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一百零七章 來了個帥哥(1 / 3)

    茍廚 雙洲lk 3661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寧萌想要個弟弟完全是因為幼兒園里有幾個小朋友是有弟弟的。所以她并沒有多愛弟弟,而只是因為這玩意兒得有,沒有的話,在幼兒園可能就輸陣了。

    但是弟弟這個玩意兒,有時候真的讓人開心不起來。

    雷霄在張德勝家的幾個兒子中就是弟弟。

    雷霄也知道自己在張德生家不受歡迎,讓他們家的人不開心。所以他也沒有想要親近任何一個張家人的意思。

    榮羽準備要回家的時候,忽然來了個熟人。

    這一段時間,老杜有些郁悶。

    首先是出租的房子被退掉了,連押金都沒有扣住。因為人家擺明了要和你打官司,耗死你,就是擺明了不讓你占便宜的架勢。

    而且據說對方是張氏家族的大公子,于是只好明擺著吃了個暗虧。再加上銀杏樹也沒有了,新移栽的大樹又死了,不順心的很。

    看榮羽準備出門就背著手過來串門。

    “羽哥,我先走了!”

    雷霄其實并沒有什么富二代的公子哥兒的習氣,他能很快的融入到這種氛圍中來,跟著聶小青和黃甲喊榮羽羽哥,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一方面榮羽與自己的父親交好,大家年紀差不多,總不能自己平白無故的矮了一輩吧?以后也不好在藝廚里說話。而是因為大伙兒都喊羽哥,自己要是喊個榮先生,或者榮哥,那就表明自己站在了榮羽、聶小青和黃甲三人的圈子之外了啊。

    “我留下來!”聶小青只是笑了一下,然后對串門的老杜說道,“杜老爺子,去那邊梅花樹下坐一坐?我家的梅花茶要不要嘗一嘗?”

    “喲,那得嘗一嘗了?!崩隙啪徒o聶小青豎個大拇指,“還是你這個姑娘眼力見不錯,以后肯定找得到一個好婆家。要不是我兒子早結婚了……”

    聶小青轉身就走。

    這時候本來要出門的雷霄還是停了一下,對聶小青笑:“我也留下來吧,看有什么能幫忙的?!?

    聶小青肯定管不著他,說了句“隨便”,自己就去濃茶水了。

    等茶端上去,杜老爺子正在和榮羽聊天,就是聊自己院子的事情。這老爺子算盤打得好,就是想讓榮羽將他的那個院子也租下來。

    “這個院子對我們來說已經足夠了?!?

    榮羽拒絕了老杜的提議。

    老杜就顯得很遺憾,有心在想說幾句,但是最終沒有說,而是端起聶小青送來的茶水,勐地喝了一口,一口氣在胸口,差點兒憋過去。

    緩了緩,聶小青:“這是什么茶?不是說梅華茶嗎?苦丁茶?”

    他在茶杯里看到了苦丁。

    “看您有些著急上火,就想給你降降火,苦丁消火的,正好!”

    聶小青笑嘻嘻的,還一副我就是為了你好的表情。

    老杜覺得晦氣,但是也說不上多生氣,你沒法生氣,人家待你也算是客氣,不管是梅華茶還是苦丁茶,都算是給自己上了茶的。悻悻的走了!

    榮羽對聶小青說:“干得好!”

    聶小青笑嘻嘻:“苦不死這老家伙。誰叫他拿我和他兒子說事,這么大年紀了,怎么說話就不中聽?!?

    雷霄在一旁聽著,沒有插話。

    “你就不覺得奇怪??!”榮羽笑道。

    “奇怪啊,我早就聞著味兒不對了。還想喝梅華茶,想屁吃呢!”聶小青不屑的,“想必是受了哪個的攛掇,來惡心我們的吧!”

    “應該不是王鐵軍!”聶小青已經收拾了東西,和榮羽、雷霄再次準備出門了,“羽哥,到底是誰?”

    “不好說!”榮羽笑了笑,“也或許真是老杜的想法也說不定?!?

    兩人聊天,三人出門。

    “住市里面?”榮羽回頭看雷霄。

    雷霄就說道:“是的,暫時住市內!”

    “開車來的?”榮羽又問,然后就恨不得扇自己一嘴巴子,讓自己嘴賤。

    因為這時候,雷霄已經按了一下車子的鑰匙,然后一輛沃爾沃轎車閃了閃燈。一輛沃爾沃s90,對于趙德勝的兒子來說,確實已經夠低調的了。

    “我就不該問!”榮羽自嘲。

    “確實!”聶小青補刀。

    雷霄一看,就說道:“為什么不買一輛?現在汽車的價格也比較便宜。bba一般都花不了多少錢的。三四十萬就很不錯了?!?

    榮羽想起了自己已經七十多萬的存款。然后就嘆氣。轉身就走了。

    雷霄有些不解的問聶小青:“我看了藝廚的賬目,覺得營業額很不錯啊,就算你們的股份分紅都能買得起一輛三四十萬的車??!”

    到底還是從小沒有吃過沒錢的苦。到底還是公子哥兒,不知道人間疾苦。雖然在家庭情感上不太完整,但是張德勝在物資上可從來沒有虧待過這倆母子的。

    “唉,何不食肉糜!”

    聶小青也搖搖頭,趕緊走幾步,跟上榮羽的腳步。

    “有那么夸張嗎?”雷霄都有些忍不住莫名的笑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