚上就下了,今早上就看到了她的美,傍晚的時候,容妝開始卸下。

    父女倆下樓,看到了榮羽在大堂里,正好在樓上看到的那個男生員工說話。

    “結賬!榮先生!”

    “結賬這邊請!”榮羽笑著做了個請的手指,指向柜臺那邊,是一個女服務員,正一臉微笑的看著他們。

    “謝謝!”駱文婷對著榮羽一笑。

    出于禮貌,榮羽也對著她點點頭。

    其實駱文婷沒有錯,她的父親洛國富也沒有錯。既然這個新歌手比賽有了潛規則,就不要責怪有人利用了這個規則。

    游戲的制定者才是規則的玩家。

    你想要從玩家的手里獲得你想要的東西,那就得容忍規則。

    等到父女倆出大堂的時候,駱文婷落在洛國富的身后,走了兩步,忽然就站住了,回過身看著榮羽笑。

    “說實話,我很羨慕錢多多!”

    榮羽一愣,忽然明白過來。

    “其實錢多多和你是一樣的,都對于自己熱愛的東西很執著?!睒s羽想了想,就笑道,“你也不用羨慕錢多多,因為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錢多多,也只有一個駱文婷?!?

    駱文婷嫣然一笑。

    “和你說話很有意思。而且我覺得你們店里的人都很有意思?!瘪樜逆眠€壓低了聲音,輕笑,“剛才那個和你說話的男生,有個女服務員看了他的背影好久?!?

    “是蠻有意思的!”

    榮羽點點頭,贊同她的話。

    “員工之間可以談戀愛?”

    駱文婷還很八卦的問一句。

    “你知道愛情是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