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八十章 亂糟糟的一天(1 / 2)

    茍廚 雙洲lk 3498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對面王鐵軍的餐館終于開業了。

    裝修完了之后,整個院子也顯得高端大氣,金碧輝煌。

    他很聰明的避開了榮羽的那種雅致的院子的風格,怎么奢華怎么來。裝修出來,就是那種土豪氣息撲面而來。

    所以他的客戶群體和榮羽就完全的錯開了。

    肯花上萬元來榮羽的藝廚吃飯的人,講究的就是個氣質。高端群體比較多,就斷不高端,也要裝的很高端。而且大多都是張德勝推薦之后,通過口碑口口相傳,從而建立了比較牢固的客戶群體。

    而對面的那種土豪氣質的,按照王鐵軍的圈子,估計拉過來的包工頭可能會多一些。價格上可能還不能和榮羽的私房菜相比。

    能夠一頓消費5000以上,應該就算是很大方的了。

    錢多多就趴在窗口看王鐵軍家開業。

    請了樂隊,也掛上了大橫條幅,還起了拱。氣拱上掛著熱烈慶?!八暮K椒坎碎_業”等諸如此類的字樣。

    這些大氣拱橫跨街道兩邊,一直綿延了很遠。

    反正榮羽是沒空去數的,他要忙著做菜,招待客人。今天的客人有些特別,是王鐵軍的孫女,那個叫穎兒的,帶著她的閨蜜過來,一共有三個人。

    今天她包場了。

    包場好啊,包場活兒輕,錢又能多收一點。榮羽總覺得自己家的私房菜的生意,這張德生家里的,占了很大一大塊。

    其實張德勝經常過來吃飯,就是一個示范效應。只要是避開了張德勝,他家里的四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就不可能會忽視榮羽的這個私房菜的存在。

    就像是張衛公一樣,絞盡腦汁的也要想為什么他爹要對榮羽這個廚子另眼相看。為什么對這私房菜那么的迷戀。

    張衛公開了一個頭之后,其余的四個就像是鯽魚上水一樣的,不斷的過來。都試圖想從榮羽這里打探到一點什么。

    張家的商業帝國,哪怕不能全部繼承,能夠分割到一塊肥肉也好。即便是分割不到一塊肥肉,搶一根大骨頭也好??!

    這個穎兒就是張衛公派來的。

    畢竟張衛公經常出入這里,影響也不太好,主要是怕張德勝知道了,覺得自己急功近利,但是如果小輩來的話,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特別是穎兒還是女孩。

    老張家四個兒子一個女兒都能生娃,但是男娃的比例很高啊。男娃來這里多了,理由都很牽強了。但是女娃就不同啊。

    因為感情這東西,誰說得準呢?

    榮羽有女朋友了?

    女朋友算什么,又沒有結婚。

    榮羽的女朋友是歌星?

    呵呵,歌星算什么?我還是豪門貴女呢,誰更有格調?

    而且穎兒的年齡和榮羽正好還配得上,至于還有兩個孫女,吃了年齡的虧,都未成年啊,國家不提倡早戀,肯定是來不了。

    客人還沒有來,但是菜得精心準備,不然對不起四萬的包場費。

    黃甲很期待,傳說中的豪門千金貴女,如果有希望和自己觸一下電的話,自己還和大哥爭個屁啊。張德勝家里隨便掉出來一點,都比自己和大哥搶得頭破血流的強多了。

    自己老爹黃柏榮在張家面前算個屁??!上次張德勝生日宴,居然都沒有撈到一個出席的資格,真是丟人??!

    “嫂子,看啥呢?”

    黃甲也趴過來張望。

    “對面很熱鬧??!”錢多多說道,“私房菜開業,這是要和你們競爭嗎?”

    “呵呵,不自量力,螳臂當車,泰山壓頂……”

    這個滿嘴亂用成語的家伙,錢多多決定把他忽視掉。

    黃甲閑不住啊,嘴巴叨叨不停。

    “王鐵軍想要和我們打對臺戲,不過這家伙很聰明,不和我們懟著干。自覺手藝比不上羽哥,格調比不上藝廚,看看,搞得這么花里胡哨的……”

    錢多多就憋著笑。

    街道對面的樂隊有兩個。

    王鐵軍的意思就是請兩個更熱鬧一些。吹吹打打的,能夠讓街坊鄰居都知道了。雖然私房菜的主要客戶群體不是他們,但是可以起到一個很好的宣傳作用啊,也圖個喜慶。

    誰知道辦事的人,請的兩班人馬,一班全是大長腿的年輕的女子為主的“青春夢之隊”;另一班請的則是平均年齡都快六十的大媽班底,名號“濰河女子樂團”。

    這兩班人吹著吹著就對著干起來了。

    主要是青春夢之隊先挑釁的。想要將這幫大媽壓下去。特別是那個指揮,手比劃著,比劃著,就對著大媽的“濰河女子樂團”做出了挑釁的中指手勢。

    這能忍?

    大媽們什么時候忍過?

    于是青春夢之隊剛剛指揮吹完一首曲子。濰河女子樂團就立馬跳出個大媽,打著拍子指揮開了,聲樂震天??!

    你方唱罷我登場。

    本來按照王鐵軍的盤算,吹一兩個小時之后,就請大力邀請過來,價格打骨折的客人們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