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一百一十九章 醒也往事,醉也往事(1 / 3)

    茍廚 雙洲lk 3645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桃花深淺處,吹落白衣裳。

    這兩句詩很有想象力,畢竟是唐代的大渣男元稹寫的詩,所以帶點兒有顏色的幻想肯定是人之常情,因為誰也不知道他寫這首詩的時候,衣衫是不是被吹落了。

    所以錢多多能根據這兩句詩,產生恰當的想象力,也無可厚非,因為男女戀奸情熱的不正好這兩句詩應景了嗎?

    要想當時兩人剛剛相處的時候,啥衣裳吹不落???

    榮羽看錢多多的回復,啞然失笑。

    不過這姑娘的腦回路太深,所以他也沒有笑她,反而覺得有些澹澹的幸福感。

    榮羽很喜歡小院子里各種花都盛開的感覺。不只是桃花,還有聶小青種植的各種花草樹木,這個時候,就真的有滿園春色了。

    再加上明媚的陽光,或者是如絲的細雨,春天的那種感覺,就會撲面而來,擁你入懷。順便還用溫柔的風拂亂你的發絲,吹起你的衣角,讓你在凌亂中呼吸著清新的空氣,放眼著灑進你眼睛的翠綠。

    三月三,是星期天,藝廚放假一天。

    長期上班之后,有個讓繃緊的神經放空的一天,對上班的人來說是一種幸福。雖然在藝廚上班很輕松,雖然藝廚工作人員將這里都當家一樣。但是即便是家,也有離家出走的時候,放假是必然的。

    藝廚的小也體現在了這里,因為人太少,所以輪班都沒有人。

    聶小青想要邀榮羽去逛街。

    “我想給你賣身衣服!”聶小青一大早就過來串門,休息日,她也挺高興的。攛掇榮羽和她一起去逛街。

    “為啥?”榮羽瞪大眼睛。

    “因為我要報答你??!”聶小青說,“你救過我?!?

    “我算是看透你了,長得帥的,你時時刻刻的惦記我說的那句話,要長得丑的,說不定還會說我破壞你的好事呢!”

    這可把聶小青氣壞了。

    于是榮羽就一個人去了星沙的大街上閑逛。

    三月三在湘南省不算是個節日,但是在粵西省卻是個相當于五一勞動節的節日,法定的放假日,而且還一放就是七天。

    其實榮羽一直覺得在春日里,放假七天,是最好不過的。學生可以踏青,工薪階層可以去旅行,看看滿山的桃花,看看游魚歡快的溪水,騎著車去兜兜風,迎著春風逗蝴蝶。

    但是湘南沒有這個假期,除了藝廚放假一天。所以榮羽覺得自己的這個決定實在是太英明了。

    起碼當時宣布這個決定的時候,就連喜歡琢磨著廚藝,哪兒都不喜歡去的范然都嘴角露出笑容來。

    周艷艷和他打算去乘船游鄉江。

    兩人來到星沙市之后,還從來沒有好好的看過這個城市,更沒有好好的看過這條河。因此生命中錯失的東西,只有有時間了,就該彌補回來。

    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這是古人的春游。

    榮羽騎著共享單車,一早就出發,從藝廚這邊開始,穿過城區,然后進入到鄉江沿岸,從環堤路一直慢悠悠的轉。

    只不過春雨不期而至,讓他有些狼狽的躲進了一家咖啡店里。

    現在的咖啡店都裝修的非常的精致和現代。還帶著一些靜謐的氛圍。坐在這里喝咖啡的,有一小部分是來躲雨的,大部分則是來消磨時光的。順便吃點小點心,這就算是一頓中午飯了。所以在這里的都是女生居多。

    起碼榮羽就覺得自己在這里喝咖啡,吃點心,是吃不飽的。而且都是高糖的點心,他不是很喜歡。

    但是喝杯咖啡消磨時間,等雨停,還是愿意的。

    春雨如絲,路邊的櫻花樹在風中吹落了幾片花瓣,飄蕩著翻轉了身,就像是曼妙的紅裙的少女,被風撩動了裙子,羞怯的伸展著手臂去遮擋一樣。在來不及的驚呼中,就被卷起來,被行駛過的車帶起的風攜走了。

    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

    咖啡店里的少女就是這樣托著下巴,眼睛明亮的看著外面的雨景。這景象就像是被鑲進了相框里,讓畫面定格成了一種小確幸的美好。

    “啊哈,果然是你??!”

    忽然一聲很驚喜的聲音從榮羽的身邊傳過來。

    榮羽轉過頭,就看到了一個姑娘,十八九歲的模樣,因為初春的關系,一套月白的上衣,再加上呢子裙撒開,顯得格外的青春活潑。

    “林小鹿?”

    榮羽也驚訝的說了一聲,一口就叫出了姑娘的名字。

    林小鹿,蕓蕓高中的閨蜜,上次蕓蕓畢業幾個同學聚餐的時候,榮羽見過的。

    “啊呀,沒想到你還記得我??!”林小鹿很欣喜,坐在了榮羽的對面,笑道,“太巧了,我剛好在附近找地兒呢?!?

    “在這里讀大學?”

    “是啊,湘南大學,主要是挨家比較近,我可不像是蕓蕓,跑那么遠的地兒去讀書,我喜歡家里的感覺?!绷中÷褂洲D頭對服務員說,“一杯卡布基諾。還有一杯美冰式!”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