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一百零二章 我就是縱馬而來尋你的錢多多(1 / 3)

    茍廚 雙洲lk 3706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啊呀,蕓蕓,你哥的女朋友是錢多多啊,你隱瞞的好深啊,怎么都不說,能給我們要到簽名嗎……”

    蕓蕓沒有回答,只是怔怔的看著遠去的榮羽的背影。

    她沒有回到星沙,就是因為在放寒假的時候,早就知道了京城春晚的演出名單中有錢多多的名字,那么羽哥就一定會來京城。

    明知道羽哥來京城和自己沒關系,但是就是那么的從內心渴望見到他。

    明知道見到他之后可能的結果就是這個樣子,但是她還是忍不住要傷感起來。那道身影從自己面前走過,穿過幾道彎,然后電梯門打開,然后電梯門關上。

    電梯門將那個人和自己隔絕開來。

    心臟就像勐地被人捏緊了一樣,有些喘不過氣來。

    “蕓蕓,怎么啦?”

    一個閨蜜看蕓蕓的臉色不對,趕緊的過來,想要攙扶她。

    蕓蕓一只手捂住胸口,一只手慢慢的伸過去,捏住了座椅的靠背,慢慢的屁股挨著座椅坐下去,然后深深的喘了幾口氣。

    “你怎么啦?”閨蜜又擔心的說了一句。

    “老毛病了,心動過速!心律不齊!”

    蕓蕓臉色有些發白的擺了擺手笑道,只不過笑得很勉強,硬生生的擠出來的笑容,有時候比哭還難看。

    夜色斑駁的街道,榮羽踩著自行車飛快的在街道上穿行。

    這個時候的京城的街道上,很少有行人,即便有,也是行色匆匆?;蛟S是要快點回家吧,還能趕上吃餃子。

    絕大多數的人都有著強烈的歸屬感。特別是在這種特殊的節日里更是如此。

    榮羽感覺自己就像是夜風一樣,被夜風裹挾著,又和夜風同向而行,好像是乘著夜風,在這富有詩意的晚上,和著霓虹共舞。

    電視臺的門口比湘南電視臺更加的具有藝術性一些。

    榮羽到的時候,錢多多已經等在外面了,她還不停的朝著各個路口張望。等看到一輛共享單車仿佛刺破夜色,從里面一躍而出的時候,她就高興的尖叫了一聲。

    “老公——”

    錢多多就像那風,瞬間就刮起來了,然后圍繞著榮羽轉動著。最后兩人就擁抱在了一起。

    哪怕今天早上才見過,才在一起親密的接觸過,但是現在錢多多依舊有著太多的熱情需要釋放出來了。

    連共享單車都趕緊松手放開,兩手接住了飛過來的錢多多,乳燕投林一樣,抱著轉了好幾圈才停下來,

    “親我!”錢多多揚起臉,撅起嘴巴。

    “波”一聲,親了一口。

    “再親一下!”錢多多不滿足。

    “波——”這一次榮羽親了一長口,足足快二十秒才松開。

    錢多多滿足的笑了,對榮羽說道:“剛才唱歌的時候,我就在想你!”

    “我聽到了!我也看到了!”

    榮羽也笑了笑,伸出手有些憐愛的摸了摸她的臉。

    “我們干嘛去?”

    “看煙火!”

    “哪里有煙火?”

    “有我們的地方就有煙火!”

    “嘻嘻,最喜歡你胡說八道了!”錢多多將頭靠在榮羽的肩膀上。

    “你這樣靠著我沒法走路了!”

    “我就要靠,以后每天都要靠,靠到走不動了,就坐著的時候靠,等坐也坐不好,躺著的時候靠,躺著沒氣了,我們就在棺材里靠著……”

    “呸,能不能大過年的別說這種話!”榮羽就呸了一聲,這女人的腦子好奇怪。

    錢多多笑嘻嘻的:“人都要死的啊,咱倆也別你死前頭,我死前頭什么的,一起吧,這樣就能陪著你,誰也不孤單!”

    榮羽就站住了,兩人面對著面,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榮羽伸出手,手指穿過她的黑發,然后微微一笑,她惟愿的看一生一世的笑容。

    “不戀豪杰,不羨驕奢,自愿地生則同衾,死則同穴?!?

    “什么意思?”

    錢多多仰著臉看著榮羽。

    “《西廂記》,我以前總認為戲劇只不過是生活中夸張的情節,一切為了劇情的需求。但是現在看來,還是我小看了,總有些人的感情超越了我們的預期?!?

    “什么預期?”

    “因為我想著的是,如果我有一天比你先死,你會不會找個二大爺之類的老伴兒!”

    “啊呸,我要找大大爺!二大爺太二了!”錢多多哈哈大笑。

    榮羽就驚訝的“啊”了一聲:“你還真敢找啊,你要找了,老子變鬼了從嚇死你?!?

    兩人一路上打情罵俏,連冷風都溫柔起來了。圍繞著兩人身邊打著旋兒,然后張揚的飛起來,飄蕩在這璀璨而多情的空氣中。

    手機忽然震動了一下。

    榮羽拿起手機,看了一下。

    “別鬧,看一下!”榮羽拍了拍錢多多的大磨盤,示意她消停一下,然后點開了手機的微信,是何哉來發來的信息。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