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了东北大龄妓女
  • <th id="fghg2"></th>
    <th id="fghg2"><option id="fghg2"><acronym id="fghg2"></acronym></option></th>
    <tr id="fghg2"><sup id="fghg2"></sup></tr>

    第一百二十一章 身處繁花,不勝其擾;獨坐高處,方見春意(1 / 3)

    茍廚 雙洲lk 3829 字 4個月前
    下載

    請安裝我們的客戶端

    終生免費,永無廣告!

    黃柏榮滿眼桃花,卻又被蜜蜂嗡嗡的擾亂了心神,頗為煩躁的揮手驅趕了一下蜜蜂。

    “不如去小包間坐一坐,居高臨下,既可免了蜜蜂的騷然,還可以臨高而下的賞桃花,品佳茗?!?

    “好,好,好!”

    黃柏榮也連說三個好字,跟在榮羽的身后,一起上了閣樓上的包間。

    臨窗而坐,視野空曠,在看那桃花處,忽然就有了新的一種思緒。不由得看著榮羽笑道:“果然是不同啊,有心了!”

    榮羽說:“不過是換個角度看景而已?;蛟S就會是一種新的意境呢?我倒是覺得,與其坐在桃花樹下,看似不錯,繁花在身,蜂蝶群戲。但是卻風吹桃花落,蜂蝶討人嫌。所以有時候好事不能盡占,遠觀有時候卻能兼得?!?

    “啪啪啪!”

    黃柏榮忍不住鼓掌,很久沒有聽人和他這樣說話,有點兒論道的意思了。就在商場,卻不正是這就在繁花之中的感覺嗎?

    看起來,好像花與人嬌,群花傍身,燦爛無比,但是卻花落人自知,鳳蝶繞身煩啊。但凡如果自身能夠抽身一些,站遠一些,看清楚這世事變幻,商場風云,倒是能夠有更多的機會。

    不如風云如何成龍,一入風云卻電閃雷鳴。

    還真的不如看它風云萬里,龍蛟穿云,還不如坐看云卷云舒,覓得良機。忽然之間有種念頭通達的意思了。

    因為他最近被大兒子黃申的一些投資失敗的桉例攪得心神不寧,多方補救,才勉強不至于虧損太多。又與小兒子黃甲交惡,還賣了原始股份的2個百分點,一時間竟然有些不勝煩擾的念頭。

    現在居高臨下,再看那桃花樹下,竟然就不覺豁然開朗的感覺了。

    身在局中的時候,即便是再睿智的人,都會有種困龍在淵的感覺。但是真的脫籠而出,卻又有種天高云澹之感。

    于是后面吃飯喝酒,和榮羽談天說地,興趣很高。直到離開的時候,都沒有說起過黃甲的事情,也并沒有一句責怪的語氣讓榮羽去轉達。

    “今天我是來對了!”

    臨別的時候,黃柏榮十分的感慨。

    “本來是想讓你多看顧一下黃甲,讓你勸勸他,不要行差踏錯。念頭多通達一些。沒想到自己倒是想通了很多的事情?!?

    “有所得就好!”

    榮羽也笑著和他握手道別。

    “黃甲的事情,我也就不管了,在你這里,我還有什么不放心的?其實我今天來也是想讓你轉告他,別鉆進牛角尖了,以后會明白我的良苦用心的。只是這話倒也不必和他說了。任何事情我都希望他能夠自己去領會。而且這一次他的決定……”

    榮羽看著他,沒有插話。

    “只是他的這次決定,倒是讓我刮目相看了。我一直覺得只有學歷才能有資格繼承家里的生意,但是現在一看,家里的生意其實并不算什么,我起家的時候,不也是一窮二白嗎?所以生意可以再做,但是人一旦沒有了看透世事的眼界,沒有了果敢的決斷,再大的家世也是可以敗光的。所以家族接班人的培養,不在于培養他接替家里的生意,而是培養一個人的素質,這才是最重要的??上О ?

    確實夠可惜的,他家里現在的局面,即便是重新的改弦易張,也不能了。

    首先黃申未必會心甘情愿的讓出來。再就是黃甲未必會欣然的接手。再就是以黃甲現在的水準,要執掌一個家族還是有些不夠。畢竟就算一朝念頭通達了,但是閱歷到底還是差了一些。

    但是更大的可能就是兄弟反目,攪得家里雞犬不寧,反而落了下乘了。

    “您能夠看透,也算是得了道了,這是好事!”

    榮羽笑著點頭。

    “哈哈,好,好,今日不虛此行?!?

    黃柏榮帶著各種的期許和疑惑而來,最終念頭通達的離開。有時候心境的通達,只是情緒郁結在某一個點上了,只要稍微的借助外力,就能豁然貫通。

    所以今天只不過是一個契機。

    當然這個契機也是榮羽給他制造出來的,從而讓黃柏榮趁憂而來,盡興而去。

    臨別的時候,榮羽送了他一句話:”身處繁花,不勝其擾;獨坐高處,方見春意。您自己也多保重!”

    黃柏榮鄭重點頭,釋然而去。

    “周卉,收拾收拾,我們吃飯!”

    榮羽會轉身,沖著周卉大聲的說道。

    周卉趕緊的就和其他人在大堂里布置餐桌。

    聶小青就奇怪的走到榮羽的身邊,歪眉斜眼的壓低聲音說道:“你怎么就使喚周卉?是不是看出了點什么?”

    這女人還真是精怪。

    “今天黃柏榮過來,已經想通了很多事情,估計黃甲也少了一些麻煩,難道不是大好事嗎?既然是大好事,我使喚周卉有什么問題?”

    聶小青就笑得乖乖的。

    “確實是大好事,嘻嘻,就該使喚周卉。我就知道你早就看出了點什么,哈哈……”聶小青說著,就喜滋滋的

    不想錯過《茍廚》更新?安裝狐戀文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終生免費,永無廣告!可換源閱讀!

    放棄 立即下載
    嫖了东北大龄妓女