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九十四章 男人長大的原因(1 / 2)

    茍廚 雙洲lk 3560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三個人的夢想,榮羽還在探索,聶小青的還在路上。

    只是黃甲的破滅的太快了。

    以前黃甲真的只想著守著藝廚,然后以藝廚為跳板,向他老爹要錢。然后舒舒服服的做一個紈绔子弟。

    但是這個夢想被黃柏榮毫不留情的將他拋出去當接盤俠開始,就已經破滅了,讓他對老爹黃柏榮僅有的一些好感也消磨掉了。

    以前他覺得黃柏榮不遺余力的舍下面子,拉了張德勝過來幫自己的藝廚撐場面,那是父親愛兒子的表現。

    但是現在他忽然想明白了。

    父親眼中的兒子,只有他大哥黃申。畢業于211大學工商管理專業,后來又留學進入最大的資本主義國家學習金融的大哥黃申才是父親眼中的兒子。

    難怪會對大哥黃申的各種打壓和針鋒相對都視而不見。

    以前他猜測自己的父親想當皇帝,于是讓兩個兒子互相競爭?,F在看來就是個笑話。他老爹黃柏榮根本就不是想當皇帝,也沒那個心思。他就是純粹的想要通過自己來給大哥黃申緊迫感,促使大哥變得更加的成熟,好繼承他的事業。

    所以男人一夜之間長大,只需要一件讓他徹底死心的事情就可以了。

    “真的徹底和你老爹說拜拜了?”

    榮羽還笑著問黃甲。

    黃甲跟著榮羽一塊兒下了樓,然后就看到張德勝的車已經到了下面等候了。張德勝在自己家里等著榮羽,這輛車不過是來接他去他家里的。

    黃甲就站住了,他的x4還停在一旁的停車位上。

    “是的,從心里上已經和我老黃家割開了。但是即便是割開,我也得叼一塊肉了再割開?!秉S甲忽然就笑得陰戳戳的,“不能便宜了我那個好大哥,還有我這個好老爹?!?

    榮羽就不勸了,拍了拍黃甲的肩膀上說道:“你努力的方向,就是我的夢想。所以你做什么那就去做吧?!?

    男人和男人之間,兄弟和兄弟之間,一句話就夠了。

    榮羽上了車走了。

    黃甲看著接榮羽的車子離開了,看不到了,他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后朝著自己的x4走了過去。

    坐在車上,然后拿出了手機,想了想,撥通了一個電話:“爸,向你說個事?!?

    黃柏榮還沒有去公司,而是在家里,接通了電話,是黃甲,就說:“什么事?一大早去哪里了?藝廚不是放假了嗎?上次的那個女孩……”

    “藝廚對面的那個王鐵軍開的私房菜,是我哥資助的。這件事您知道嗎?”

    黃柏榮一愣,沒想到黃甲會將這事直接說出來了。

    本來這件事自己、黃甲和黃申都心知肚明,也不點破。但是現在黃甲點破了,這是什么意思?他眉頭都皺起來了。

    “你和你哥談了嗎?”黃柏榮沒有直接回答他。

    “沒有,我不想和我哥談,等我和他談的時候,那才是最糟糕的局面。我想先和您說,看您的決定?!?

    “這事你別管了,我和你哥說吧!”黃柏榮點點頭,他當然會說,但是怎么做,還是看黃申自己。他現在就是隨口應付一下。

    “我打算也和張老爺子說一聲?!秉S甲繼續說道,“和他老人家訴訴苦,藝廚都快開不下去了,和外部競爭不可怕,可怕的是和內部人競爭?!?

    “你和他說什么?”黃柏榮一下就站起來了,聲音都嚴厲起來。

    家丑不可外揚,如果黃甲選擇和張德勝說這個事,自己肯定就會被張德勝所在的這個圈子所鄙視了。

    雖然一般像張德勝這樣的大家族,這種內斗比黃柏榮家要厲害得多,但是大家都不說出來啊。所以不說出來,大家都能好好的玩耍,都是家風優良,品行良好的家族。做生意靠的就是這種良好的形象。

    這樣傳遞給大眾的就是團結一心,有良好的形象效應。

    但是一旦你這種形象被打破了,大伙兒自然要離你遠一些,表明自己和這種蠅營狗茍的家庭沒有關系,不要劃分在一類里。

    起碼表面上就是這樣。

    每個家族都會維護自己家族的良好的形象。

    “放心,家丑不可外揚,我就是想告訴老爺子,生意不好做,競爭激烈,藝廚準備關門歇業七天?!?

    逆子,你本來就要放假七天好不好。黃柏榮心里罵了一句。

    這是在威脅自己了。

    “好了,我不說了,這段時間我去京城,看看那邊有沒有可以適合開私房菜的地方。再見,老爸,提前祝您春節快樂?!秉S甲就笑道,“呃,這個春節,我可能會在京城過了,您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您也要照顧好自己?!?

    黃甲掛了電話,臉上浮現出笑容。

    黃柏榮也掛了電話,臉色有些不好看,但是最終也只是嘆了一口氣。黃甲剛才說的話,里面所隱含的意思,他自然是能夠聽明白的。

    這已經是在向自己表明了態度。

    還能怎么樣?自己的事業只可能是一個兒子來繼承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