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七十九章 嚶嚶自成韻(1 / 2)

    茍廚 雙洲lk 3448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明月清光水上城,別后相思入半云,入半云,柳梢頭上聲成韻……”

    錢多多的聲音就像是嘴里的那支煙,忽明忽暗之中,鳥鳥而起的青煙,悠悠晃晃的在窗口婉轉而上,被夜風輕輕的吹散在了云天里。

    “什么時候對古風這么上心了?”

    榮羽轉頭看錢多多,將煙夾著,送到了錢多多的嘴邊。

    錢多多叼住了,吸了一口,又還給了榮羽,塞他嘴里。側著身看著這個男人,眼睛瞇起來笑:“我總不能在你面前當一輩子的文盲吧!”

    其實錢多多的古風詞并不差,上次的第一首古風《春風得意》,就是她將剩下的詞填出來的,有些意境。

    這次回來,錢多多就不打算一個人呆在出租屋里了。

    她現在的心境已經調整了一些。

    創作這種事情,只能是順勢而為,強行的去創作,那就是緣木求魚。

    一早上醒過來,然后又是驚喜了一次。

    “啊,又下雪了!”

    其實還是小雪,比昨天的還小一些。一大早就只有細細的雪沫子在空中懶懶散散的晃悠了,已經顯示出了頹勢,估計八九點的時候就會停,后面就不會再下雪了。然后等陰一兩天,就會出太陽。

    手機上的天氣預報就是這樣顯示的。

    這種天氣是比較準的。不像是大熱天的天氣,明明手機上顯示下午有雨,結果眼巴巴的瞅著天空白花花的,硬是一滴雨就見不著。

    夏天的天氣變化無常,不如秋冬的時候,變化緩慢而比較穩定。

    早上早餐煮面吃。

    榮羽煮了兩碗面,用了自己的秘制醬料,然后捧著一碗熱騰騰的面,端到了錢多多的面前。

    “新醬料,嘗嘗,味道很不錯!”

    錢多多就將剛放下的面捧起來,在榮羽懵逼的狀態下,眨了眨眼睛,然后走到門口,出去,再聽到隔壁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接著聽到開門的聲音,以及兩個女人的對話。

    “就知道你還沒出門,我家老榮讓我給你端碗面過來!”

    “???羽哥……給我做的?”

    “你不吃啊,不吃我端回去了??!”

    “吃啊,怎么不吃。給我!”

    “我回去了啊,老榮還等著呢,吃完了,我們一起去院子里,今天老榮讓我幫忙,我也不知道干什么,他就說讓我問你,你給我指派活兒?!?

    “老榮真這么說?”

    “真的,我就會唱唱歌,啥也不會,到時候你別怨我就行了!”

    “那行,你那邊忙完了,給我說一聲?!?

    然后這邊開門的聲音,那邊關門的聲音。錢多多關門,又回到了餐桌邊,看著榮羽一臉怪異的坐著,面前的一碗面擺放著沒動。

    “不吃給我!”錢多多將面碗搶過來,拿起快子就開干了。

    榮羽不干,也拿了一雙快子去搶。

    兩人就這樣你一快子我一快子,搶飯一樣的,把一碗面給搶完了。錢多多最后將碗伸出兩只胳膊,圈住了,護食一樣,不讓榮羽近身,最后瞅著榮羽不注意,端著碗將湯給喝的干干凈凈,也不嫌辣。

    榮羽的醬料是有些辣的。

    “老張老師說,打算今年推我去參加京城電視臺的春晚?!卞X多多說道,“你跟我一起去吧。我不想參加完春晚之后,一個人呆在出租屋里,我害怕!”

    “害怕孤單?”

    “不是,害怕想念!”

    錢多多說話的時候,伸出手,捏住榮羽的手,眼睛里是期盼的光芒。

    “那就去!”榮羽笑了笑,“春節我陪你過!”

    “其實也不用呆在京城里過的。我們回你老家過,你老家在哪里?”

    “在一個小鎮上。挨著星沙的零鄉市的一個小鎮上?!?

    “你說我們以后老了,就在小鎮上,整個像藝廚那么個院子。然后起個閣樓,你每天在閣樓下泡茶,我在閣樓上練歌?!?

    錢多多腦子里充滿了幻覺。

    “你要不要開個窗,窗邊準備一根竹竿子?”

    “榮羽王八蛋,你咒我是不是?信不信老娘現在就喂你藥,藥不死你這個王八蛋的?!卞X多多發怒,咬著牙,撲過來要咬榮羽。

    結果就被榮羽按住了……

    至于按住了怎么打,就不足為外人道也。

    只是聶小青站在門口,敲門也不是,不敲門也不是。茍日的,兩個人大白天的,鬧出這樣的動靜,錢多多這女人,也不知道羞恥?

    憤然的轉身,一個人去了藝廚那邊了。

    千錯萬錯,都是錢多多的錯。這女人是個狐媚子,羽哥遲早死在這女人的肚皮上。大冷天的,還是在客廳里,不也怕凍住了,掰不開……

    “呸!”

    聶小青一口吐沫就吐在地上,差點就落在了一旁匆匆而過的服務員周艷艷的腳背上。周艷艷見聶小青眼睛發紅,也不敢問啊,一熘煙的跑得沒影了。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