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一百一十章 江風吹水雪崩騰(1 / 2)

    茍廚 雙洲lk 3525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冬天下過雨之后,陰幾天,然后就會有太陽。

    太陽出來的時候,榮羽坐在梅花樹下和錢多多視頻。給錢多多看庭前梅花。只不過梅花已經落了一些,長在樹上的,已經稀稀拉拉的沒有之前好看了。

    但是院子另一邊后面臨小池水的桃樹卻開始打了小小的鮑蕾。

    “……明月清光水上城,別后相思半入云,半入云,柳梢頭上聲成韻。低眉紅妝素手,斑駁樹影,馬蹄荒村……”

    錢多多給榮羽唱歌。

    她很喜歡將自己的情緒表達在歌聲里。這首歌自從在春晚上唱了之后,就在元宵節的時候,別評為春晚最佳歌唱類節目之一,并且還得了獎。

    所以她一得意的時候,就會唱這首歌。而且這首歌是她真正意義上的自己完全獨立創作的一首歌了。

    榮羽一邊視頻一邊品茶,梅花茶的香味再加上錢多多唱歌時候的媚,還有梅花樹的婆娑樹影和花香的浸人心脾,仿佛人生的意義全部都在這里了。

    “老公,等我成了大明星之后,就能實現時間自由了,每天都陪你,好不好?”錢多多憧憬未來的時光,就是要成為大明星,然后和榮羽在一起。

    對于她來說,人生的意義也就在于此了。

    “不好!”榮羽果斷回答。

    “呃?”錢多多直接愣了,“為啥??!”

    “就不能是我每天都陪著你嗎?”

    “哈哈——”剛剛要攢怒氣值的錢多多瞬間就破防了,笑得直不起腰來,直到聽到一聲,“錢多多,你躲在廁所里干嘛呢?”這才慌慌張張的準備收起手機。

    “老公,要出去上課了,哎呀,煩死了!”

    手機都來不及收,就準備提褲子,卻發現手機里榮羽瞪大了眼睛,頓時驚叫一聲,趕緊坐下來。

    這姑娘依舊大大咧咧的,所以榮羽依舊喜歡這個大大咧咧的姑娘。

    這么耿直的姑娘,居然能夠打進娛樂圈的內部,還混得風生水起,唉,這該死的才華和顏值。榮羽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臉。

    錢多多慌慌張張的掛了電話,那張惱羞成怒的臉,讓榮羽忍俊不禁。

    說實話,錢多多有爆火的趨勢。

    但是張良穎硬是將她壓住了,沒有到處參加一些選秀節目或者是一些什么譬如蒙面的比賽節目之類的。但是還是會偶爾選一款人氣比較高的節目,保持曝光率。其余的時間,都在全面的讓她學習和培訓。

    想要做歌星很容易,但是想要成為歌唱家,實現錢多多在最權威的金色大廳去唱歌,還必須加強她的底蘊。

    因為一旦敞開了,放進娛樂圈了,那就再也沒有時間去沉下心來學習充實自己了。

    錢多多自然也明白張良穎的用心,所以她也很刻苦。

    “羽哥,喝茶呢!”

    黃甲匆匆忙忙的走進來了,然后拿起榮羽面前的一杯茶一口氣灌了進去。然后“呸”一口,吐掉了嘴里的茶葉。

    “著急忙慌的。坐著歇會吧!”

    “事情搞定了,開富區最西邊的開發區里,有個泥塘,屬于我一好哥們家拿的地。我這又是請吃飯,又是請唱歌按摩的,紫葡萄都去了兩次了。還是拿下來了?!?

    黃甲說起這個臉上還有些得意的神色。

    榮羽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這么簡單?”

    基本上這貨現在說的這個原因,他肯定是不相信的。就憑吃吃喝喝,洗腳按摩能夠搞定這件事,那這個世界上就真沒難事了。

    黃甲四下看了看,笑道:“也不是,這個世界上只有利益才能動人心。這句話我算是看的很明白了?!?

    這貨長進了?

    榮羽示意他繼續。

    “我拿了我在黃氏集團的股份換的?!秉S甲嘿嘿的笑,“我以前之所以能花天酒地,是因為我在黃氏集團有股份,占了2個百分點?!?

    “咋想的?”榮羽皺眉。

    “很簡單啊,我這朋友家需要,其實也就是交叉持股,這是我爸那么圈子里常見的做法,大家都抱成團而已。有錢大家賺。我爸最近開發的一個公園項目,有些合作者,也有些沒進圈的想要進來的。所以投其所好,我這這兩個百分點雖然不多,但是卻能夠給一個進場的資格?!?

    “你爸怎么看你?”榮羽問。

    “不重要,我朋友家又不是沒實力,只不過因為關系不在那片兒,沒拿到資格而已。其實大家有錢一起賺,有我朋友家的加入,我爸也不少賺錢。反正我這兩個點的股份很少,也影響不了我家的生意。以前也和這家有過合作的,我爸還有他家的股份呢?!?

    “這是真的要脫鉤了?”

    “哈哈……”黃甲哈哈大笑了幾聲,“我只是恨自己為什么沒有早點脫鉤?!?

    只是笑得有些干巴巴的,然后從身后的一個皮袋子里拿出了一疊文件,鄭重的放在了石桌子上,說道:“簽署的轉讓合同都在這里了?!?

    “好好休息!”榮羽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