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八十三章 因為傻里傻氣才可愛(6000+字大章求訂閱)(1 / 4)

    茍廚 雙洲lk 7024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元旦節快到了。

    第一場雪已經融化了好幾天了。王鐵軍開業也好幾天了。生意上出現了起伏是正常的。但是突然之間大幅下跌就不正常了。如果只有兩桌的話,說明今天的生意很不好了。

    王鐵軍在三層閣樓上的一個包間內,一個人站著,看著對面的小院子。

    說實話,他很想去那邊,哪怕是現在和對面的藝廚懟著干的時候,也還是想去那邊。

    融雪了好幾天了,風從窗子里吹進來依舊很冷。

    但是他筆挺的站著,風灌進了脖子里,也只是一陣涼意,根本就影響不了他分毫。從部隊里留下來的烙印還是很深的。

    意志力就是從部隊里傳承下來的。

    王鐵軍從來不缺勇氣、做事從來不缺果決,做事過程中,從來不缺執行力和毅力。這些都是他以前能夠成功的基本要素。

    自己這邊如果一天只有兩桌,那叫慘澹。

    藝廚那邊一天只有兩桌,那叫格調。

    這就是差距。

    王鐵軍從來不回避差距,他知道自己和榮羽有差距,也很想向榮羽學習,彌補這個差距,但是榮羽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他認為自己的心性到了,起起伏伏的經歷也有了,也能夠沉得下心來了。但是榮羽毫不留情的拒絕了自己。

    他覺得應該不是為了所謂教會了徒弟,餓死了師父這么簡單。雖然之前自己教徒弟的時候,存了這樣的心思,但是他覺得榮羽沒有。

    就是單純的看不上自己。

    憑什么看不上自己?

    王鐵軍真的很想過去問問清楚,但是他覺得自己貿然過去,會讓人更加的看不起。只是他想不明白。

    他吃過榮羽做的面,也吃過榮羽炒的土豆絲。

    哪怕是榮羽一句話都不和他講解,他都能感覺到自己絕對做不出這樣的土豆絲。哪怕炒的過程和炒出來裝盤一模一樣,但是吃起來就是有不同。

    這或許就是技和藝的區別吧!

    以前王鐵軍是根本不信的,他總是認為廚技和廚藝是一回事。一般人也認為廚藝就是廚技,是技術?,F在看來,還真不是。

    工藝美術印刷體字和王羲之的字都是字,看起來都很養眼,但就是有不同的價值在里面。一個是技術,一個是藝術。

    從三樓包間里,可以看到下面一輛奔馳開到了院子旁邊的路邊停車場。從車后座下來一男一女,都很年輕。

    三十歲的男人,帶著眼鏡,斯斯文文,對王鐵軍來說,就是個年輕人。女人二十多點,看起來顯成熟,但是也顯妖嬈。即便是這么冷的天,也是一身小西裝套裙外披著一件雙面呢黑色的大衣。

    男的叫黃申。黃柏榮的大公子。女的叫易菲菲,黃申的生活秘書。

    黃申一身黑色的長風衣,腰帶束緊了。女人也一身長大衣緊緊的跟著,但是大衣下露出來的一截小腿,顯示這個女人穿的是緊身的彈力褲。

    膚白貌美,媚眼如絲。

    這是女人看男人時候的一種媚態。

    王鐵軍自然懂這個生活秘書的含義,也知道這個女人有著自己的魅力,但是這個與他沒有什么關系。

    快步的下樓迎接。

    “黃總今天吃點什么?”

    王鐵軍迎面走過去說道。

    “什么都不吃,就是來看看!”黃申笑了笑,倒是沒有什么做派,很和煦,還擺了擺手,“找個包間坐下聊?!?

    王鐵軍安排在了一個雅座包間,然后服務員上茶水和點心。

    黃申很自然的坐在了主位上,四下打量了一番,點點頭:“我就是看看,有需要和我說一聲?!?

    王鐵軍笑道:“感謝黃總的支持,我一定盡力而為?!?

    黃申點點頭:“你是退伍軍人,打個比方,我們是打仗。就像是一次戰略會戰一樣,你這里是這個會戰的重要一環,你這一仗打好了,有利于我的全局會戰?!?

    至于什么會戰,黃申不說。

    王鐵軍也不問,因為問了也是白問,黃申不可能將自己的商業打算告訴他?;蛟S根本就沒有什么商業會戰,不過是為了激勵一下王鐵軍說的空口白牙的白話而已。

    “需要我再給你介紹客人過來嗎?”

    黃申又微笑著問道。

    王鐵軍看著他的臉,眼鏡片有些反光,總讓他覺得眼光有些陰冷的樣子。但是笑容還在臉上展示著,于是立即就回答:“不需要。黃總日理萬機,別為我這邊的小事分心?!?

    “那就好!”黃申說著,就起身了,朝著門口走去。女秘書趕緊跟上。

    王鐵軍一直送到了院子外,看著兩人上車,還不停的揮手致意,一直到車子消失不見了,他才揉了一下臉,笑得有些僵硬。

    “呵忒——”

    王鐵軍扭過頭,朝著地面上吐了一口吐沫,然后轉身進去了。

    他做這個私房菜,就是為了證明自己。而不是賺多少錢的問題了。所以王鐵軍認為自己的心性改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